wow沉没的神庙任务:未来国际局势的危机与变局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都市新闻网 时间:2020/01/20 06:41:09
作者:zhang88    文章发于:乌有之乡    点击数: 6181    更新时间:2011-2-8   顶    荐   【字体:小大】
【复制本文】【下载本文】
未来国际局势的危机与变局
Zhang88
在未来十年以及更长时间内,世界将变成什么样子,会发生哪些重大的可能冲击世界秩序的事件,这差不多是人人关心的问题。虽然今天在世的绝大多数人都可以再等上十年二十年,届时可以亲眼目睹一番究竟,但人就是这样一种东西,总有想提前预知的强烈渴望。况且,人们知道,世界没有什么是一成不变的,国际局势更是动荡不休激烈变化,其中每一个巨大的变化都伴随着可怕的风险。历史的经验告诉我们,如果对可能的危机没有相应的准备,结果很可能要倒大霉,所以古人训诫说,凡事豫则立,不豫则废;故不尽知用兵之害者,不能尽知用兵之利。所以,任何远见卓识战略家无一不具有强烈的风险与危机意识,当代的战略家更是如此,美国上下已经又在喊“狼来了”,这大概是这种意识的集中表现。这也很可能应了民间的一句老话:过分小心,一千次也不要紧,莽撞送死,一次也太多,个人生活如此,做生意如此,用兵如此,战略谋划更应该如此如此。所以,站在中国人的立场上,认真评估研究一番未来国际局势可能发生的大的危机,以及由此可能带来的大变局,未尝不是一件有益的事情。
根据现如今的发展态势,未来一段时期内可能发生什么样大的国际风险呢?不妨设想以下几种可能。
一、美元泛滥
这里是说泛滥而不是崩溃。为什么不说美元崩溃呢?窃以为,只要美国的霸权不从根本上崩溃,美元就不会完全崩溃,因为美国霸权可以强行支撑着美元(如果从纯粹经济学意义说,美元在技术上早已破产),而美国霸权的崩溃要发生在更远一点的历史时期和更高层级的战略变化上,这样的变化未来十年以至二十年内时机还不成熟。但是,说美元不崩溃不见得就是说美元不疯狂,相反,美元过去一直随着美国霸权的疯狂而疯狂,今后一二十年内必定还要比以往更加疯狂,其中一个突出的表现,就是将大肆泛滥、荼毒世界。
美元是霸权国家剥削世界的有效工具。人们往往关注经济危机时期美国的财政政策,把注意力集中在所谓的“量化宽松”上来,似乎只是因为经济危机,美国才来一个“量化宽松”,才实行损人利己滥印美元的政策。事实上这未免太小瞧美国了,美国利用经济手段进行掠夺,远不是一个“量化宽松”所能全部体现的。大体上说,美国在经济上剥削世界有两大手法,一是滥印美钞,拼命向世界各地输出这种花花绿绿的纸币,换取各国劳动人民的血汗成果供美国人享用;二是大举放债,不但发放政府共债,更多的还有多种形式的金融债券,如把各国坑得很苦的房地美、房利美等。随着美元不断贬值,美国公私债主们手中债券的实际价值也每况愈下、不断缩水,将来注定要血本无归,这是一种间接的掠夺,所掠夺的还是各国人民的劳动成果。时至今日,美国向全世界到底印发了多少美元,当今世界各国政府储备的加上各国民众手里持有的美钞究竟多少,只有天知道;美国的公私债务到底有多少,美国上下对据说高达65万亿美元的债务究竟做何种打算(须知,美国的国民生产总值每年才只有14万亿,也就是说,美国人就是不吃不喝,也要干7年才能还上,或者说,美国已经把今后7年的全美的产品及服务都提前消费掉了),也只有天知道!这哪里是什么经济,这分明是明目张胆的掠夺,甚至毋宁说,这还是彻头彻尾的诈骗,不但政府公开骗,公司变相骗,而且金融投机者也公然行骗,典型的如麦道夫之流,居然在不长的时间内弄出一场惊天大骗局,令人叹为观止。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泛滥的美元与天文数字般的债务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这是长期以来美国奉行流氓经济政策、用美元绑架全世界的结果。客观地说,美元是有历史功劳的,如果说赢得第二次世界大战美国武装力量居功甚多的话,那么克服战后经济萧条则全赖美元出力,这个时候,美元的作用是积极的,美国的地位因为美元而更加突出,强大的美国又推动美元成为了世界货币。但是,正所谓月满则亏,水盈则溢,物极其也必反。随着美国加快走向自己的反面,美元也日益走向堕落,从美国宣布废除金本位的那一天起,美元的性质就发生了根本的改变,它不再代表财富与价值,而只是一种可以交换的符号,所不同的是,各国要用劳动产品交换,而美国所需要的只是纸张,于是,霸权控制世界、美元掠夺世界,就成了当今国际政治经济秩序的基本特征,而且,随着冷战结束,这个趋势正在愈演愈烈。
