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侦察兵报复越南:蒋介石致孙中山信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都市新闻网 时间:2019/10/22 01:40:27

第14节:蒋介石致孙中山信



  ■蒋介石致孙中山信

  中正匆促言旋,途中稍有感冒,致回里后,身撄微疾,呻吟床笫间者四五日,现在热度虽退,而元气尚未全复,病体懒弛殊甚,惟对于本党进行计划,仍日夕贯注全神,未尝须臾忘也。此次勾留广州旬日,决定援桂要纲,竞存、汝为均各赞同,心窃幸之。然目前为中正之所切忧,有一不忍言而又不能不言者,厥为选举总统问题是也。

  上次因此意见纷歧,致滋误会,嗣经商榷一再,始行解决,惟现在为期伊迩,根基尚虚,桂逆既未铲除,西南难望统一;议员又未足数,国会尚非正式,则选举总统一节,鄙见以俯顺各方舆论,从缓进行为是。此事前在粤时,亦同汝为细加研究,彼言对党惟有服从,于此固无异议,然以事实上之利害关系而言,平桂之后,首举大元帅,再选总统,则凡百进行,较为稳当。此汝为对中正一人之私言,乃中正对先生亦一人之私言,谅勿以此视中正为亦反对先生之人也。

  先生之主张早选者,其目的在乎注重外交,与对抗北京政府,为最大关键,但由中正观察,或有未尽然也。回忆吾党失败之历史,无一次不失败于注重外交者,民国二年及五年二度之革命,先生皆借重日本以为我党之助,乃日本反助袁、助岑,以制我党之进行,吾党因以失利。逮乎民国七年,先生督率海军南下,声势不可谓不浩大,而又恃美国外交为之援助,宜乎不致失败,不料西南主张纷歧,内部不能统一,吾党又因以失势。英国从中妨碍,而美国反为壁上观,则外交之不足恃,盖可知矣。……故无论为美为法,与吾党个人有极善之感情者,至一顾及其本国之政策,鲜有不为其所反对与阻梗者,故本党惟有团结内部,放弃外交,以自强自立为师法,以谭义金等反动军凭借外交之失败为殷鉴,则内部巩固,实力充足,自有发展之余地也。

  将来桂逆一平,或顺长江而下,或自西北而进,直捣黄龙,统一中国,固非难事,若以选举总统之后,党见随以歧异,内部因之不一,西南局势,亦顿形涣散,仍蹈民国七年之覆辙,所谓对抗北京政府者安在哉?近闻北京伺南方之选举总统,以海市蜃楼为倒孙之张本,此言虽未足深信,然亦可作一参考之材料,不无注意之价值也。至论广州现状,先生之于竞存,只可望其宗旨相同,不越范围,若望其见危授命,尊党攘敌,则非其人,请先生善诱之而已。敢布腹心,幸垂鉴焉。
  ——1922年3月5日于溪口

  血气方刚的蒋介石对孙中山亦直言不讳提出批评,但他之“炮轰”事先声明并非反对孙中山。蒋介石提出的策略是巩固本部,练军北上,实际上就是“枪杆子里出政权”,此可视为蒋介石溪口之“隆中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