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锈钢方管口径规格:南方周末 - “我当纪委书记,市委书记也不敢监督我”—死刑官员曾锦春对话反腐学者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都市新闻网 时间:2020/02/17 05:48:14

“我当纪委书记,市委书记也不敢监督我”——死刑官员曾锦春对话反腐学者

                        李梁   2011-03-24
          省纪委每年都搞红包上交,私底下有些人是收多交少,收一万,交一百。我当市纪委书记时每年交一万,实际上收的远远不止这个数,做做样子而已。

“我的确有罪,我现在是知罪、认罪、悔罪。我是以权谋私,搞权钱交易,才落到今天的下场。” (《法制周报》记者 伏志勇/图)

         备受关注的湖南郴州原市委副书记、纪委书记曾锦春,于2010年12月30日被执行枪决。曾锦春尚在狱中等待判决的时候,知名反腐学者王明高等人到长沙市第一看守所看望他,并与他进行了数次长谈。

         曾经霸气张扬的纪委书记曾锦春,狱中已是一个满头白发的羸弱老人。在即将由湖南文艺出版社出版的《巨贪曾锦春》一书中,王明高这样描述:“他脸色苍老而憔悴,眼光麻木而呆滞,双手和双脚都加着沉重的铁镣,每挪一步,身体都要随之左右晃动,显得十分艰难。”从看守所第三道铁门到审讯室不足50米的距离,他走了近5分钟。

        作为曾经的纪委书记、如今的死刑犯,曾锦春的忏悔与辩解,于反腐制度建设而言,具有特殊的价值。

        对于如何监督纪委书记,他说,舆论监督很有价值,也很有作用,而其他监督则流于形式。他坚持纪委书记和纪委干部一定要异地交流,后悔换届时让他当政协主席他却没去,也后悔要他到衡阳当纪委书记也没去,因为在新地方,他不敢大胆捞钱。

       在对话中,曾锦春对一审判决里的一句话——“受贿数额特别巨大,犯罪情节极其恶劣,罪行极其严重,民愤极大,且没有从轻或者减轻处罚情节”,表示不满。他不断询问上诉改判死缓的机会有多大,对死亡的恐惧让他坐立不安。

        他仍然期望“组织给我一个机会,搞个释放”,让他回家侍奉老母亲。他说,如果他能重新选择职业,仍然想当纪委书记,“反更多的腐败”,现在他“一看就知道什么地方有腐败,怎么去反”。

        第一次访问后,王明高等人专程去了曾锦春的老家汝城,看望了他86岁高龄的老母亲。昔日门庭若市的曾家四层楼房,如今门庭冷落,屋里一座一人高的豪华大钟,早已停止了摆动。得知儿子因贪污入狱后,曾母的眼睛哭瞎了。她专程托王明高一行,给曾锦春带去一袋自己种的花生和红薯干。

        看守所里写小说

         行贿人 “刀架在脖子上也不会讲”,都是假的。

        王明高:你的身体还好吧,吃住都怎么样?

        曾锦春:身体还好,只是有时候有点三叉神经痛,老毛病了,吃住都好。

        王明高:廉洁从政有三大忌:揽功、贪色、争名利。走到今天,你心里有些什么感触?

        曾锦春:我给纪委干部上课时说,人如果能战胜自己,天下无敌。2000年我提出这句话,当时的初衷是纪委干部首先管好自己。我当时已经是贪官了,台上一套,台下一套。

        王明高:在看守所里,你还做了哪些思考?有没有写一些日记和回忆录警示后人?

        曾锦春:我花了一年的时间在省看守所里写了一本小说。题目定为《贿孽》,有35万字,内容主要是写我的受贿情况和情妇生活。看守所有人看了,说比《青瓷》写得好。

        王明高:你是什么时候入党的?大学毕业后有什么样的理想和愿望?

        曾锦春:我是1966年3月29日入党的,大二的时候,那一天我至今依然记得很清楚。我当时有个想法:一个男人,要么当官,要么发财,能光宗耀祖。我思想深处有升官发财的想法。毕业之后,虽然我发表文章说要为人民服务,但思想上还是想发财。

    王明高:到现在,你认为心中最对不住的人是谁?

