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锈钢有缝钢管:吸毒者在马路上抢夺被带上警车后死亡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都市新闻网 时间:2020/02/24 00:31:59

吸毒者在马路上抢夺被带上警车后死亡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12月28日06:15  南方都市报 家人手持死者照片

  警方之所以没有急于澄清,是基于对涉嫌杀人的逃犯沈涛的抓捕还未完成,且冰毒来源没有搞清,并非社会流传的“做贼心虚”。

  ——— 邳州市委宣传部副部长陈青

  王振江死了,死在警车上。目击者看到,王振江在江苏邳州的马路上抢夺路人物品,然后被警察强行带上警车。之后,家属被告知其死亡的消息。

  关于王振江的死,江苏邳州警方给予的解释是,他死亡当晚吸食毒品后导致神志不清。而通过当地“名城镇江”网站爆出来的网帖却称死者是被警员殴打致死。网络舆情一下子被集中。

  对此,当地警方称,网帖发布者深谙网络舆情的操作之道,在死者堂哥王长江任站长的“名城镇江”网站上不断发布网帖,目的就是希望借机向警方施压,博取舆论同情。

  暴毙

  邳州市民魏万春(化名)说,12月19日晚7时,他途经李口菜市场时,第一次看到王振江。王与另一男子同行,其间一直不停地大喊,在行至365超市门口时,王与服务员产生口角,随后被同行的男子劝开,但几分钟后,王振江窜到马路对面强扯路人的背包,在警员赶到前,与王同行的男子逃离现场。

  魏万春说,在随后赶到的数名便衣的增援下,王振江终于被警员拖上警用面包车。10分钟后,他尾随警察赶至邳州运东派出所,令他感到奇怪的是,下车的除了警察和被抢的男子,没有王振江的身影。

  6天后,魏万春得知该男子死了:“就在事发当晚,貌似死在警车里。”

  事发后,王振江的家属在前往派出所讨要说法过程中被告知,王振江当晚在送往派出所的途中被发现“嘴唇发紫、头靠在肩膀上”。在紧急送往医院的途中,宣告不治。

  铺天盖地的网帖很快登场,12月25日,一则《邳州运东派出所打死市民》的网帖通过江苏“名城镇江”网站首发后引爆网络。随后,多个网络社区出现大量网闻和图片,发帖人称,涉事派出所在死亡事件4天后才通知家属,并直指死者系被警员殴打致死。此外,网帖附加的图片显示,死者家属在前往派出所讨要说法时,再次遭到殴打,多名亲属被殴打至住院。一时间,网络舆情广泛聚焦该事件。

  邳州网友冯加平(化名)很快发现,王振江死后不久,一篇官方网帖也出现在邳州论坛的贴吧里,网帖称,死者王振江死亡当晚吸食毒品后导致神志不清。该网帖还详细描述了死者王振江的“生平”———“2000年曾因寻衅滋事被判刑3年、出狱后因为吸毒多次被抓。”

  寻尸

  王振江的大伯王传军坦陈,网帖所称王振江“曾被判刑3年”也属实。那是2000年,王振江因为酒后滋事在邳州将人打伤,并因此获罪。

  “以前坐过牢不代表现在就是坏人。”王振江的弟弟王新宝称,哥哥酒量很大,但家人从不知道王振江有吸毒的经历。与之朝夕相处的妻子汤海利也称,由于家境窘迫,王振江别说是吸毒,就是喝酒也从不花家里的钱。

  12月25日,警方通知“王振江可能死了,快来认尸”,汤海利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汤海利说,王振江的死,她和家人希望讨个说法。为此,他们在24日和25日两上县城,但不仅没有得到确切答复,在陈情期间还遭到警方殴打。至今,公公王传林还住在邳州市人民医院,但家属却不能相见。

  王传林说,他们多次要求邳州警方公布调查结论并查验尸体均遭拒绝。第一次26名亲属进城讨说法,在派出所门前焚烧纸钱,其间与警方发生口角,双方爆发激烈肢体冲突。当晚,王家人被一辆大巴车拉回。

  12月25日,王家人租用一部大卡车,再次前往运东派出所讨要说法。这一次,双方在派出所内爆发更为激烈的冲突,王家40余名亲属中,包括王传林、王新宝、王传军在内的三名亲属需要送院救治。

  网帖再次通过天涯、邳州论坛等网站转出,邳州警方殴打家属的图片,成为众矢之的。当地官方的沉默也加速了事件网络舆情的升级。

  通缉犯

  邳州市公安局李海林政委昨日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称,目前王振江死亡事件已经由省公安厅和当地检察机关共同组成的调查组进行全面调查。

