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锈钢材料牌号:他被冒名顶替十二年。一生前途彻底改变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都市新闻网 时间:2020/02/23 09:36:57
1995年7月,长丰小伙杜广纯中考“落选”。2004年9月,他突然发现,有人冒用他的名字上了高中,考上大学,当上警察,还迁走了他的户口——(6月15日,网上文图)
  
  本报记者 姜红 通讯员 张申尚 文图
  
   2004年9月中旬,长丰县杜集乡东黄村高岗小组的杜广纯准备去外地打工。可是,当杜广纯来到了自己的户籍管辖地——长丰县杜集派出所,准备办理身份证时,户籍警的一番话却让杜广纯傻了眼。
  
   那天,杜广纯带了两张相片去派出所,户籍警按照惯例查杜广纯家的户口本。可是查完之后,户籍警却说,你的身份证被人家办掉了,1995年就给办掉了。没有了户籍,今后的工作,生活受影响不说,就是要结婚的话,又凭什么去办理结婚证呢?更重要的一点是,为什么会有人去顶替一个普通农家子弟的户籍?其目的何在呢?
  
  户口学籍都没了
  
   也许,没有任何一样东西比一个人身份更让人牵挂。杜广纯暗暗发誓,一定要把这个事情查个水落石出,为自己讨回公道。
  
   可是,毕竟有十年之久了。查字好说,办起来可不是那么容易的,杜广纯想弄清自己户口被迁之谜,可事实情况,却让他觉得举步维艰。
  
   派出所的民警告诉杜广纯,这一切都是你的学校搞的,学校拿户籍来办的,派出所无权过问,你自己可以到学校去查,到学校去取证。当杜广纯来到曾经的母校时,事过境迁,学校的领导说我们什么都不知道,找我们没用。
  
   派出所和学校之间推来推去,杜广纯毫无办法。在奔波之余,一个数字不时地浮现在他的脑海中——1995,为什么在1995年的时候,别人要顶替自己的户籍及姓名呢?突然有一天,杜广纯意识到,1995年正是自己参加中考的年份,于是他有了个大胆的推测。冒名顶替的事,会不会与自己的高中考试录取通知书有关?直到今天,他仍然认为那一年他一定考上了。
  
   据杜广纯回忆,1995年,杜广纯在长丰县杜集中学上初中,同年5月,他顺利地通过了学校的预选,进入到了参加中考的正选名单中。杜广纯的父亲至今还记得,儿子参加完升学考试回来时的表情。那天,父亲问杜广纯考的怎么样,杜广纯讲可以,还笑眯眯的,父亲讲你别吹了,杜广纯说我自己考我知道。
  
   而按照当时的惯例,录取通知单就直接发到学校,再由学校转送学生给本人,杜广纯就在家等了两个月的时间。
  
   可是杜广纯在家左等右等,不见录取通知书的到来,去学校打听,也没个音信,他的升学梦想渐渐淡漠了。此间,杜广纯到学校问过几次,学校讲他没考上,杜广纯就灰心了,在家安心务农。一个农村的孩子,考试没通过,也只能继续在家做活。
  
   对于一个农家子弟来说,通过寒窗苦读,以求达到跳出“农门”的目的,路途是多么的坎坷,心智要怎样的耗费。假如真的有人顶替了杜广纯升入高中的名额,也无怪乎杜广纯的父亲会发出辛酸的感叹。
  
   杜广纯的父亲告诉记者说,我培养一个孩子8至9年,就跟田里种庄稼一样,我劳动了这段时间,果实你给我收去,我不是白忙了吗。
  
   事后调查证明,杜广纯的父亲所种的 “庄稼”,确实被别人收去了。因为杜广纯经过复杂的探询,终于知道了顶替自己的人是谁。
  
  冒名顶替的人想私了
  
   据杜广纯介绍,那个人名叫许庆峰,是(长丰县)朱巷镇东许村,许良银、杜永玉夫妇的第二个儿子。许庆峰和杜广纯是同一届学生,他的父母也希望自己的儿子通过求学跳出农门。然而,许庆峰的学习成绩并不太好,当年的考试他没有考上高中,为了能继续就读下去,许庆峰家只好通过各种办法,买通了杜集中学的老师后,把杜广纯的户籍学籍全部顶走。
  
   杜广纯还说,被许家人买通的老师是杜集中学原教务处主任杜宗敏,就是他将杜广纯的中考成绩单送给了许家人。但是,当有记者找到杜宗敏时,杜老师矢口否认自己参与了此事。他口口声声地说道:“我不知道,我有什么责任,我什么事情都不知道。”杜老师还告诉记者,他根本不知道顶替了杜广纯的人是许庆峰,也不认识许家的任何人。
  
   那么,事实的真相到底如何呢?许庆峰到底通过什么办法达到冒名顶替杜广纯的目的呢?许庆峰的父亲——长丰县朱巷镇东许村许良银,向记者介绍了事情的经过。
  
   原来,1995年,杜广纯参加中考,在家焦急的等待着录取通知书的时候,许庆峰正在家中与父母闹着别扭,因为许庆峰没有通过学校组织的预选,失去了参加中考的机会。看着心爱的儿子一心想上学,许氏夫妇下定决心,一定要满足儿子的求学愿望。
  