        曾锦春:最对不住的是我的父亲和母亲,特别是我母亲。她老人家住在农村里,86岁了,我一天也没尽孝。我母亲没想到我是这样的人,她总认为我是好人。现在要是还给我一次机会,我惟一的愿望就是好好孝顺母亲。

        我现在彻底想通了,权力大也害死人,我就被权力害死了。手上一旦有权,就这里那里都去搞,最终害了自己。

         王明高:能总结一下是什么原因让你一步步变质、走向犯罪的吗?

        曾锦春:不义之财不可取,侥幸之心不可有。送钱的老板没有一个好人,没有一个不是害你的。“刀架在脖子上也不会讲”,都是假的。你拿了钱,替他办了事,他都讲出来了。对这些人要提高警惕,他要有事,按正规程序搞,不要搞私人感情、幕后交易。搞幕后交易,他就有办法对付你,结果连我没有的事他都讲有。

        我的亲戚朋友没有一个有钱的。我想现在搞点钱,以后可以扶助他们。名利思想也影响了我。2001年我到桂阳去观光,看到古代一个三品官,当地老百姓为他竖碑立传,千古流芳。我也想多搞些钱,等退休后到家乡投资搞建设,让百姓为我立碑,流芳百世。

        王明高:家庭对你的影响有多大?

        曾锦春:我变腐败,老婆也有一定责任。她还代我收了别人的钱。儿子的需求也高,也影响了我走向犯罪。老板也是无孔不入,我不认识他,他就通过我儿子送钱,求我办事。他们收的钱很多没有经过我的手,钱拿了他们就花了。

        捷径可能是最坏的

        我给家里人的印象是廉洁,甚至是一毛不拔。

        王明高:你平常都是怎么花钱的?平时在家里用钱奢侈吗?

        曾锦春:我家连用自来水都是非常节约的,洗完脸的水要留着冲厕所,纸巾都要两面用,家里都很朴素。我的钱都投到矿里去了,家里现金存款总共才二十多万。

        王明高:你一共有几个情妇?她们对你的影响有多大?

        曾锦春:我当乡党委书记的时候,抗拒过很多诱惑,当县委书记时一个情妇都没有。主要是到郴州当纪委书记开始腐化的。卜某是第一个情妇,她利用我的关系,到处搞工程搞项目,有的我知道,有的我不知道。因为她父亲曾是我的老领导,临终前要我照顾好他女儿,我还了这个愿,以后就再没有来往了。

        王明高:你怎么评价自己的个性?这对你的人生产生了多大影响?

        曾锦春:我对想做的事不惜一切代价。我特别争强好斗,我讲话一定算数的。事情搞成了很高兴,哪怕付出再多代价也在所不惜。

        王明高:你从县委书记到国土局局长、农办副主任,到1995年当纪委书记,是不是过于顺利了?

        曾锦春:那时候我确实干得好,有点成绩。回想起来确实也太顺了。这让我骄傲自满,心理极度膨胀。走走弯路也好。现在想来,人生的捷径可能就是最坏的路。

        王明高:听说当时有朋友提醒你,反映你问题的人很多,要你在工作上注意。

        曾锦春:好朋友对我提意见,我知道是对我好。我当时还是警醒自己,万一出了事怎么办,应付上级检查方面会更加注意。

        王明高:你老家建别墅,你出了多少钱?

       曾锦春:我给家里人的印象是廉洁,甚至是一毛不拔。建房我只出了6万块钱。我本来是可以一个人出钱的,当时我要他们出钱,所以他们恨我。本想等我把矿开好后再给家里一大笔钱的。我没有给家人太多好处,只安排好了他们的小孩子参加工作,但直接的好处没有。

        红包上交都是“做做样子”

        制度不落实,就成了挂在墙上的月亮。

        王明高:关于李大伦(原郴州市委书记)的情况,你当时知不知道?

        曾锦春:我最早知道一些。有个在广州的嘉禾人称掌握了李大伦一些受贿的情况,称自己和中纪委的人有关系,要50万元才能摆平。李大伦对我说,你赶紧把这个案破了。后来就把这个人抓起来了。

        李大伦不清楚我搞矿山收了多少钱,我也不知道他搞房地产和工程收了多少钱。他儿子在永兴县搞房地产工程,几百套房卖不出去,就要县里各单位分配卖房,要单位拨款。还有市工商局办公楼和几条路的开发,李大伦都插手。

        王明高:你是怎么看郴州市原市委班子系列腐败案的?

        曾锦春:李大伦作为一把手没带好头,到处插手招投标、工程。当时在郴州,人、财、物都是书记说了算。

       王明高:你认为,制度建设上存在哪些问题?