  “从来没说不让看尸体,这是王家的误读。”李海林说,之所以在王振江死后多日才通知家属,皆因王振江死亡时身上没有携带任何证件,对其身份的排查耗费了不少时间。在对其身份确认过程中,警方意外发现案中案———12月19日当晚与王振江同行并逃离现场的男子,系公安部门目前正网上追逃的杀人嫌犯沈涛。

  李海林说,王振江死亡时随身携带的包裹属沈涛所有,当晚,民警在包裹中起获一张署名“张涛”的身份证。开始,警方一度认为死者就是“张涛”,直到对尸体指纹进行提取并到全国指纹库中进行比对才首次初查到王振江的真实身份。

  “他以前曾被判刑,指纹库中有他的资料。”警方称,为了谨慎起见,在确认王振江身份后,他们又派员对王传林做了唾液提取,D N A遗传基因比对结果吻合。至此,警方确认死者就是与邳州一河之隔的新沂市合沟镇前八杨村村民。

  对于网传王振江遭民警殴打致死一说,警方给予否认。李海林称,事发后,当晚出警的3名运东派出所民警和3名保安即被当地检察机关控制。12月21日,徐州市检察院和徐州市医学院组成的专家组已经对王的尸体进行解剖,不仅排除了外力殴打致死的可能,还明确了王振江事发当晚有吸毒行为,尿检发现其体内有冰毒成分。

  邳州市公安局的资料显示,12月19日案发前十几分钟,王振江与连云港杀人嫌犯沈涛从沈的租房处走出。民警后来对该出租屋搜查时发现5根吸管,其中3根管内检测出含有冰毒成分,同时,在王振江携带的沈涛的包里,发现一袋重约0.4克的冰毒。

  邳州市委宣传部陈青副部长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称,网民的全程跟踪和网帖披露让当地倍感无奈,警方之所以没有急于澄清,是基于对涉嫌杀人的逃犯沈涛的抓捕还未完成,且冰毒来源没有搞清,并非社会流传的“做贼心虚”。

  12月27日,邳州市公安局在发给江苏镇江市委宣传部的一份题为《关于‘12·19’王振江死亡事件的情况通报》文件中强调,从12月25日开始,“名城镇江”网站连续的发帖“不实”,且给邳州警方造成负面影响。

  同时,在这份材料中,警方的说法与网帖表述大相径庭:12月19日晚7时20分,死者王振江突然拉开邳州市建筑公司职工刘勇驾驶的面包车,企图抢夺车内的背包,二人发生扭打,20时30分,邳州市公安局运东派出所当场处理,其间王振江撕咬处警警员,随后被带往派出所接受调查,在到达运东派出所院内后,民警发现王振江伏在中间车座上,没有反应,上前查看发现其嘴唇淤青、神志不清,在送往附近医院抢救时死亡。

  “绝不存在外力殴打的事情,至于电警棍,我们根本就没有。”李海林说,尸检报告唯一的致死原因是“心脏动脉粥样性硬化”。并明确,“无脏器破裂、颅骨骨折、颅内也无出血”。

  网帖背后

  促使邳州警方直指挑起家属与派出所矛盾根源的“名城镇江”网站,系江苏镇江新闻门户网站。该网站公布的资料显示,网站由镇江市委宣传部、人民日报网络中心联合主办。邳州警方在发给镇江宣传部交涉的文件中称,从12月25日事发至今的多篇网帖种子地址均出自该网。而该网站的站长王长江正是死者王振江的堂哥。

  这在邳州宣传部门和公安机关眼里明显不符合常理。邳州宣传部新闻科一名工作人员说,网帖的发起者深谙网络舆情的操作之道,在死者堂哥王长江为站长的网站上发布网帖,家属的目的就是希望借机向警方施压,并博取舆论同情。

  对此,王长江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承认,自己确系“名城镇江”网站站长,主司网络论坛的管理。但并未在此期间帮助家人密谋对付邳州警方。

  “是警方关于我弟弟被判过刑、吸毒的帖子发出在先,我是为了帮助其澄清。”王长江说,和网民一样,他对警方所说的“吸毒过量”存在质疑。他说,自己无法理解的是,运东派出所多名警员和保安为何控制不住一个“吸毒过量”的人?在警方网帖出现后,他才选择站出来为堂弟说话,并希望将质疑表达出来,为调查组提供帮助。

  南都记者 纪许光 发自江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