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东方福建项目:博导学历的造假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都市新闻网 时间:2020/02/19 02:22:42
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硕士研究生导师,内蒙古自治区优秀专业技术人员(记一等功)之一,全区劳动模范、全区优秀教师……这是内蒙古医学院官网上对该院蒙医药学院院长阿古拉的介绍。

  但近日,数位知情人指出,阿古拉的学历和头衔都有造假嫌疑:“连读都没怎么去读就从蒙古国弄回来一个博士学位,利用这个学位成了为数不多的蒙医学博导,一下子成了所有蒙医的领头人,啥好事都让他占了。”

  对此,阿古拉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激动地回应:“其实我不用要博士学位也可以当博导,我还是国务院特聘专家,主持了很多国家级的课题,我要是没成果,一直在骗的话,能骗到什么程度啊?!”

  有人说他学历造假,有人说他是学术带头人、当之无愧的博导,这场争议缘起一张博士文凭和一次博导选聘。

  洋博士学位发自联合培养的学校

  2009年,北京中医药大学公开选聘研究生导师。当年6月中旬,北京中医药大学公示了博士生导师资格名单,阿古拉名列其中。

  此次选聘的“中医内科学专业博士研究生导师任职条件”的量化条件规定,“具有教授或相当职称;一般不超过60岁;1953年1月1日以后出生者一般应具有博士学位。”

  “或具有硕士学位,并同时具备下列条件之一:1,近5年内获得国家级自然科学奖、科技进步奖(1~3等奖,限前3名),或省部级自然科学奖、科技进步奖(1~2等奖,限前两名);2,主持国家级课题或省部级重点课题;3,主编全国性的专业教材;4,有两篇以第一作者发表的论文被SCI收录。”

  但知情人告诉记者,阿古拉在从蒙古国健康科技大学获得博士学位之前,只有学士学位。这一点,记者也从阿古拉本人处得到证实。

  “阿古拉从蒙古国拿回来的这个博士学位对他来说非常重要。”一位知情人对记者说。

  该知情人首先就阿古拉博士学位的问题向北京中医药大学进行了举报。2009年11月3日,北京中医药大学纪律检查委员会给举报人发送了一份“关于反映阿古拉有关问题的答复”。

  该答复称:“据2009年6月23日内蒙古医学院人事处出具的《阿古拉同志学历学位证明》显示,‘阿古拉于2008年11月获得该校颁发的医学博士(PH.D)学位证书’,由于内蒙古医学院人事处出具了阿古拉的学历学位证明,故我校研究生部认可其学历学位。内蒙古医学院又于2009年10月27日就阿古拉的学位及学位水平问题出具了更为详尽的情况。”

  经记者调查核实,内蒙古医学院确实出具了多份证明和情况说明证明阿古拉的博士学位属实。

  2009年10月27日,内蒙古医学院发给北京中医药大学的“关于推荐阿古拉同志为北京中医药大学民族医学(蒙医)兼职博士生导师的情况说明”(以下简称“情况说明”)中明确指出,“阿古拉同志于2005年11月在蒙古国健康科技大学注册学习传统医学专业博士学位课程,2008年11月修完全部课程,通过毕业论文答辩,获医学博士学位(PH.D)。”

  该《情况说明》中还写道:“经北京中医药大学各级评审机构对原始材料严格审核、本人答辩和二级学位委员会评议,于2009年3月阿古拉教授被遴选为北京中医药大学兼职博士研究生指导教师,所有推举、答辩、评审程序公开、公正、严格。所有申报材料均经两所大学相关管理机构认定确凿无误。”

  5月27日,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阿古拉也向记者出示了内蒙古医学院发给北京中医药大学的的一份“阿古拉同志学历学位证明书”,该证明书称:“根据我院工作需要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内蒙古医学院与蒙古国健康科技大学双方合作协议书》(2005年8月2日于乌兰巴托)有关条款规定,阿古拉同志2006年3月至2008年11月在蒙古国健康科技大学(Health Sciences University Mongolia)注册学习医学专业课程,成绩合格,论文通过,于2008年11月获蒙古国健康科技大学颁发的医学博士(PH.D)学位证书。”

  阿古拉向记者出示了其从蒙古国健康科技大学获得的博士学历和学位证书,该学位证书全部是蒙文,编号为“20083093”。

  内蒙古医学院与蒙古国健康科技大学是怎样的合作性质和方式呢?