        曾锦春:制度总的来说是好的,关键是落实。制度不落实,就成了挂在墙上的月亮。省纪委每年都搞红包上交,私底下有些人是收多交少,收一万,交一百。我当市纪委书记时每年交一万,实际上收的远远不止这个数,做做样子而已。

        当时郴州提拔干部都要按“一把手”书记意思办,先是组织部按书记的意思召开部务会,然后是书记办公会,书记同意后召开市委常委会,就是形式而已,党管干部实质上成了“一把手”管干部。

        还有个重要问题是谁来监督纪委书记、纪委干部。我是市委副书记,又是纪委书记,谁也不敢管我。纪委应该属于同级党委领导,但对纪委书记,同级党委监督不了,纪委自己也监督不了。李大伦作为市委书记多少有些违纪,他也不敢监督我,怕我向省纪委专门报告。对于人大、政协和群众来说,纪委是党内的事,我当纪委书记的时候要搞什么就搞什么。

        王明高:请就你的经历,谈谈监督纪委书记存在的问题。

        曾锦春:第一,纪委的权力越来越大。连任用选拔干部都要通过纪委讨论通过,虽然是形式,但纪委也是起作用的。第二,在郴州,纪委书记同时是当地大要案协调小组组长,除了管纪委监察工作外,还管起公检法来了,容易从中捞好处。

        第三,在郴州,建筑工程招投标领导小组副组长是纪委书记,建筑领域是赚钱的地方,这给了纪委书记一个依法腐败的平台。第四,郴州矿山整治领导小组副组长也是纪委书记。组织上给了我平台,我纪委书记就可以名正言顺地介入其他领域搞腐败。

        王明高:你认为有什么办法加强对纪委和纪委书记的监督?

        曾锦春:还是舆论监督,很有价值,也很有作用。其他监督流于形式,没有威慑作用。

        就我的教训来说,一是党委分工上,不要让纪委书记插手别的事。二是纪委书记任职不能超过两届,更不能在本地任职超过两届。纪委书记和纪委干部要异地交流,在本地任职时间长了关系多了,纪委工作就不好开展。我后悔换届的时候要我去当政协主席而没去,也后悔要我到衡阳当纪委书记也没去。如果去的话,新地方我不熟,不会大胆去收钱。

        上级纪委应该直接对各级纪委监察部门行使监督权,专门成立监督局,只监督纪委工作。郴州市委常委会开民主生活会也是流于形式,都是只讲成绩不讲问题。人都是有感情的,对提意见的人一般很反感,从来没有人敢对我的工作提意见。

        腐败确实是大问题,但腐败不是一个人在搞,只要稍微有点权,都会去搞。我想,当官无非就是为了发财,当官是一时的,搞几年就没有了,发财是一世的。市委书记在搞,我们也搞,没有什么大错的,只要书记把握大局就可以了。

        王明高:你认为领导干部财产申报制怎么样?

        曾锦春:有作用,但我认为最重要的是落到实处,真正做到领导干部财产必须申报。我的钱绝大多数都投在矿里,是以亲戚名义投的,申报时不会讲出去。

        “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

     没有回报的忙我一般不帮,帮忙有风险的。

         王明高:你对自己的案子还有什么想说的?

        曾锦春:第一点,我想让组织考虑我的立功,举报了郴州市工商局原局长。但检察官说,纪委书记举报,不算立功。说我引起的民愤极大,社会影响特别恶劣,这点我不认同。我又没有杀人放火、抢劫,怎么能叫社会影响特别恶劣?我查处的副处级以上干部有150多个,正科级干部上千个,肯定得罪了很多人,他们对我有怨言。有个农民向省委书记写遗书,说我支持他们村里的矿山,完全没有这回事。后来一些人还组成了“举报联盟”,到处讲我的坏话,我被抓后,他们从北京打电话,组织郴州的一些人放鞭炮,组织腰鼓队,写标语,请记者。这些人是否真正代表人民群众呢?我老家村里还有三百多农民写联名信替我求情,这又能不能代表人民群众呢?

        王明高:外界传闻说一些矿山和企业交40万元,就能得到纪委挂牌保护?

        曾锦春:那都是造谣。牌子是有的,但是省里要求的,是免费的,不收一分钱。

        王明高:你动用“双规”是否都是按程序走的?