这能有所改变吗?或者换句话说,美国能改弦更张,变寄生为自食其力吗?我们认为,美国只能在这个道路上越走越远,不可能也无法想象美国会通过全民族的劳动去填补过去几十年间挖下的这个天大的窟窿,那些所谓美国具有强大的修复能力,必将实现再工业化,美国经济必将东山再起,等迷美、溢美之词,都不过是华尔街骗子及其被他们收买的那些“专家”、“学者”的障眼法,实际上,美国只会变本加厉地继续滥印美元,用新美元稀释旧美元,用新债务稀释旧债务,让既已滥印滥行的美元和债务缩水直至成为废纸,这是无可挽回的大趋势。
这将是美国霸权体系崩溃的前兆。用西方的话说,上帝若使其灭亡,必先让其疯狂。霸权连同其符号美元在崩溃前必将出现一个疯狂的时期,对美元来说,疯狂的基本标志就是泛滥成灾,按照美国经济现状,只要美国在现有“量化宽松”的基础上,继续加大力度“宽松”一个时期,美元就很可能在未来一二十年内到达泛滥的临界点,届时,将无可挽回地发生美元恐慌性抛售,世界各国政府及民众手里的美元成为垃圾,造成巨大的经济及社会混乱,而美国将通过海量地发行新的美元继续糟蹋世界,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美国控制下的各类国际金融组织也要被美国强制推行新发行的美元,甚至美国所控制的一些国家与地区也要被强制使用。届时,目前尚存的表面上的市场经济规则将被强行更改为霸权经济规则,持有巨额美元储备的国家将遭受沉重的打击,无力与美国算账,只能用自己舌头舔舐自己的伤口,被迫进行彻底的经济改革转型。
二、欧洲崩溃
欧洲现在之所以貌似一支独立的战略力量,号称欧国,不过靠两件东西:一是有一个超国家的联盟——欧盟,一是有一暂时统一的货币——欧元,而这两件东西又是互为表里互相支撑的,如果欧元完蛋,欧盟就失去了存在的基础,而如果不能维系一个统一的欧盟,则欧元也要随之烟消云散。因为有了这两个东西,欧洲动辄就以一个统一强大的面目出现在世界战略舞台,据说未来发展可能要成为与美国并驾齐驱的战略“大国”,成为新世界的重要一极。所以,看好欧国的人们总是寄希望于欧元,把平衡美元的希望寄托在欧元升上;同样,渴望全球化、一体化的人们把新欧国“当做”模板,以为可以在世界其它地区如东南亚、东亚等加以复制,等等。
但是,与人们热切的愿望相反,以欧洲27国签署《里斯本条约》为标志,成立仅仅一年多的“欧国”立刻就陷入了摇摇欲坠的尴尬境地,出现问题的地方恰恰是一些成员国的经济,相当一批国家走到了破产的边缘,欧元因此受到强烈的冲击,说是勉为其难也不过分。在可以预见的未来,即或是欧洲暂时能躲过此次危机的一劫,但欧元的压力并不会因此减轻多少。
持久深刻的结构性危机持续发展的结果,必将导致欧盟各国在经济与政策上自行其是,奔命于“各人自扫门前雪”,各自寻找出路,所谓“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什么“同舟共济”、“殊途同归”是根本不存在也绝无可能的。在这种情况下,欧元很可能短命夭折,而欧元大堤一旦决口,整个欧洲必然四分五裂,走上崩溃的道路,“统一的欧洲”将就此化为泡影,甚至很有可能成为先于美元和美国霸权第一个下地狱。
三、美国发动大规模战争