  记者拿到的这份协议书的第二条显示:“双方同意以联合培养的形式每年从中国内蒙古招收2~3名硕士生,2~3名博士生进行培养。博士生毕业后颁发蒙古国健康科技大学毕业证书及学位证书。双方各推荐2~3名博士生指导教师组成博士生指导组共同培养。”

  5月27日,内蒙古医学院副院长颐和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称:“阿古拉这个博士学位我们学校是承认的,因为是我们学校把他派出去学习,而且整个过程我们也一直都是关注的。阿古拉是第一个拿到这个博士学位的,所以我们也很重视,这是两校合作的具体成果。”

  被指上学不超50天,回应称留学时读书苦答辩正规

  有知情人指出,2005年到2008年的3年中,阿古拉担任着蒙医药学院党总支书记、院长等诸多职务,并且还承担着繁重的授课任务,阿古拉在蒙古国学习的时间总共也不超过50天。

  对此,颐和回应:“我的印象当中不止这么多天,至少100天以上。”

  阿古拉则称:“因为是合作办学,一部分基础课是在内蒙古医学院上的。”

  据颐和介绍,阿古拉在蒙古国健康科技大学的学习主要分两个阶段,前一阶段称为学位课程阶段,“就是博士生期间再打一些基础知识”。

  颐和称,“国外的教育不是说上课就必须在老师那儿听课,老师给你布置题以后,你再去学哪些书,这也叫课程,也是一种学习方法。”

  学位课程阶段结束后,经过校方认可,就进入到了博士课题阶段。在课题阶段,蒙古国健康科技大学要求阿古拉等每年必须半个月以上要到那儿去,和老师一起做实验或者沟通,直到最后的毕业答辩。“他的答辩我们医学院也都参与了,蒙古国顶尖级的专家,相当于他们那儿的院士,蒙古国医学科学院的院长也参与了这个答辩。”颐和说。

  阿古拉称,他在蒙古国读书时非常苦,答辩等程序也特别正规。阿古拉向记者出示了其在蒙古国健康科技大学学习时的入学证明、在校期间填写的表格、学习手册、培养计划、阶段性检查、研究学习事宜的会议纪要、在校期间发表的成果等。

  学位未经官方认证

  依据2000年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及教育部联合发文的规定,由教育部留学服务中心、全国学位与研究生教育发展中心合作开展外国学位证书及高等教育文凭、证书的认证咨询工作。该文件虽表示该认证并非强制,但国家机关、国有企业事业单位要求就职留学归国人员必须对其学位进行认证。

  当记者询问阿古拉,他获得的博士学位是否经过上述认证时,阿古拉称:“我没想到这一点,学校人事处也没有通知我送材料去进行认证。”

  对此,颐和起初很肯定地回答说:“经过认证了。”

  但记者手中的一份教育部留学服务中心国外学历学位认证中心于2011年5月9日发出的“关于阿古拉国外学历学位认证情况的回复”显示,“根据《教育部留学服务中心国(境)外学历学位认证评估程序和标准》,国(境)外学历学位证书认证实行网上提交认证信息和书面材料提交相结合的申请方式。经核实,阿古拉曾于2009年1月14日网上提交了国外学历学位认证信息。但截至发函日,并未向我中心提交学历认证的书面申请材料。因此,我中心未正式受理阿古拉的国外学历学位认证申请,也未出具认证结果。”

  当记者将这份材料给颐和看后,颐和称,他曾要求阿古拉去进行认证,“但他为什么没做,是做了没通过,还是怎么回事,这个我不太清楚。”

