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锈钢材料硬度:春的畅想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都市新闻网 时间:2020/02/27 07:02:30
《 光明日报 》( 2011年03月26日   06 版)

    一年之计在于春。

    三月的初春,万物复苏,焕发出勃勃生机。光明网博友们纷纷写下很多关于春的故事、春的随想。在此摘登几则,与读者分享。    

    岁月随想

    □ 甄中海

    岁月是透明的。嫩嫩的皮肤下面,似乎可以看得见那些流动着的血液,仿佛是一位妙龄女郎嫣然微笑时那二泓明亮的秋波。透过轻纱般的阳光望去,大地上那一株一株细嫩的幼苗刚刚从泥土里探出了新绿,饱满的绿色里迸发着能量庞大的生命力。丁香花又开了,满树的花朵芬芳而美丽。清风在水面上书写着心情的轻松,彩云在天空中描绘着生活的绚丽。生命也是那样的充实,有它自己的实际意义,又仿佛是依照着固有的规律,在不断地迈向真理。

    岁月是一位成熟的魔术师。用高超的技艺,在春种秋收的农夫额头上面,雕塑出了生活的褶痕,于是农夫明白了汗水换来丰收、喜悦和幸福的道理;在操作机器的工人心中和手上,累积了知识、经验和技艺,于是他们变成了珍惜时间、重视生命的人……

    如诗如梦的岁月是明快的,只要我们时刻都在不停地思索,我们就不会在明快的岁月中迷失自我。

    扬州花事

    花开花落里的心性

    □ 梁明院

    那天早晨起来,院子里桃花和海棠一地,“花雨啊”,正这样痴想着,扬州诗友毛川短信发来一诗,中有一句“零落桃花雨”,竟有些讶然,相隔城乡,同临花雨,于是回信晨起所见,不想又得他海棠一样的诗:

    莫非春意独疏我?应是相思来不知。

    昨夜若无人入梦,落花一地是谁遗?

    “零落桃花雨”,“落花是谁遗?”这座城市从来都弥漫着诗情,最不缺少的是诗人,最有怜花惜玉之心,知道好花不常开,开时万分珍惜,痴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

    你若错过了烟花三月,不要紧,不定什么时候来会碰上绣球一样的花缘。美是邂逅所得,是亲近所得。在“千家养女先教曲,十里栽花算种田”的扬州,从北门桥下沿丰乐下街漫步而去至瘦西湖、平山堂,是这座花城的缩影,早有人唱过:

    两堤花柳全依水,一路楼台直到山。

    睡眯子花儿开了

    □ 邓阳九

    生长在山林中的我喜欢山,喜欢山上的空气,野花和野草。只要有空,龙家界,白地坪,周家沟,青龙山,鸡公岭都是我漫步徜徉的地方。春暖花开,鸟儿啁啾,绿树荫荫,空气清新,鄂西这片神奇多情的土地简直就是世外桃源。

    这个时候,最先开的是野山椒花,野樱桃花,漫山遍野,烂漫而不香。当你进入林荫小道,或穿进深山老林,一种花的香气扑鼻而来,这就是睡眯子花。香,香得出奇!她喜欢在松树林、青岗林中匍匐生长,树株矮小,叶子绿尖,花蕾白细,香气扑鼻。植物学家怎么命名我不知道,反正当地人都叫她睡眯子花,不挺拔,不俊秀,就是香气四溢。

    山林中除了兰草花香,就数睡眯子花了。“水陆草木之花,可爱者甚蕃。”我独喜爱睡眯子花,喜爱这真正的野花,因为她“不蔓不枝,香远益清”,无名无辈,顽强生存。在阳春三月,当你吃完青蒿、野葱、地米菜、折儿根社饭之余漫步在林中小路,仰视蓝天飞机留下笔直的白色银带,听着鸟儿欢快的歌声和小溪的淙淙水声,无不感到愉悦和美好。

    春色赋

    □ 鸣 翥

    明媚三月,时值周末。春光初泻。沐三月之曙光,戏北国之长风;舒一日之闲心,达万载之雅情。

    明月天涯何时归,独坐凝眸遥盼望!念故园春色,田畦风拂琴。风采怡情赏心,流光溢彩繁华。春江水暖粼波,丹山碧水笑傲。玉笛轻箫和韵,花枝乱颤开怀。风花雪月春秋怀,絮网云翻夏冬情。蔓草沧桑复绿,娇花浪漫飘红。高山流水思念,天马行空不羁。

    花间缠绵柔情诉,遐想翩翩桃花吐。碧水化相思,星斗做春衣。轻抚红笺,遥夜轻寒。蝴蝶重起舞,鸿雁复归翔。音书双燕寄,情丝何处理。梅渡江春,放飞思绪。翠绿翠绿,幽深幽深。仰望天空,俯视大地。风色动,日华照。轻柔恬淡,碧水复盈。风雅亭台阁楼,百感情千古流。水漫水波水灵灵,云卷云舒云悠悠。芳香缕缕,醉人朵朵。枝头春意,花展笑颜。一场思念的桃花雨,一场霏霏的杏花雪。悦耳的歌声,如虹的晨曦。(田文姝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