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锈钢晾衣架图片:【读史札记】李世民的“装”!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都市新闻网 时间:2020/02/23 09:29:45






  没当皇帝前,李世民很会“装”。但李世民的“装”,不是一般意义上的伪装,他的“装”,其实是大智若愚,形象点说,就是欲高飞者先敛其羽的忍耐。史书上说他“玄鉴深远”,“时人莫能测也”,说的就是他很会“装”,你琢磨不透他。
  李世民排行老二,按照传统的宗法制度,皇帝的位子只能由老大来继承,所以,他一出生甚至还没出生呢,就注定了与帝王的宝座已经无缘。不过,成事在天,谋事在人,李世民毕竟是李世民,他坚信这一点。四岁的时候,有个善相面的人,说他“必能济世安民”,或许也正是这一点,坚定了他与命运赌一把的决心。
  不过,观念这东西往往根深蒂固,从老二这个位置混到皇帝候选人——太子,再从太子转正为皇帝,何其难也。李世民采取了“两手抓”,也就是一手硬、一手软的办法。硬的一手,就是多到艰苦的环境锻炼自己,在战争中建功立业,树立威望,为自己积累政治资本。软的一手呢?就是“装”。
  他的哥哥,也就是老大建成,虽然是太子,不过,已隐隐约约地感觉到了自己的这个二弟不是一个省油的灯,已经对自己的地位构成了威胁,所以,千方百计地想除掉他。
  一次,建成一本正经地给李世民写了一纸请柬,请他去赴宴。身边的人劝告李世民,让他提高警惕,最好别去。而李世民则认为:“兄弟之间虽然有矛盾,但还不至于达到谋害的地步。”于是,前往东宫。李世民真的是这么认为的吗?非也。他心明镜似的,这就是鸿门宴。但他更清楚,此刻的自己,势力还不足以和太子抗衡,如果不去,自己的“野心”不是不打自招了吗?那样的话,将会惹来更大的麻烦。所以,他必须违心地这么说,必须硬着头皮喝这个酒。这就是“装”。这个“装”,当然是“装”给太子的。结果呢,好悬没被毒药毒死。
  还有一次,太子手下有个叫王晊的来告密,说太子要趁着李世民出征,在饯行的时候,借机杀掉李世民。听到这一消息,李世民对身边的人感慨到:“我总希望王晊说的不会变成现实。”你看,都到什么节骨眼了,他还在那假设呢!这明显又是一个“装”。他之所以这么说,一是显出自己仁者的风范,把兄弟之间反目成仇的责任推出去了,为自己的反击寻找正当借口;二是有所顾虑,谁知道那个王晊是不是太子派来试探的呢?
  所以,表面上看,李世民的“装”,好像很软弱,被太子玩的滴溜转,殊不知,他是外柔内刚,拼的是内功,暗地里却在悄悄地扩充着自己的军事力量,笼络各方面的人才。唐武德九年,他派自己的亲信张亮率领一千多人,带着大量金帛到东都一带,阴引山东豪杰。太子手下的爪牙,有一个叫常何的,还有一个叫敬君弘的,担任防卫宫城的重任,李世民通过瓦解,把他们争取过来,变成了自己的助手。后来,在玄武门之变时,发挥了关键作用。这一切都是在“装”的面目下进行的“暗箱操作”。
  最有意思的是,李世民的老婆长孙皇后,真是体谅李世民的心思,很好地配合了他的“装”。“玄武门之变”前,李世民的处境一度险恶。她到后宫做了大量工作,为李世民争取同情。史书说她“孝事高祖,恭顺妃嫔,尽力弥缝,以存内助”,真可谓一个很会补台的贤内助。特别出人意料的是,李世民酝酿“玄武门之变”,对即将参加“玄武门之变”的将士,长孙皇后亲自为他们把酒壮行,以示慰勉,把这些将士感动的都坚定了效忠必死之心。
  当然了,啥人啥对待,李世民并不是啥时候都“装”,对谁都“装”。对自己的心腹,李世民还是非常诚恳的。有一次,太子拉拢李世民的大将蔚迟敬德,给他送了一车的金银器,蔚迟敬德把这件事告诉了李世民。李世民说了这样一句话:“公心如山岳,虽积金至斗,知公不移。”这句话当是由衷之言,发自肺腑。如果说“装”是政治斗争的需要,是在演戏,那么,这种诚恳,则无疑为李世民最终走上宝座,增加了人格魅力,争取和凝聚了人心。
  公元626年,李世民终于摘掉那张的脸谱,发动了历史上著名的玄武门之变,杀死了哥哥,也就是太子建成以及弟弟元吉,进而,又如愿以偿地登上了权力的顶峰。从李世民到唐太宗,一个称呼的变化,却意味人生价值的质变。李世民为什么要,就为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