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有几个审车的地方:芜湖改革开放30年(之二)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都市新闻网 时间:2019/12/08 16:40:13

芜湖改革开放30年(之二)

 

     从1978年到1990年,这十二年时间是改革的初期,最鲜明的特点是探索改革,稳步发展。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芜湖经济和社会各项目事业得迅速恢复,下乡知青开始返城,一些上海知青和一些处地下放干部也在芜湖安家居业,城市人口基本恢复到文革前的水平。这一时期,全市郊县推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在此基础上,逐步改革流通体制,引导农民面向市场,因地制宜,调整农村经济结构,推行统分结合的双层经营,使农村经济朝着商品化、社会化方向发展。农村经济体制的改革,极大地调动了广大农民的生产积极性,到1984年底,全市农产品产值较承包前增长约20%,创当时历史最高水平。城市经济体制,以建立有计划的商品经济为主立足点,扩大化企业自主权试点,全面实行厂长(经理)负责制。从198年到1990年,改革的重点是企业实行以两权分权分离为核心的新一轮承包,进一步转换企业经营机制。为此,全市开展了劳动、人事、分配“三项制度”改革试点和推广工作,打破多年形成的铁交椅、铁饭碗、铁工资,同时,对金融、物资、外贸等配套改革开始进行了探索。

  改革激发了芜湖发展的活力。这期间,全市经济总量连续跨越10亿元和20亿元两个台阶,年平均增长速度为11.3%。同时,个体私营经济的发展开始起步,“傻子瓜子”年广久应运而生。《邓小平文选》第三卷注释第43条,这样解释“傻子瓜子”:“指安徽省芜湖市的一家个体户,他雇工经营,制作和销售瓜子,称为‘傻子瓜子’,得以致富。”年广久曾三次入狱,其罪名分别为“投机倒把罪”、“牛鬼蛇神”、“流氓罪”;三次被邓小平点名(《邓小平文选》收录了其中两次)。分别为1980年,1984年,1992年,这刚好是改革开放的三个重要转折点。年广久命运的起承转合被认为暗合着我国个私经济的发展进程。

  年广久,1937年出生。改革开放前,以街头摆摊养家糊口,但是政治运动接二连三:水果摊被当作“资本主义尾巴”给割掉了;贩板栗受到“打击投机倒把办公室”的清查。1963年,年广九因投机倒把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出狱后,年广九炒卖“傻子瓜子”,在地下“偷偷摸摸”地发展。年广久曾这样描述他早年的生涯:每天晚上七八点钟开始炒瓜子,一炒几百斤,一气干到第二天早晨五点,洗洗脸,稍微睡一会。7点钟左右又起来,开始把炒好的瓜子分包包好,中午12点左右,人们下班时间到了,就出去偷偷地卖。下午再包,6点钟人们下班时间再卖。如此循环往复。改革开放初期,年广久的“傻子瓜子”赚了100万,小作坊很快发展到100多人的“大工厂”,“红火”一时。1980年,邓小平看到了杜润生送来的“傻子瓜子”问题的调查报告后,当时就对个私经济发展给予肯定,并对一些人对姓“社”姓“资”的争论,表示要“放一放”和“看一看”。这是邓小平最早谈到的“傻子瓜子”问题。1983年底,有人把年广九雇工问题反映到上面。接着,在一次全国工商会议上,又有人提出年广九雇工人数超过国家规定,对国营、集体商业形成不利影响,应该限制其发展。当时社会上流传一个不成文的说法是,雇工20人以上就犯法。于是“年广九是资本家复辟、是剥削”的说法开始传播开来。就此,安徽省委派专人到芜湖调查年广九,并写了一个报告,上报中央。1984年10月22日,邓小平在中央顾问委员会第三次全体会议上明确指出:“前些时候那个雇工问题,相当震动呀,大家担心得不得了。我的意思是放两年再看。那个能影响到我们的大局吗?如果你一动,群众就说政策变了,人心就不安了。让‘傻子瓜子’经营一段,怕什么?伤害了社会主义了吗?”1986年春节前,傻子瓜子公司在全国率先搞起有奖销售,并以一辆上海牌轿车作为头等奖。从未见过如此巨奖的消费者,欲望一下被激发起来,3个月,傻子瓜子实现了利润100万元。好景不长,中央下文:停止一切有奖销售活动。有奖销售不能兑现,各地纷纷提出退货。年广九措手不及,生产销售计划大乱,原料瓜子大量积压,公司血本无归。1987年底,芜湖市对年广九经济问题开始立案侦察。1991年5月,芜湖市中院对年广九案进行公开审理,一审判决年广九犯有流氓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3年。年广久没有想到的是,邓小平又一次保护了他。1992年初,邓小平在南巡讲话中再次谈到:“农村改革初期,安徽出了个‘傻子瓜子’问题。当时许多人不舒服,说他赚了一百万,主张动他。我说不能动,一动人们就会说政策变了,得不偿失。像这一类的问题还有不少,如果处理不当,就很容易动摇我们的方针,影响改革的全局。”改革开放三十年间,中国的民营经济迅速发展,一大批个体工商户、私营企业家“出身草莽,不无野蛮,性情漂移,坚韧而勇于博取”,芜湖“傻子瓜子”年广久正是他们中典型的一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