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锈钢无缝盘管:【读史札记】奉称话应该怎么说?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都市新闻网 时间:2020/02/23 08:26:54






李煦这个人很聪明,也很好玩。说他聪明,是因为他很会说奉称话;说他好玩,是因为他说的每一句奉称话,似乎都带有撒娇的味道。这种味道,给人的感觉就仿佛一只伶俐的狗,对着主人摇尾乞怜,但并不讨人嫌。
康熙六次南巡,李煦和他的妹夫曹寅——也就是曹雪芹的爷爷,负责接待工作,康熙很满意,尤其第五次,因为李煦的筹备工作相当突出,被康熙议叙加衔为大理寺卿。康熙为什么对李煦如此偏爱呢?原因除了李煦是康熙的亲信和“耳目”外,有一条因素似乎也不可忽视,那就是:李煦很会说奉称话。
那么,李煦的奉称话是怎么说的呢?我们且看他给康熙的几道奏摺。
康熙四十年十一月,苏州修建祝圣道场,也就是为皇帝举行的祝福活动,他给康熙上了一道奏摺,这样说道:

恭请皇上万安。
今年苏州地方,稻谷十分收成,冬景晴和,民安物阜。又蒙圣恩蠲免四十一年分地丁钱粮,黄童白叟,无不感激,欢声雷动。现今士民修建祝圣道场,仰报洪恩,臣煦亦不胜欢庆。理合奏闻,伏乞睿鉴施行。
康熙朱批:知道了

你看,无非是修建道场这么点事儿,也要向皇帝打个报告,至于吗?似乎小题大做。但细一琢磨,这恰恰是李煦的聪明处,因为他奏摺里的语气分明是告诉康熙:修建道场固然是小事,但这个行为是老百姓自发的,皇上您爱民如子,得到了老百姓的爱戴,所以,他们才为您歌功颂德啊。你看,虽说是小事,经他这么一说,意义就变得深刻了,康熙能不高兴吗?可话说回来,康熙给老百姓固然是办了点实事,但因此而说“黄童白叟,无不感激,欢声雷动”,则明显是夸大其词的奉称话嘛。不过,从康熙的批语里可以看出,这样的话康熙显然愿意听。
类似这样的奉称话,在李煦的奏摺里比比皆是。但也有马屁拍到马腿上的时候。我们再看他于康熙五十七年六月十六日给康熙的一道请安摺:

奴才前具摺恭请万安。奴才蚁忱揣度,我万岁孝心纯笃,皇太后虽然大葬,而圣心碾转思慕,则日夕之间,知万岁仍不免于哀痛。所以圣躬犹未万安,奴才奏摺遂未蒙批示。但受恩犬马,旁皇踌躇,身心刻不能宁,而翘首行在,正不胜驰恋之依依也。谨具摺奏闻,伏乞慈鉴。
康熙朱批:朕今大安了。此摺字言不通,不合奏体。

在这道奏摺里,李煦所流露出的那种担心失宠的心态,十分有趣,想必康熙看完这道摺子,一定会憋不住乐。为什么这么说呢?原来,李煦在此奏摺前于五月十七日就苏州、扬州的米价问题给康熙上了一道摺子,康熙没给他批复,李煦感到不是滋味了,所以,就犯了琢磨:这是怎么会事呢?难道皇上不喜欢我了?以至于“刻不能宁”,所以,上了这道请安摺。但康熙是何等人也,心知肚明他名义上是请安,实则是表达效忠之心。但他的这个摺子也确实漏洞百出,比如,开头没有问候语;把皇上对太后的思念说成“思慕”,等等,难怪康熙看完后批评他“字言不通,不合奏体”,不过,李煦在字里行间对康熙的关心和奉称,康熙还是能感受到的,所以,对他的批评还是比较温柔的。
最有趣的是,康熙四十八年,江南提督张云翼病故,他给康熙上了道奏摺,报告此事:

恭请万岁万安。
提督江南全省军务臣张云翼,于康熙四十八年六月十八日,病患腰疾,医治不痊,于七月初三日巳时身故,年五十八岁。伏乞圣鉴。
康熙朱批:请安摺子,不该与此事一处混谈,甚属不敬。尔之识几个臭字,不知那去了!

你看,把康熙惹急眼了!也难怪康熙不高兴,你要说事就说事,千不该万不该不应该把奉称皇帝和死人的事混到一起说,这别说康熙呀,就是普通老百姓听着也犯别扭。所以,有人说:奉称话谁不会说呀?挑好听的说呗!其实未必。说奉称话也得讲究艺术,李煦的“遭遇”就是很好的例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