        曾锦春:绝对都是按程序走的,有档案可查的。

        王明高:如果有机会让你重新选择职业的话,你会怎样选择?

        曾锦春:我还是会选择当纪委书记,可以为民做很多实事,只要不谋私的话,我可以反更多的腐败。我再去当纪委书记的话,可以一看就知道什么地方有腐败,怎么去反。

        我知道腐败的高发区,一是工程投标,另一个是人事调动。人事调动是最大的腐败,司法也是易发区、高发区。公路建设也是百分之三四十的利润,建筑工程是百分之二十的利润。

        王明高:有没有关系好的人找你帮忙,但没有任何回报的,你帮过这种忙吗?

        曾锦春:没有回报的忙我一般不帮,帮忙有风险的,除非找我的人对我有恩。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

        王明高:有人说你在位时上班都很忙,办公室门口经常要排长队?

        曾锦春:上班时我办公室像赶集一样,真的是门庭若市!找我帮忙的人不少。

        每次收了钱都心惊肉跳,连鸟叫我都怕

        我信迷信,我老婆也信,我还安慰她别太担心,其实我更信。

        王明高:一些什么样的思想或者书籍曾经影响过你?

        曾锦春:有些权术思想影响了我。第一,当官要学会用权的艺术。我当书记三年内把乡党委书记和科局一把手都调整了,重要岗位都安排自己的人。郴县有个计生委主任不听我的话,我就把他换到工会当主席去了。第二,笼络人心,尽量多说好话,带目的地去关心别人。郴州市招标办主任因赌博被公安局抓了,我保护他,没有追究他。招标办主任抓住了,整个招标工作我就得心应手了。

        我当纪委书记后,每个干部每年发7000元福利,纪委常委每人一台专车。纪委地位提高了,提拔干部也有了便利。

        上世纪90年代我去邻省一个区考察。当时我们闲谈时,他们一个副书记说:“红包收得多,说明我与群众关系好。”这个对我影响很大,原本是去考察他们纪委工作先进经验的,反而助长了我大胆收红包的心理。

        王明高:你现在心里最想的是什么?

        曾锦春:我每天都在希望和等待中度过,希望改判。只能听天由命。我有一些立功的表现,“经济犯不判死刑”。

        王明高:你迷信吗,算过命吗?

        曾锦春:其实每次收了人家的钱都心惊肉跳,连鸟叫我都怕,喜鹊叫好,乌鸦叫祸。我信迷信,我老婆也信,我还安慰她别太担心,其实我更信。我血压高也是长期担惊受怕所导致。

        王明高:你还有什么要求?

         曾锦春:希望组织能给我一个机会,搞个释放,我就回到老家,到农村去,侍奉我的老母亲。

南方周末 - “我当纪委书记,市委书记也不敢监督我”—死刑官员曾锦春对话反腐学者 南方周末 - “我当纪委书记,市委书记也不敢监督我”——死刑官员曾锦春对话反腐学者 南方周末 - “我当纪委书记,市委书记也不敢监督我”——死刑官员曾锦春对话反腐学者 南方周末 - “我当纪委书记,市委书记也不敢监督我”——死刑官员曾锦春对话反腐学者 我当纪委书记,市委书记也不敢监督我——死刑官员曾锦春对话反腐学者 “我当纪委书记,市委书记也不敢监督我”——死刑官员曾锦春对话反腐学者 我当纪委书记,市委书记也不敢监督我”——死刑官员曾锦春对话反腐学者 “我当纪委书记,市委书记也不敢监督我”—死刑官员曾锦春对话反腐学者 南方周末:“我当纪委书记,市委书记也不敢监督我” 我当纪委书记,市委书记也不敢监督我 “我当纪委书记,市委书记也不敢监督我” 曾锦春对话反腐学者:市委书记不敢监督我 “我当纪委书记,市委书记也不敢监督我”-中国选举与治理网 谁敢监督我 “打死我,我也不去美国当市长!” 贪官纪委书记曾锦春:我的自述 官员狂言“我敢承认包养情妇”的潜台词 谁扳倒了纪委书记曾锦春(南方周末 200 老白头读报:官员对话笑得我眼淚都出來了! 爸妈,下辈子我就是变猪变狗也不当农民工的孩子! 海南东方原市委副书记忏悔受贿:没人敢监督我 袁蕾:我还是没敢告诉杨丽娟(南方周末 2007-12-27) 我是纪委书记我怕谁 “我是纪委书记我怕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