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锈钢旗杆多少钱一米:【读史札记】一个嗜酒如命的皇帝:高洋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都市新闻网 时间:2020/02/23 23:58:00






  北齐文宣帝高洋,应该是一个有所作为的皇帝。东魏孝静帝的时候,他哥哥大将军高澄把持朝政,气势熏天,对高洋的才华很忌讳。高洋为了保护自己,于是装蠢、装笨,所有的人都以为他是个四六不懂的呆子。
  高澄被仇人谋杀后,他听到消息,一反常态,镇定自若地指挥手下的人,擒拿凶犯;原先瞧不起他的人,看到他会见文武大臣时言辞敏锐、神采飞扬的风度,都大惊失色。
  更让人称奇的是,他办起事来雷厉风行,干净利落。自为宰相后,高洋立即修改了从前朝政不适应的地方。等他把东魏孝静帝赶下台,自己做了北齐开国皇帝后,对国事兢兢业业,特别注重使用人才,还善于用制度管人,朝廷内外治理的井然有条。同时,也很注意军事,每次临阵,都冲锋在前,所以,在他做皇帝之初,政绩卓然,口碑相当好。
  可以设想,如果他就这样一直干下去,北齐的历史甚至可以说中国的历史,有可能就不是今天所记载的这个样子。然而,这毕竟是假如。他太嗜酒如命了。
  他嗜酒如命到什么程度呢?杯不离手,每喝必醉。醉了之后裸着身子,披着头发,拿着刀子满街跑,跑累了,找个地方歇歇;跑困了,找个旮旯倒头便睡。有一次,他母亲娄太后看他这个样子,气得拿着手杖打他,他借着酒劲儿骂到:“把你这老家伙嫁给胡人!”把娄太后气的半死。酒醒后,他痛哭流涕求娄太后原谅,自己拿鞭子抽自己五十下,并戒酒一旬。可过后呢,仍然是外甥打灯笼,照旧(舅)。
  有一次,他喝醉了,满街跑,恰好碰上一个妇女,他问道:“当今天子怎么样?”这个妇女不认识他呀,答道:“癫癫痴痴,什么天子!”他听着逆耳,拔刀杀了这个妇女。高洋有个宠姬,原先是个妓女,曾与某人有染,一次他喝多了,越想越气,一气之下把她脑袋割了下来,揣在怀里,又参加另一场酒宴,喝着喝着,突然,把那个宠姬的脑袋拿出来,用刀子支解,刮骨头的声音,让在座的人不寒而栗。等酒醒了后,放声大哭,叫人埋葬了她的尸体。
  还有一次,他手下一个叫崔暹的大臣死了,他喝得迷迷糊糊的前去吊唁。哭着哭着,他问崔暹的妻子:“你想崔暹吗?” 崔暹的妻子答道:“想。”他接着说道:“那你为什么不去看他?”说完,拿刀把崔暹的妻子杀了,割下脑袋扔到了墙外。总之,喝醉后,杀人已经成为他的一种乐趣。为了满足他的这一乐趣,宰相杨愔专门准备了一批死囚,供高洋酒后杀着取乐。这些死囚如果三个月不被杀死,就释放回家。
   杨愔这样做,其实也是迫不得已,因为高洋酒醉后,大臣也杀呀。比如说杨愔自己吧,他虽然是高洋的宰相、亲信,但好悬也被杀掉。一次,高洋酒醉用小刀划开杨愔的小腹,幸亏被大臣崔季舒劝止。还有一次,他乘着酒劲儿,把杨愔塞入棺中,装上灵车。他的弟弟高演看他这个样子很担忧,跪在地下劝谏他以至泣不成声。高洋深受感动,把酒杯摔在地下,说到:“以后谁再敢进酒,杀之!”于是,把所有的酒器都摔碎了。可过一段时间,又旧病复发,而且喝得更甚。
   高洋虽然酒后无德,清醒时却很理性。在临死前,他传位给儿子高殷,嘱咐弟弟高演:“你要想当皇帝,随时可当,只是不要杀你的侄儿。”你看,嗜酒逞狂的主儿,对自己的儿子却蛮有人性。看来,酒是好酒,人是王八犊子。——不知谁说的这句话,真是说到了点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