   据许良银说,当时正是通过亲戚找到杜集中学的杜宗敏。然后,许庆峰顶替了杜广纯的中考成绩。许良银还告诉记者,杜广纯当年的中考成绩只有200多一点,根本不够升入高中的分数。具体杜广纯当年究竟考了多少分,由于时过境迁,现在难以查清。但确切的一点是,此后许庆峰冒用杜广纯的名字升入了朱巷高中,接着又考入了合肥市广播电视大学。在电大学习期间,许庆峰将杜广纯的户籍,由长丰迁到合肥。2004年,电大毕业的许庆峰以杜广纯的名字,通过了合肥市人事局、合肥市公安局组织的录用人民警察的考试,被长丰县公安局正式录取,当杜广纯知道事情的真相后,许家人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他们私底下找人调解,想通过经济补偿的方式,买断杜广纯的姓名权,这个要求遭到了杜家人的拒绝。
  
   杜广纯告诉记者,当许庆峰家人获悉杜广纯正在追查户籍一事后,没过几天,杜广纯的父亲和哥哥突然被人请去吃饭,许庆峰家提出一个解决问题的方案:杜广纯提供两张照片,许家保证给办一个真的身份证,再给杜家200元 “咨询费”。杜广纯并没有答应这个调解,他到杜集乡派出所报了案,可派出所并未受理,而是让双方自己私下解决。此后,杜家又向长丰县公安局、合肥市公安局反映,警方还是让双方私下调解。
  
   杜广纯的父亲更是恼火的很,这个质朴的庄稼汉子说,我不追究你刑事责任就行了,你怎么能将我儿子的姓名用一辈子,我们农村有一句土话,老祖宗给我一个姓,是叫我在头上顶着的,不是叫我卖的。
  
  公安局“深感歉意”
  
   知道了真相,杜广纯非常气愤,他说自己初中在本班级排名第三,成绩总体还好,如果没有学籍被顶替的事情,自己会一直上学的,也许一生的命运从此会有很大的改变。
  
   杜广纯认为,长丰县公安局当年为许庆峰办理身份证时,没有依法审查、核实办证人的户籍和身份证等材料,就直接向许发放以 “杜广纯”为名字的居民身份证,致使自己的姓名权和户籍权长期被侵犯。长丰县公安局在偏袒许庆峰,为许的侵权行为提供了便利和帮助,所有这些对自己都是不公平的。
  
   为了讨个“说法”,2004年12月17日,杜广纯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和长丰县公安局打起了行政官司。杜广纯请求法院判令长丰县公安局恢复自己的户籍,并对冒名登记的“杜广纯”户籍予以注销。
  
   对于杜的诉讼请求,长丰县公安局答辩时认为,许庆峰的确使用了以“杜广纯”为姓名的身份证,并用“杜广纯”姓名办理居民身份证、迁移户口,长丰县公安局既没有故意,也没有过失,仅仅是工作疏忽所致,并对因此给杜广纯的生活带来了一些不便“深感歉意”。至于杜广纯的要求,公安局不能接受。
  
   经过调查取证,一审法院认为,长丰县公安局对许庆峰前来办理居民身份证及迁移户籍的真实身份没有进行严格审查,致使杜广纯户籍被许庆峰冒名办理了居民身份证并迁出,判决公安局的具体行政行为违法,并承担案件的诉讼费用。
  
   对于这个判决结果,杜广纯还是不服,认为“判决太轻”,于是又向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要求长丰公安局赔偿其40万元损失,并要求追究有关人员的刑事责任。二审法院认为这种诉讼请求不属于本案审理范围,上诉理由不足,不予支持,2005年7月终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杜广纯又一次失望了!
  
  婚姻大事泡了汤
  
   终审判决下来后,杜广纯表示对判决结果“不能接受”,还执意要打官司,说一定得讨个“说法”。他拿出一小沓火车票告诉记者,自己往返八次上北京,将情况反映到全国人大常委会和最高人民检察院,现在案子已转到安徽省人民检察院,自己在家等待消息。
  
   杜广纯说,因自己学籍、户口被顶替冒用,直到现在还没有身份证件和工作,也因此给生活带来很多麻烦和苦恼。他说,自己前不久用哥哥的身份证,到芜湖打了一个多月的工,做某品牌伞的销售工作,后来老板知道自己是一直打官司的人,又用别人的身份证,就把他辞掉了。没办法,杜广纯只得打起背包,两手空空地返回家乡。
  
   “打不上工都不要紧,因没有身份证,我婚姻大事几次都泡汤了。”杜广纯说,自己今年28岁了,在农村也算是“老大不小”了。他说自己曾和当地的一个女孩谈恋爱,谈了几年时间,订婚仪式都办了,准备2004年腊月结婚的,请柬也写好了,后来因为这个案子,自己又没有身份证,女方坚决不同意,几年的感情告吹。杜广纯说,现在这个女孩已成家生子,想想这些事情,自己很无奈。在此之后又谈了几个女朋友,都因为自己没有合法的身份等问题而分手,至今还单身一人,个人终身大事至今还没有着落。
  
   按照杜广纯的说法,他工作、生活中遇到的不顺事,都是因为没有合法的户口和身份证造成的。那么,杜广纯究竟有没有合法的户口,能不能办到身份证呢?
  
