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锈钢更衣柜价格:【读史札记】一个能整景儿的皇帝:海陵王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都市新闻网 时间:2020/02/23 09:01:05






    吾志有三:国家大事皆自我出,一也。帅师伐国,执其君长问罪于前,二也。得天下绝色
  而妻之,三也。
               ——海陵王(《金史》卷129《高怀贞传》)
  有的人有时侯越琢磨越有意思,金朝皇帝海陵王就越琢磨越有意思。怎么有意思呢?他很能整景儿。
  年轻时候的海陵王就显得与众不同。有一次在别人的扇子上欣然题写了一副对联,怎么写的呢?他这样写道:“大柄若在手,清风满天下。”(《归潜志·卷第一》)。你看,真是立境高远,大气磅礴,虽然很深沉,但造福苍生的壮志豪情跃然纸上。然而,他真的是这么想的吗?非也,他玩的是文字游戏。他给人题字的目的无非是“邀求人誉”,说白了就是买好。他真正想的和实际做的其实就是要当皇帝,实现自己的野心。
  当时的熙宗皇帝,也就是海陵王的堂兄完颜亶已经在位十多年了,或许是当大老板当的时间长了,就不像刚刚走上岗位的时候那样检点,用现在的话说就是松懈了作风建设,所以,经常酗酒,对手下的大臣非打即骂,甚至滥杀无辜。因此,当时的左丞相唐括辩、右丞相秉德和海陵王谋划着要废他。可废了熙宗谁接这个班呢?在一次密谋中,唐括辩提了好几个人选都叫海陵王否定了。最后可能实在没人选提了,唐括辩才醒过味儿来,问海陵王:“莫非您有这个意思吗?”海陵王答道:“果不得已,舍我其谁!”(《金史·海陵本纪》,下引同,不注)。你看,司马昭之心和盘托出。其实,岂止海陵王,虚伪的人往往都这样,关键的时候那层虚伪的面纱他自己就会揭掉。
  有句话老百姓常说:越老实巴交的人越蔫巴坏。没篡位前,海陵王似乎就是这样貌似老实巴交的人。有一次,海陵王和熙宗皇帝闲聊,聊着聊着,当聊起了金太祖阿骨打艰辛创业的往事,让熙宗没想到的是,海陵王竟然劈哩啪啦流下了辛酸的眼泪,给熙宗留下了很好的印象,以为他一定也会对自己忠心耿耿。可事实正相反,杀死熙宗的恰恰是海陵王——这个熙宗以为对自己最忠心的人。这还不够,因为熙宗的儿子有很多还很强盛,上台后的海陵王为了斩草除根,又杀死熙宗的子孙七十余口,熙宗一脉从此绝祠。
  最耐人寻味的是,做了皇帝的海陵王似乎相当自醒、自警,每当和身边人唠呵儿的时候,经常表示要用古代的贤君为榜样,做个好帝王。有时候,当着文武百官的面,公开要求大臣们要敢于直言进谏,要及时地经常地指出朝政的得失。
  海陵王说到做到了吗?我们且看他背地里甚至是公开场合的所作所为。海陵王的叔叔曹王阿鲁补的妻子阿嬾长的很美,海陵王杀死他叔叔后,纳阿嬾为昭妃。海陵王的侄媳妇奈刺忽、太后大氏的兄嫂蒲卢胡只,都是有丈夫的人了,但因为长的漂亮,海陵王也都纳为嫔妃。为了一己的兽欲,海陵王已经顾不得辈份有别的人伦忌讳了。每当宠幸这些嫔妃的时候,叫她们一个挨着一个,恣意淫乱。海陵王行与言如此的背道而驰,恰恰印证了那句俗语:越能叫唤的鸡越不下蛋。
  作为皇帝,吃的不敢说顿顿龙肝凤脑,但山珍海味起码是家常便饭,可海陵王为了表现自己的节俭,经常吃鹅肉。有时候出外打猎,鹅肉吃没了供不应求,买一只需几万钱;有时竟用一头牛换一只鹅。所以,他一出去打猎,老百姓就能趁机发一笔意外之财。至于在穿戴上就更好玩了,他经常穿那些破烂不堪的衣服,在身边人面前显摆,以示自己的简朴。有时候,特意在衣服上补个补丁,然后命令记录皇帝衣食住行的记录官记录在案。
  海陵王的这一出儿尽管很像那么回事儿,但毕竟是装腔作势,挂着羊头卖狗肉。为了建造宫殿,运一块木料的费用就达两千万,宫殿全用黄金粉饰,飞扬的金屑就像下雪一样。仅仅建造这样一个宫殿就耗资亿万,而且感觉不华丽,拆掉重建。特别是攻打南宋的时候,先后共征发丁壮五十多万,这又得消耗多少物力财力?史书说这是“空国以图人国”,真是一语中的。
  有句成语叫做感恩戴德,海陵王显然晓得这句话的应有之意。每次打仗的时候,他常常把军士们吃的饭拿过来吃。有时侯,看到老百姓的车陷进泥坑里,他就命令身边的卫士帮着去拉。如此的装相,当然不乏做作,无非是自己给自己做广告:海陵王是个爱民如子的好皇帝。真的这样吗?
  攻打南宋的时候,他的嫡母徒单太后劝谏他,他一怒之下竟然把她勒死了。杀人不过头点地,人死了一死百了,好好安葬也就是了,可他竟然焚其尸,抛骨于水。事儿真让他做绝了。有个叫祁宰的大臣,好像挺实在,积极响应海陵王的号召:要敢于直言进谏。于是,也针对攻打南宋一事,提出了反对意见,结果呢,喀碴一声头被砍下来了。后人评论海陵王“淫嬖不择骨肉,刑杀不问有罪”,像这样对自己的亲人、手下都不讲情义的人,怎么会去爱民如子呢?  
  或许,海陵王以为自己整景儿整的很高明,但再高明的整景儿终究是骗术,而任何骗术能骗得了一个人甚至一些人,但骗不了所有的人;能骗得了一时,但骗不了一世。海陵王整景儿,整来整去,最终把自己整下了台了,整没了命,这恰恰应验了那句古训:骗人有术终有限。这就是天道有恒,历史的规律,这个规律与权力无关。
  顺便说一句的是,在攻打南宋的途中,当海陵王听说皇位已经被夺,朝号改元为“大定”时,喟然长叹:“我本想平定江南后,改元‘大定’,这岂不是天意吗?”整景儿整了一辈子的海陵王,哪句话是真的呢?真不好说。不过,这一句当是肺腑之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