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锈钢材料状态代号:【读史札记】西门豹是怎么打“太极拳”的?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都市新闻网 时间:2020/02/27 03:23:47






  羡西门之嘉迹兮,忽遥睇其灵宇。
  ——曹丕·述征赋

  任何成功都不是偶然的,都需要借助手段。西门豹治邺,治理的相当成功,他借助的是什么手段呢?说来很有意思,要用一句形象的话概括:他借助的手段就是“太极拳”的打法。熟悉武术的人都了解,太极拳以静待动,以柔克刚,具有四两拨千斤、后发治人的爆发力。西门豹治理邺县,之所以能获得成功,就在于他非常巧妙地把太极拳的这种打法运用到他的施政管理当中。
一般的领导特别是基层的领导,都有这样一种切身的感触,越是基层的工作越不好做,因为面对面地接触群众,有很多问题都是实打实、硬碰硬的,你无法回避也回避不了。魏文侯执政的初期,邺县这个地方社会风气很不好,突出的并且由来已久的问题就是老百姓“苦为河伯娶妇”(《史记·滑稽列传》)。因为此,邺县的很多人家“持女远逃”,背井离乡,严重地影响了邺县的社会稳定和经济发展。
很显然,这个问题已经到了相当严重的程度了。这就叫人犯琢磨了:既然问题这么严重,西门豹的上一任县令乃至上几任县令怎么没把这个问题纳入议事日程,是因为能力差呢还是因为不作为,或者是二者兼而有之?这的确令人费解。然而,在令人费解中细心品味个中原委,问题产生的动因其实并不复杂。我们先看西门豹去邺县就职前,魏文侯与他的一番对话。
西门豹为邺令,而辞乎魏文侯。文侯曰:子往矣,必就子之功,而成子之名。西门豹曰:敢问就功成名,亦有术乎?文侯曰:有之。夫乡邑老者而先受坐之士,子入而问其贤良之士而师事之,求其好掩人之美而扬人之丑者,而参验之。夫物多相类而非也,幽莠之幼也似禾,骊牛之黄也似虎,白骨疑象,武夫类玉,此皆似之而非者也。(《战国策·魏一》)
这番对话相当于现在的领导对新上任干部的就职谈话,这样的谈话当然免不了鼓励与希望。耐人寻味的是,魏文侯的话尽管充满了鼓励与希望,但他强调的却是识人、处人、用人这个关键。他的玄外之音——显而易见,他想告诫西门豹的无非是:你只有把人整明白了,其他的问题才能迎刃而解,工作才会有成效。这无疑也是间接地提示西门豹,邺县的前几任县令之所以没把邺县治理好,就是因为没把人整明白,前车之鉴,一定汲取啊。
应当说,魏文侯的话确实说到了点子上,有时候处理人际关系的确比干具体工作更叫人头疼。但这也仅仅是问题的一个方面。当时的邺县政风的确不正,突出的表现就是“三老、廷掾常岁赋百姓,收取其钱得数百万,用其二三十万为河伯娶妇,与祝巫共分其余钱持归”(《史记·滑稽列传》)。你看,这分明是上下勾结、巧立名目的剥夺、贪污。在这样的利益驱动和诱惑下,很显然,邺县的问题不排除西门豹之前的县令也参与其中,得到了好处,进而对“河伯娶妇”之举听之任之甚至不乏纵容的可能,说白了,就是和他们同流合污了。
读过《西游记》的人,或许还记得猪八戒被封为净坛使者时如来佛对他说的那句话:“汝口壮身慵,食肠宽大,天下四大部洲,瞻仰吾教者甚多,凡诸佛事,教汝净坛,乃是个有受用的品级,如何不好!”(《西游记·第一百回》)如来佛的话要表达的其实就是一个意思:做官不在大小,关键是要有实权、能捞着实惠。当时的邺县三老(负责地方思想教育的乡官)、廷掾(辅佐县令的官)等人就是这样有实权、能捞着实惠的人物。
很显然,这些人的关系就像一张网,构成一个错综复杂的利益共同体。想动他们,往往扯耳动腮,弄不好无疑就是捅马蜂窝,但这个障碍又不能绕过,必须面对、必须解决,因为这个障碍不扫除,邺县的治理无疑等同于空谈。无疑地,西门豹就职时的邺县简直就是一个“烂摊子”。西门豹清楚这一点。那么,他是怎么收拾这个“烂摊子”的呢?我们且看《史记·滑稽列传》里的这一段记述。
豹视之,顾谓三老、巫祝、父老曰:是女子不好,烦大巫妪为入报河伯,得更求好女,後日送之。即使吏卒共抱大巫妪投之河中。有顷,曰:巫妪何久也?弟子趣之!复以弟子一人投河中。有顷,曰:弟子何久也?复使一人趣之!复投一弟子河中。凡投三弟子。西门豹曰:巫妪弟子是女子也,不能白事,烦三老为入白之。复投三老河中。西门豹簪笔磬折,乡河立待良久。长老、吏傍观者皆惊恐。西门豹顾曰:巫妪、三老不来还,柰之何?欲复使廷掾与豪长者一人入趣之。皆叩头,叩头且破,额血流地,色如死灰。西门豹曰:诺,且留待之须臾。须臾,豹曰:廷掾起矣。状河伯留客之久,若皆罢去归矣。鄴吏民大惊恐,从是以後,不敢复言为河伯娶妇。
从这段叙述中,不难看出,西门豹绝对是一个出色的“太极拳”高手,在治理邺县特别是在收拾贪官污吏的具体手段上,他非常理性而巧妙地把太极拳法的精髓发挥的淋漓尽致。
一、河伯娶妇是不是骗人的,我先不揭穿你;无神论也好有神论也罢,我也不和你争辩。一辩低三分。我因势利导,将计就计,“捋你的杆而往上爬”,以子之矛陷子之盾、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这样,你越认为河伯娶妇是真的、你越承认有神论有道理,你越吃亏,越要付出代价,而且还叫你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出。这就是太极拳的以守为攻,借力打力。
二、西门豹把巫婆和她的弟子以及三老扔进河里,显然不是为了收拾他们而收拾他们,他的真正目的是要揭穿他们害人的把戏,树立正气。也许有人要说,那既然要树立正气,为什么不把廷掾也扔进河里呢?这不难解释,因为西门豹目的已经达到,而且,留下廷掾无疑给那些更多的类似廷掾的人以悔过自新的希望,打击了了小部分、争取了大多数,这样的处理比把他扔进河里更有意义。这就是太极拳的点到为止,绵里藏针。
三、如果说西门豹以他独特的“太极拳”法圆满地处理了“河伯娶妇”的历史遗留问题,是前提的话,那么,开凿水利工程——“引漳水溉邺,以富魏之河内”(《史记·河渠书》),并最终“河内称治”(《史记·魏世家》)无疑是这一举措的落脚点。这里面有手段,有措施,有步骤,有前因,有后果,真可谓轻重缓急、有条不紊、丝丝入扣。这就是太极拳的形神合一,身随意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