  颐和说:“我不了解这个(学位认证)过程,我跟你属实讲,现在这个情况出乎我的意料,这件(学位认证)事情我们肯定要做的,因为不是阿古拉一个人,现在我们学校在那儿(蒙古国健康科技大学)学习的还有3个人。”

  北京中医药大学关于“遴选博士生导师的程序”称,“校学位评定委员会在一级学科范围内组织7~9位专家(均须为博士生导师,其中应含国务院相关学科评议组成员,外单位专家不少于两人)或3位外单位同行专家进行函审,对申请人的学术水平及指导博士生的能力进行评议,评议结果报校学位评定委员会。

  阿古拉向记者出具了北京中医药大学学位评定委员会发给其的聘书,聘书中写道:“经北京中医药大学第六届学位评定委员会第四次会议评审通过,特聘请阿古拉教授为民族医学专业博士研究生指导教授。”该聘书的落款日期为2009年5月19日。

  北京中医药大学研究生院副院长蔡程科在接受采访时说,申请人的学历学位证书我们是要看的,但真假我们不好认定,我们不了解蒙古国健康科技大学,也看不懂蒙文,很难作出判断。

  蔡程科称,“我们不可能来了申请材料之后就挨个查,天天弄这个我们的日常工作就无法展开了。内蒙古医学院申请培养博士生指导教师推荐书中已经称呼阿古拉医学博士了,如果不是博士,他们怎么能拿出这个呢?人要是没有诚信的话,工作就无法展开了,我们要尊重内蒙古医学院。

  采访中,有知情人对阿古拉从学士学位直接进入蒙古国健康科技大学读博士提出了质疑。

  但内蒙古医学院出具的一份情况说明中介绍:“根据培养博士研究生有关规定,副高级以上职称专业技术人员具备一定科研能力可直接攻读博士学位。”“同一年在蒙古国健康科技大学注册学习博士学位的内蒙古蒙医专业学生还有内蒙古民族大学白玉霞教授(已毕业)、布仁巴图主任医师、乌力吉巴特尔教授、阿拉坦其木格副主任医师等,均由学士学位直读博士学位。” 

  其实我并不愿意读这个博士

  采访中,阿古拉多次对记者说,其实他并不愿意读这个博士,是学校为了加强学科点建设,争取博士生点,几次三番要求他出去读蒙医学博士的。

  据内蒙古医学院副院长颐和介绍,目前我国没有单列的蒙医学博士点,如今内蒙古医学院是利用北京中医药大学民族医学的博士点联合培养蒙医学的博士。由北京中医药大学招生,然后北京中医药大学再聘了内蒙古医学院的老师做博导,代理授课。

  颐和称,我们蒙医药学最好的老师如果都没有博士学位,那么申请课题也好,参加学术组织也好,机会就要少很多。从学科建设来讲,人家别的中医院都有博士了,出来一说就是博导,我们这儿如果就停留在硕士阶段的话,那学术地位肯定上不去,所以我们是逼着阿古拉等出去攻读博士的。

  颐和称,他曾在各种场合向教育部多次反映该问题,“但国家总认为我们这个(蒙医药)学科是落后的,没有培养高水平人才的条件。所以我们学校在申报博士点的时候,多次都未被批准。”

  一位接受记者采访的老蒙医痛心地对记者说:“蒙古国上世纪80年代才开始恢复蒙医,当时他们是派人来我们内蒙古学习的,可现在呢,我们的老师要到他们以前的学生那儿去要博士文凭,这对中国的蒙医来说是一种耻辱。”

  颐和也称,受技术、科研环境等因素影响,蒙古国的蒙医水平并不比中国的蒙医先进,“阿古拉的博士论文都是在国内做的,因为他那个表述方法,在蒙古国还没有这样的实验条件。”

  “不管我们国家承不承认(这个学位),目前全世界只有他们(蒙古国健康科技大学)能授予这个传统医学的博士学位,我们不上他那儿读上哪儿去读啊?”颐和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