有一句经典的名言说到,帝国主义就意味着战争。历史的经验告诉我们,人类世界只要有帝国主义和霸权的存在,战争的危险就时刻存在,特别是帝国主义和霸权发展到进入最后疯狂阶段的时期,战争的危险就更加严重。这样的一种危机,在未来的一二十年内发生的可能性正惊人地增大。如果霸权不能靠靠滥印美元渡过危机挽救霸权,那么它绝不会坐以待毙,必然动用它认为其最得力也最有效的手段,即战争的手段,来挽救它的生命。如今,人们对美国可能再次采取军事行动并不怀疑,用对付伊拉克、南斯拉夫等的手段来对付朝鲜、伊朗,这几乎是随时可能的事情,对此,美国既有打算也有相应的准备。但是,人们不知道或者不愿意知道的是,发动全面战争,打垮霸权可能的挑战者,消除对霸权的威胁,美国同样也是既有打算也有相应准备的。目前看来,有关舆论及精神上的准备已接近于完成,在美国国会及白宫,中国事实上已经成为经济侵略者,成为军事威胁者,成为制造美国经济和战略危机的罪魁祸首。霸权的当政者们在对中国的战略认识上并没有什么不同,也不存在什么党派之争(这一点,恰恰是中国“专家”、“学者”所津津乐道的),他们的分歧只在于具体的处置办法,只是在“接触”与“遏制”两种手法以何为主、什么手段最有效上你掐我咬而已。一旦无论是“接触”还是“遏制”都无济于事,都不能挽救美国的时候,他们会毫不犹豫地举起杀人的屠刀。
战争不过是一种武装形式的竞争,核心还是要剥夺对手的发展权和更高意义上的生存权,确保自身高高在上的生存与发展地位,这也是霸权最本质的要求。为此,美国发动大规模战争除了具有一般战争的特点外,还将具有以下三个显著的特征:
——控制并有针对性地封锁海上运输。
人们习惯性地认为,美国的海上武装是支持美国从海上向敌对国家发起进攻的力量,特别是最近的几场局部战争更加深了人们的这个印象。这是不完全的,其实,美国海上武装力量的首要任务是控制海洋,以此服务和支持其总体战略目标。根据这个原则,大规模战争发生后美国海军将严密监视海上运输,严格控制任何具有战略意义的物资流向敌对和有对立意图的国家,其中特别是能源与原材料,更是美国要严加管制的货物,否则,世界各地的能源及原材料源源不断地输进如“世界工厂”般的制造业大国,美国将没有任何赢得胜利的希望。从军事角度上讲,也只有这样才能扬长避短,制人而不受制于人。相反,如果投入大量的地面部队与对手逐鹿争衡,则不仅耗时耗力,就此背上沉重的战略报复,且很可能是得不偿失,远有越南近有伊拉克、阿富汗,殷鉴不远,可资为戒。
——发动全球范围的经济制裁。
大规模战争的总体性决定其不可能走单纯军事路线,战争必然要涵盖政治、经济、文化等各个方面,在军事之外还要打政治战、经济战和文化战,其中,经济领域的战争将尤其重要,现在人们所看到的 “货币战争”将成为小菜一碟,届时,美国将发动全面、全方位的贸易制裁,力图切断对手的对外经贸联系,冻结对手一切可以冻结的海外资产,包括公私银行帐户、海外投资,拒绝并强制盟国也一起拒绝偿还一切应该向对手偿还的债务,这样一来,只需一瞬间,所谓的一体化、全球化就烟消云散,让对手顷刻间鸡飞蛋打、两手空空,难以进行持久、全面的大规模战争。
——占领和控制相关战略要地。
二次大战初期曾经发生过这样惊人的一幕:当法国贝当政府屈膝投降的时候,昔日的盟友英国毫不犹豫地抢占了对手的殖民地和军事资产。当时,在突尼斯港停泊有法国庞大的舰队,英国的地中海舰队予以包围,给法国舰队的通令是要么投降加入到英国阵营,要么就将被消灭,目的一是防止这支力量为纳粹所用,更主要的,是要抢占突尼斯这块战略要地。结果自然是上演了一场反目成仇的滑稽剧。类似这样的活剧在任何战争中都有不同程度的表演,这表明,进行大规模战争,美国也一定会步当年大英帝国的后尘,在战争初期把抢占如硫球群岛、朝鲜半岛、菲律宾群岛、越南金兰湾等当做头等大事,并在和平时期积累的基础上,严密控制龙目海峡、巺他海峡、马六甲海峡以及西太平洋、东印度洋上的一切战略要地,尽可能地争取掌握巴基斯坦、阿富汗、中亚、蒙古等大陆中心地带的国家与地区,从而构筑严密的海上(陆上)、海下以及空中封锁,杜绝对手一切战略突围的可能。现在,他们已经在做这方面的准备了,一个突出的征兆就是在日本西南方向不断进行的“夺岛”演习,表面打着反击什么“敌人侵略”的旗号,实际上是在为未来的大规模战争做先期的准备工作。
当然,这无疑将是一场全面的战争,许多国家要卷进来,特别是日本、韩国和印度,很可能要成为朝鲜半岛战场及喜马拉雅山麓的前锋和主力,而且,这场战争还要覆盖海陆空天磁、东西南北中各个方面各个层次,有关这个问题,笔者已在相关文章中做了详细的阐述。
