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锈钢机械过滤器:别让老有所养成为南柯一梦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都市新闻网 时间:2020/02/27 06:34:16
别让老有所养成为南柯一梦

                陈斌  2011-03-24

        “老龄化”正一步步进逼中国,中国政府显然已经感受到了压力。2011年3月20日,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部长尹蔚民公开称,为了应对老龄化、保证社保体系安全运行,人保部正研究延迟退休年龄。延迟退休年龄,是当下欧美一些国家解决“养老金黑洞”的做法,但这一做法于解决中国的老龄化问题只具搔痒之效。

        老龄化问题一般是在生产力得到了极大发展之后才出现的。相比于早中国数百年进入工业文明的西方国家而言,如果说西方国家老龄化速度是小步慢跑,那么中国就是百米冲刺。比如日本是在1970年进入老龄化的,比中国早了30年,然而到2030年,中国的老龄化就会反超日本,后来居上。如果相比于中国的经济发展水平,就会发现问题的关键,西方是先富后老,中国则是未富先老。由是,老龄化带给中国人最直接的一个问题是:养老的钱从哪来。但更麻烦的则是,西方国家早就形成了一套行之有效的社会保障机制,而中国的则还在构建之中。

        欧美提供目前两种比较成熟的应对老龄化的制度模式:西北欧是政府多收税,其宏观税负水平普遍超过40%,甚至50%,然后政府来养;美国是多把钱留给个人,其宏观税负水平不到30%,自己想办法养自己。而老龄化已经快火烧中国眉毛了,中国社会保障搞了这么多年,中国脱离了过去的计划经济大包干,但却一直没能建立起政府和市场协调的新机制。

        政府不政府,市场不市场,反映在中国人的税负水平上,用财政部的口径就是略低于40%的世界平均水平。但要知道,世界平均水平只存在于理论计算中,没有哪个国家拿它当目标的。40%刚好卡在欧美两种模式之间,折射出的问题就是我们至今没想明白究竟是以政府高福利保障为主,还是让民众自己养自己的老。

        40%还提出了一个附带影响就是,这给了政府进一步加税的理由。但是,这又会产生一个可能损害社会公平的大问题。那就是在现有税负之下,中国人养老保险缴费已经和西北欧国家相当了,但实际保障水平远低于这些国家。再加税,能保证百分之百花在民众身上吗?

       中国当前的养老体制中有众多的历史包袱,比如1990年代中国新社保体系建立,国企员工被纳入,但他们要么没有缴过一分钱,要么只缴了不多几年即领取养老金,他们的养老钱从哪里来?只能由还在工作的人出。

       但更加严峻的是,由于中国三十多年严格的计划生育政策,未来十年、二十年,中国必然出现退休人数大增而新就业增加有限的人口格局。养老金本质上是退休者向劳动者、上一代向下一代甚至现在的人向未出生的人征的一笔税金,以满足退休者、上一代及现在的人的消费需要,是一个击鼓传花的游戏,要保证这个游戏玩下去,劳动者、下一代及未出生的比例不能低于某个临界值。一旦突破这个临界值,就意味着这个游戏再也无法继续。

       西方国家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要么是通过国家补贴鼓励生育,比如澳大利亚提出的口号就是 “为父亲生一个,为母亲生一个,为澳大利亚再生一个”,韩国也是通过政府补贴的方式鼓励生育;要么通过优越的法律、制度、福利大量吸引外来移民。而这两者对中国明显都不太适用,不仅如此,现在中国的适龄劳力还在大量外流。

        由此不难看出,老龄化对中国提出的挑战是全局性的、系统性的。上述所有问题,均比简单延迟退休年龄更重要、更根本。一个典型的中国梦是:老有所养,含饴弄孙,儿女承欢膝下。这一切有赖于养老保障的无恙、永固与可持续,为国者当早思之谋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