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锈钢数控开槽机:报社副总编辑常林锋杀妻焚尸案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都市新闻网 时间:2020/02/23 09:49:04
报社副总编杀妻,文人们情何以堪? <点击复制本贴地址,推荐给朋友>

  中国电子报社副总编辑常林锋涉嫌杀妻焚尸一案,在北京市高院二审开庭。常林锋被控掐死妻子后,将尸体运到所住居民楼的一层焚烧,企图制造妻子是因火灾死亡的假象。然而,因常林锋本人也被严重烧伤,且其供述反复、相互矛盾,加之控辩双方对尸检报告等关键证据争议较大,让案情显得扑朔迷离。

  从昨天看到这个新闻,到今天写这个文章,中间间隔了有10几个小时的时间,这段时间我一直在想,这样的文章该不该写,一是由于这不是当下发生的一件事实热点,是一个经过二审的案子;二则毕竟也是写字的,写同类物种的东西,多少有些情何不以堪。最后还是决定写一下,时而将自己内心的一些想法表达出来,也算是排泄,让身心舒畅一点。

  中国电子报社的副总编杀妻,乍一看上去,这是一件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一个报社的总编辑,官职在手,接触的社会阶层也是上等的,属于文人阶层。从外人对文人的审视角度看,文人向来都是温文尔雅,举止言谈之间带着书生气的那种,能识文断字,能上至天下知地,四书五经样样精通,此乃是对文人最好赞誉。文人享受了这种美赞,从古到今,很多文哲名人也真是这么做的。舞枪弄棒是武者的专利,行侠仗义也是对习武之人最好的称赞。文人和武官就是这点差别。在当下我们所说的文人,无非作家、编辑或者再低一点是记者。这属于文人的基本范畴。

  听说过一些杀妻之案,但是没怎么听说过文人杀妻的案例,更没有听到过报社副总编辑杀妻的经典案例。

  怎么说呢,大体看了一下这个中国电子报副总编杀妻动机,无外乎两点,一是两人感情出了问题,经常吵架;二则是常林峰在外面有个情人,情人情人,不情怎么能清理。现代社会,结婚了24个小时立刻分手,已经家常便饭,没有了好奇度。就算一些人结了婚两人生活了几年,对彼此间的生活都感到不适应,但是又迫于孩子两者之间不得不生活在一起,这样的案例当下的夫妻中,也不算少数。像常林峰这种,应该就是两人结了婚,生活而尴尬着,两人虽都是高知识分子(常林峰妻子是中国财经大学教师),但是知识分子是知识分子,但是两人感情出问题的时候,就不是一个简单的知识能解决了的问题。再者,常林峰是报社的副总编,报社里的MM应该不少吧,每天从身边晃来晃去的,身在高位的他,MM前来找他潜规则,他的裤腰带能不松么。并且,他和妻子时间感情已经出现了裂痕,潜规则情人之事实属顺其自然勾搭成的。

  现在,有钱的人家庭不纯洁;有权势的人,家庭也很难纯洁。当包养二奶成为时代的趋势,小三和情人坐不住了,二奶算什么,我们才是男人的主宰者。

  说实话,这件事跟咱们也没啥关系,咱一没钱二没权,三更没情人。人家堂堂一个报社副总编,有权有钱,还有小三,管咱啥事了。但是作为想用文字表达东西的人来讲,一个文人做出杀人焚尸的事情,让真文人和山寨文人都很尴尬,很杯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