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锈钢材质通风柜价格:【读史札记】陆游是怎么不拘礼法的?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都市新闻网 时间:2020/02/17 05:43:17






  陆游是怎么不拘礼法的呢?《宋史·陆游传》有这样一段记述:“(陆游)不拘礼法,人讥其颓放,因自号放翁。”这句话很叫人犯琢磨。无论是作为一个诗人,还是作为一个拿着俸禄的“国家干部”,陆游怎么说都称得上是一个有素质的文化人,按理说他应该知书达礼,怎么会被人说成“不拘礼法”的人呢?是他的品行真的有问题,还是得罪了人被人诬蔑呢?
  联系陆游一生的所为,表面看,似乎他的品行真的有问题,突出的一点可能是因为他的恃酒如“狂”,给人留下了话柄。在陆游所作的九千多首诗里,大约有一百三四十首写的都是关于他恃酒如“狂”的话题,尽管是诗的语言,但出自他自己的手笔,当可信。你看:
  “少欺酒气吐虹,一笑未了千觞空”。①真是豪气干云,好酒量。“甘寝每憎茶作祟,清直以酒为仙”。②醉并快乐着。“谁知得酒尚能,脱帽向人时大叫”。③看似轻浮,却是纯真心态的写照。“我虽流落夜郎大,遇酒能似少年”。④可以理解,一醉解千愁。“平生得酒无敌,百幅淋漓风雨疾”。⑤酒量好,才情似乎更高。“放翁纵老犹在,倒尽金壶烛未残”。⑥愁绪幽长,并非酒意阑珊。
  从这些诗的描述里不难看出,陆游爱喝酒,好像酒量也很大。高兴了喝上一通,郁闷了也喝上一通。似乎一辈子酒杯都不曾离手。可以说,酒伴了他一生,“狂”也伴了他一生。很难想象,如果没有了酒,陆游会是什么样子的陆游。但醉酒后的放翁,要么放歌长吟,要么狂舞于庭,要么挥毫泼墨,要么吟诗作赋,谈不上不守“规矩”呀?看来,用恃酒如“狂”这个理由来判定他“不拘礼法”,不成立。
  恃酒如“狂”这一条抛除了,那么,在品行方面,陆游会不会还有其他什么的“特别嗜好”,比如赌、嫖、养二奶等等,给自己的名声造成了不良影响呢?这就不得不提一提他“细雨骑驴入剑门”以后——在成都五年多的生活。当时的南宋,除了京城临安(杭州),成都就是最繁华的都市了。陆游到成都以后,在安抚使衙门当的是一个参议官。这个职位,说是官其实只是个名义,说白了就是个空衔,干拿工资没什么公事。在这期间,他的私生活引人注目的,除了上述的恃酒如“狂”以外,就是逛歌院。这一点在他的诗里同样有所描述。如“宝钗艳舞光照席”、“琵琶弦急冰雹乱”,⑦等等。
  特别要说的是,一提到歌院,现在的人往往联想到乌七八糟的东西。其实,在南宋的时候,开歌院就像现在开歌厅、舞厅一样,很正常。据史料,宋代衙门中有官伎,军营中有官伎,商业都市中也有伎女。她们的主要工作就是给文武官吏和客人们,弹弹曲、唱唱歌,用老百姓的话说就是卖艺不卖身,仅此而已。陆游去逛的就是这样的歌院,以求得精神上的慰籍,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因此,以这样的理由来批评他“不拘礼法”,同样也难以成立。
  既然在品行上没问题,那么,是不是陆游得罪了人,有人故意给他扣个“不拘礼法”的大帽子呢?这看起来好象也不大可能。陆游的一生没做过什么大官,更没掌过什么实权。按理说,他不应该得罪什么人,至少在他的主观愿望上不会得罪什么人。离开成都以后,在江西等地做地方官的时候,他还为当地的老百姓办了很多有益的好事、实事。这样的人怎么会得罪人呢?
  然而,陆游偏偏就得罪了人,而且得罪的竟然还是一个大人物——南宋王朝当时最大的大老板:孝宗皇帝。陆游是怎么把孝宗皇帝给得罪了呢?这说起来真应了老百姓那句话:好人难当。当时的南宋王朝每年都要给金王朝交纳大量的进贡银物,而且不仅如此,一些大官僚大地主享有免税的权利,整天过着奢侈淫逸的生活。所以,当时的南宋政局最突出的问题,就是贫富悬殊,对老百姓剥削太重。
  淳熙13年(公元1186年)春,陆游到严州上任。临行前,孝宗皇帝找他谈了一次话。陆游非常珍惜这次机会,精心准备了汇报材料,就这些问题的治理,提出了自己的一些政治主张,比如要公正、要轻赋、要节约,等等。这些个主张,应当说确实指出了问题的要害,具有很强的针对性,不啻一种治病的良方。但意想不到的是,孝宗皇帝却扔给了他这样一句话:“严州是个山水名胜的好地方,工作之余,你可以吟诗作赋好好消遣消遣。”
  显而易见,对于陆游的主张,孝宗皇帝表面看不置可否,但从他“顾左右而言他”的这句话里,已经流露出了不满。这不难理解。因为在孝宗皇帝看来,陆游说了不该说的话、管了不该管的事儿,而这些话、这些事儿又恰恰触犯了孝宗皇帝这个大老板的忌讳,他能满意吗?说了大老板不满意的话,办了大老板不满意的事儿,这就是坏了官场的规矩。陆游是怎么“不拘礼法”的?就是这么“不拘礼法”的。


       ①《同何元立赏荷花追怀镜湖旧游·剑南诗稿卷五》
       ②《题斋壁·剑南诗稿卷十八》
       ③《三月十七日夜醉中作·剑南诗稿卷三》
       ④《醉中怀眉山旧游·剑南诗稿卷六》
       ⑤《无酒叹·剑南诗稿卷四十一》
       ⑥《一笑·剑南诗稿卷九》
 ⑦《九月一日夜读诗稿有感走笔作歌·剑南诗稿卷二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