这会不会演变成为第三次世界大战还很难说,但无疑将是一场大规模的总体战。美国是不屑于打什么“高技术条件下局部战争”的,因为这样的战争不可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比如,海湾战争就没有解决问题,所以后来美国就坚决找借口发动了伊拉克战争,也许,对美国或其他大国来说,这不过是一场“高技术条件下的局部战争”,但对伊拉克来说,这就不是什么“局部战争”,而是彻头彻尾的全面的总体的战争。试想,连一个延坪岛事件美国都要派航母舰队进入黄海军演,难道发生台湾岛事件美国的航母编队就只局限在台湾海峡游荡吗?这就未免太小瞧美国战略策划者的智商了。
四、阿拉伯伊斯兰世界出现大规模重组
几百年来,阿拉伯伊斯兰世界一直有如巨大的火山群,始终处于活跃状态,要么这个山头喷发,要么那个山头喷发,总是无法平静。这个四分五裂的宗教社会哪里来的这样大的能量呢?事实上,这无休无止的力量来源于潜行这个社会民众底层中的无比巨大的愤怒。最近,这个世界的几处山头正在喷发,对此,西方世界一开始幸灾乐祸,因为看到别人的国家陷入内乱,看到一个民族陷入内耗,看到一个地区陷入动荡,西方世界总要情不自禁地兴奋起来,总以为是他们那些“民主”、“自由”、“人权”的药片发了效。但几天过后,当伊斯兰民众的怒火从突尼斯烧到埃及之后,连他们自己也都感到高兴得太早了。因为纵观几百年来的伊斯兰世界,能称得上革命或运动的,无不具有两个特征,一是带有浓厚的宗教性,二是从根本上反美反西方。所以,不管当前这场伊斯兰世界的民众运动如何发展,其结果必定对西方大大不妙;也不管当前的这场运动会不会持续扩大地发展下去,伊斯兰世界反美反西方的带有宗教色彩的民众革命运动都将此起彼伏、不断推进。通过这些运动,西方在伊斯兰世界多年来培育豢养的走狗将一个一个被赶下台,西方分化、操纵、干涉伊斯兰世界渠道与代理人将越来越少。多年来,正是那些冠冕巍巍的王室及各色政权独裁者,成了美国中东政策的走狗,没有这些人,美国控制中东分化阿拉伯世界的图谋就要面临破产的危机。可以预计,让西方兴高采烈的阿拉伯伊斯兰世界的民主运动,必定要以西方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而高结束。
过去,一场伊斯兰革命造就了新的伊朗,让伊朗从美国中东战略的走狗摇身一变成为坚强有力的反美核心。现在,这个核心正在发展壮大,正在有力的推动大中东地区的政治向积极方向发展(感兴趣的读者可以参阅笔者文章《党波斯长剑展现锋芒的时候》),但仅此还不够,如果在阿拉伯世界的核心地带通过类似的革命出现再一个伊朗,西方世界将因此而惶惶不可终日。
坦率地说,整个伊斯兰世界的愤怒早已如地下的岩浆,其能量之巨大早已从人体炸弹、汽车炸弹、路边炸弹等可见一斑。俗话说,兔子急了还咬人呢,何况是一个民族、一类宗教、一种文化,不可能永远活在耻辱与羞愧之中。
可以预计,未来一二十年间,阿拉伯伊斯兰世界将在澎湃动力的驱动下,不断焕发出新的社会发展生机与战略成长活力,这是一个不可遏止的历史发展进程。通过这样的发展进程,或者不断涌现出多个伊朗式的国家,或者整合成为更强大的伊朗式轴心,整个中东的战略格局就必将出现新的曙光,西方的战略丧钟很可能将因此而敲响。
当然,上述四个危机也许仅仅是冰山之一角,未来的世界将要出现的危机与变局很可能要超乎我们的想象,但这样的四个话题确实是西方(或者称国际社会)不愿谈论、不想谈论、不能谈论得话题。但是,窃以为,在至少在中国,这应该是一个引起热议的话题,虽然这样说来,国际局势在很大程度上不是我们设想的那样“和谐”,非但不够“和谐”,而且还很可能有点“四海翻腾云水怒,五洲震荡风雷激”的架势。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也许,这的确是严峻的考验,不但将考验新兴的发展中国家,也更考验老牌的资本主义的“自由世界”,因为他们很可能不是更自由而是更不自由;这也是难得的机遇,无论是上述的哪一种危机发生,毫无疑问将推动世界产生新的变化,全球的经济版图、军事版图、战略版图都将因之而重组,人类社会生活的重心很可能要重又回到其应有的位置,人类社会将就此走上一个新的秩序亦为可知。
这难道有什么不好吗?
(2011年2月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