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锈钢条带:【读史札记】古代的皇帝是怎么炒作的?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都市新闻网 时间:2020/02/27 02:47:39






  古代的一些皇帝很会炒作,通用的手法就是制造一些神奇的“符瑞征兆”神化自己,为获得并巩固“真命天子”的地位服务。这一独特的人文景观,品味起来的确饶有风趣。
  汉高祖刘邦:刘邦出生前,他的母亲“刘媪尝息大泽之陂,梦与神遇。是时雷电晦冥,太公往视,则见蛟龙於其上。已而有身,遂产高祖”(《史记卷八·高祖本纪》)。你看,真是神乎其神,太厉害了,人和龙居然生出了儿子!看来,为了爬上皇帝的宝座,小亭长出身的刘邦,在“根正苗红”这个基本条件上没少做文章。
  汉安帝刘祜:刘祜小时候,“自在邸第,数有神光照室,又有赤蛇盘于床第之间”(《后汉书卷五·孝安帝纪》)。这个“征兆”也挺神乎。刘祜在位二十二年,刚当皇帝的头十五年做的是傀儡,军国大事皆由临朝的邓太后说了算。真是够憋屈的了。不过,毕竟当上了皇帝,毕竟到最后还亲政了四年。溯本求源,来之不易的这一切当与他最初的“自我宣传”大有干系。
  魏文帝曹丕:曹丕好像捧臭脚、吹喇叭的人特多,他“生时,有云气青色而圜如车盖,当其上终日,望气者以为至贵之证,非人臣之气”(《魏书二·文帝纪·引〈魏书〉》)。你看,一出生就板上钉钉了:当皇帝的料。曹操犹犹豫豫,最后下定决心立曹丕为太子,或许也是受了这些“望气者”鼓吹的影响吧?看来,群众的舆论可不要小瞧。
  蜀先主刘备:刘备血统高贵,可惜到他这儿混得只能卖草鞋了。不过,吉人自有天相,在他家的“东南角篱上有桑树,生高五丈馀,遥望见童童如小车盖,往来者皆怪此树非凡,或谓当出贵人”(《蜀书二·先主传》)。这个“征兆”玩儿的绝!用你眼目前的实物做文章,给你一种不唬弄人的真实感,叫你不得不信。这种炒作法儿,完全符合刘备的性格:瞅着实在,其实鬼子六。
  吴景帝孙休:孙休是孙权的第六个儿子,按理说皇帝的位子轮不到他,不过,名次虽然靠后,并不代表没有野心。有一次,他“梦乘龙上天,顾不见尾,觉而异之”(《吴书三·三嗣主传》)。这分明是一种暗示性的“广告”嘛!有趣的是,当文武大臣们拥立他为皇帝时,他竟然很谦虚地来了个三让,在大臣们的三请之后才接过来皇帝的大印。
  晋元帝司马睿:司马睿出生的时候,“有神光之异,一室尽明,所藉藁如始刈”(《晋书帝纪第六·元帝》)。给人的感觉,真可谓“来者不善”。但“炒作”之下其实难符,后来的实践证明,他的能力很一般,人用不好,事摆不平,皇帝当的挺窝火。这期间,出来个“闻鸡起舞”的祖逖,好像比他要出名的多。
  南朝宋武帝刘裕:刘裕只当了三年的皇帝,但舆论没少造。出生时,竟然“神光照室尽明,是夕甘露降于墓树”(《南史卷一·宋武帝纪》)。这看起来很神,但更神的是,一次,刘裕“游京口竹林寺,独卧讲堂前,上有五色龙章,众僧见之,惊以白帝”(引同上)。你看,连和尚都参与进来了。看来,帮着刘裕炒作的“粉丝儿”,面还挺广。
  南朝齐高帝萧道成:萧道成的“征兆”和刘备的几乎同出一辙,也与树有关。他的旧居南面“有一桑树,擢本三丈,横生四枝,状似华盖。帝年数岁,好戏其下,从兄敬宗曰:‘此树为汝生也。’”(《南史卷四·齐高帝纪》)。不过,与刘备不同的是,萧道成的堂兄直接点题,给人的感觉气概十足,很痛快。
  南朝梁武帝萧衍:萧衍是个奇迹,活了八十六岁,做了四十八年的皇帝,这种情况在中国历史的皇帝堆儿里,足以称得上凤毛麟角。他的母亲“皇妣张氏尝梦抱日,已而有娠,遂产帝”(《南史卷六·梁武帝纪》)。显然,这是又一个配合儿子造舆论的母亲——但和刘邦的母亲比起来,萧衍的母亲张氏抱着太阳的梦兆,怎么瞅都比刘媪的身上盘着一条龙要文雅。
  隋文帝杨坚:杨坚可是一个很有作为的皇帝,但他的这个皇位似乎来路不正,所以也没少做正面宣传。他出生的时候“紫气充庭” (《隋书卷一·高祖纪》),有一次竟然“ 头上角出,遍体鳞起”(引同上)。如此的炒作,无非要表明:即便是篡权当上皇帝的,也是上天的安排。不过,令人欣慰的是,上台后的杨坚能务虚也很务实,是个难得的好皇帝。
  隋炀帝杨广:杨广为了当上皇帝,可没少动血本,无论物力还是精力,在抓宣传舆论这一块没少投入。他出生的时候“有红光竟天,宫中甚惊,是时牛马皆鸣”(《青琐高议·后集卷五·隋炀帝海山记》)。真是神的挨不着边儿,吹的太大劲儿了。但客观地说,杨广还是很有魄力的皇帝,动辄以骄奢淫逸来评价他,似乎有失公允。
  唐太宗李世民:李世民走上权力的顶峰不乏血淋淋的味道,他清楚的很:不管怎么讲,杀死同门手足,好说不好听。所以,为自己获取皇位合法性的炒作就显得更加重要,但明显弄巧成拙了,你看:他出生的时候“有二龙戏于馆门之外,三日而去”(《旧唐书卷二·太宗纪》)。这不是睁着眼睛编瞎话吗?不过,李世民确实用自己的行动证明了一点,那就是:我能。
  唐玄宗李隆基:李隆基的“符瑞征兆”最多,“前后符瑞凡一十九事”(《旧唐书卷八·玄宗纪》),其中有一次,他出去打猎,“有紫云在其上,后从者望而得之”(引同上)。真是人证物证俱在,说的煞有介事,你不信都不行。但随从们说看见了就能证明它的有吗?李隆基身后的“紫云”也许就是安徒生讲的那件皇帝的新衣,
  宋太祖赵匡胤:赵匡胤出生的时候,“赤光绕室,异香经宿不散。体有金色,三日不变”(《宋史卷一·太祖纪》)。这真叫人怀疑是不是胎带来的皮肤病。其实,赵匡胤大不必可如此的炒作,他突出的政绩足以说明了这样一条真理:是不是好皇帝,绝不在于什么“征兆”。德才兼备的人上了台,有没有“征兆”,也会获得老百姓的拥戴,否则,你“征兆”再神奇,上去了也得被赶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