   带着这个疑问,2007年5月28日,记者采访了长丰县公安局。长丰县公安局解释说,局里已经依法将许庆峰冒名“杜广纯”的户口和身份证等注销,对许庆峰也依法进行了治安处罚,杜广纯的户口在几年前已经办好了,而且是杜集派出所民警亲自将户口本送到杜家的,户口本合法有效,在网上都能查到,不存在任何问题。杜广纯完全可以拿着户口本办理居民身份证,不影响他今后的打工、结婚等。“杜广纯自己不愿意去办身份证,谁也没有办法。”至于别的问题,长丰县公安局表示很无奈,不愿意对此事进一步发表意见。
  
   对此,杜广纯则坚持认为,自己户口本上的内容没有真实地反映自己的身份,比如说“文化程度”一栏中写自己是“小学文化”,身高也比自己实际身高矮了3公分。他说自己无论如何也不接受这种不真实的信息,不会用这样的户口信息办身份证,一定要讨个“说法”再办身份证。为了较真,杜广纯用钢笔把户口本上的“小学文化”改为“中学文化”。记者看到,杜广纯户口本上明显有黑色钢笔改动的痕迹。
  
  状告对象有误区
  
   杜广纯说案子已 “由中央转到安徽省人民检察院”,自己正在等待处理结果。为核实这一消息的真实性,6月1日,记者联系了省检察院相关处室求证。省检察院解释说,杜广纯曾就这个案子向合肥市检察院提起抗诉,合肥市检察院受理后,经过审查,不符合立案条件,不予立案。根据相关规定,抗诉案件实行“一次审查原则”,合肥市检察院不予立案,无特殊情况,其他检察院包括省检察院在内对此案也不予受理,对于这一点,省检察院已经将相关规定和杜广纯解释清楚了。省检察院强调本院没有收到杜广纯所说的“最高检察院交办的案件”,该案没有提起抗诉程序。
  
   对于杜广纯案子的前前后后,安徽省律维律师事务所首席律师齐文虎认为,本案中,长丰县公安局不是侵权主体,杜广纯提起行政诉讼让公安局承担责任,这种维权方式存在误区,终审得不到法院支持也在预料之中。
  
   齐律师分析说,依据我国《民法通则》等相关规定,公民的姓名权、受教育权依法受到法律保护,任何人、任何单位均不得非法侵犯和剥夺。本案中,杜广纯的学籍和户口资料等被顶替,姓名权和受教育权一定程度上被侵犯和剥夺,工作、生活也因此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这些都是客观事实。杜集学校和顶替杜广纯姓名的人作为共同侵权人,依法应该对杜的损失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杜广纯作为受害人,有权依法向法院起诉共同侵权人,提起民事赔偿请求,追究共同侵权人的法律责任。法院可以提出司法建议,建议教育行政部门对侵权学校的负责人和相关责任人进行相应的处理,作出相应的行政处罚。对于赔偿部分,由于这种损失不容易用金钱估算,法院可以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的规定,要求通过精神损害抚慰金等方式对受害人进行适当的弥补。另外,如果杜广纯能办身份证而不去办,这种情况完全是其个人行为,与第三方无关,对此行为造成的后果,自己要承担相应的责任。
  
   和杜广纯交流,他给人的印象是一名非常聪明而又非常质朴的男青年,质朴得让你觉得不忍心对他存在丝毫的欺骗。如果不是这场变故的话,或许今天的杜广纯已经早已从哪一所大学毕业了,现在正从事一项非常令人羡慕的工作,并且已经谈了女朋友,准备在城市里买房子……杜广纯长的很帅气,眉宇间透出一种英气和灵气,只是多年的务农生活,使他的精神状态显得很沉重。他就像一块质地良好的玉,由于突然间被人冒名顶替了,便闲置在庄稼地里,再也没有被雕琢。而那个顶替他的人,现在已经变成了一名受人敬重的人民警察。或许许庆峰也没有错,他只是在走一条路,一个由父母亲以及这个社会为他修筑的一条不光明的路而已。作为一个有文化的青年,相信许庆峰一定在内心里对杜广纯也存在着一丝歉意。
  
   机会不等人。因学籍被顶替,杜广纯已经失去的一切再也无法挽回。这里,我们还是希望杜广纯尽快走出维权误区,选择正确的维权方式,并主动地去办理身份证,避免损失进一步扩大,以积极、健康的心态,迎接未来生活的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