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投概念:税负痛苦指数高谁都否定不了..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都市新闻网 时间:2019/12/09 18:36:17
税负痛苦指数高谁都否定不了

 

中国的重税主义一直很严重,从古到今大多都是如此。福布斯2009年发布“税负痛苦指数”榜,在该榜单中,中国税负痛苦指数为159,在公布的65个国家和地区中排列第二。在这个数据被一些专家质疑和嘲讽,还引用很多统计数据,不管采取什么办法,总之,目的总是让中国的税负“降下来”,而不是解决实际问题。

 

税负的痛苦指数似乎多为主观性较强的指数,但是,中国的税负沉重和中国人的税负痛苦指数一直很高,无论从历史上还是现实中来看,应当都不低。最近一个数据,更是引起了公众的担忧,财政部日前公布数据显示,前8个月全国财政收入74286.29亿元,同比增长30.9%。由此测算,今年财政收入将突破10万亿。因此,很多人担忧这会导致国富民穷。经济增长没有财政收入增长的快,老百姓的工资上涨速度赶不上货币贬值和政府财政收入的增幅,相信老百姓的税负痛苦指数不会有多低,至于是不是全球第二,这倒不是最重要的,因为中国的统计数据的真实性和权威性,向来受到人们的质疑,最重要的是,中国的重税主义如何能够改变。

 

反映中国重税主义盛行几千年的因素很多,我们这里主要从隐性税收的角度来解释中国人的税负痛苦指数并不低。

 

通货膨胀税是我们感到最痛苦的一项税负。所谓通货膨胀税,意指政府因向银行透支、增发纸币来弥补财政赤字,降低人民手中货币的购买力,被喻为“通货膨胀税”。去年我们的新增贷款是GDP的两倍,中国的M2的增长速度都在15%以上,中国通胀率往往在4%(这个数据明显低于现实百姓的感受)。

 

众所周知,纸币从无到有的过程,实质上是财富重新分配的过程,谁最先获得这张纸币,谁就获得从无到有的收益,越往后得到的收益越少,最后是亏本的,因为后面的纸币持有者的财富被稀释。所以,能够贷款的主体多是国企和特殊利益集团,而一般人贷款,基本上是告贷无门,即使是之前宽松的货币政策下,普通百姓贷款也是备受盘剥。纸币多了要通胀,这是毫无疑问的事情。通货膨胀使一部分人名义上成为高收入者,收入的更大比重以税收的形式转移到政府中,比如,个人所得税就是经历了这样的一种情况,大量的低收入者因为货币贬值,名义财富增加,成为纳税的主力,这违背了个人所得税杀富济贫的本质,这仅仅是一个例子,在这一点上,中国税负的痛苦指数,一直都很高。

 

与此相关的是,中小企业贷款困难重重,民建中央副主席辜胜阻日前公开表示,中国中小企业60%-70%正面临严峻的生存困境。剩下的10%是在升级,20%在转型。中小企业面临的最大问题,头号仍是融资难。而且今年可能是中小企业融资最难的一年。其实,我们早在之前,就指出,中小企业困难重重,已经对中国经济实际上造成了重大的杀伤,中国应当警惕经济动力支柱的垮塌。全民放高利贷输血给那些告贷无门的实体企业,等于输送病毒搞垮他们。在这种情况下,企业还要缴纳各种因为纸币贬值而增加了的税收。就算不是因为货币贬值导致的税负增加,仅仅摁在中小企业头上的各种多如牛毛的税负,相信这些企业和员工们,税负指数也快乐不起来。

 

中国人的住房问题一直是最痛苦的问题,加在房地产商头上的税负,竟然多达60多个,在遏制高房价的名义下,现在还在不停地发明各种各样的税负。这样高的税负成本,谁能受得了,最终都转嫁到房价上来,因此,大家都在呼吁要降低房价先降低地价和税收。

 

就连人民日报也承认,“税负分布不均衡,中小企业和中低收入阶层的税负相对较重”。一般的企业和老百姓,避税的手段很少,财政收入往往都打在他们的屁股上。而大企业,可以通过涨价和隐瞒利润的办法避税,有的甚至还能让国家补贴他们,石化双雄就是这个典型。油价上涨影响是全系统的,但我们并没有发挥国有企业的优势,不但没能控制油价飞,反而尾大不掉,被高油价给挟持了。这是一个很具有讽刺很悲哀的事件。价格转嫁已经成为中国百姓税负过重的痛苦最多的地方。

 

借用专家们抨击福布斯税负痛苦指数具有“丰富的图表、错误的数据、贫乏的分析”这句话对我们的专家来说,是不是应当自我反省一下,也是有类似的地方呢?

 

因此,有关部门和专家们,不要总是想着掩盖问题和编造谎言,因为这样做的代价实在太大了,且不说可以让政府威信扫地,单从“从数字上降低税负”,与掩耳盗铃不解决任何问题没有什么区别:一件自以为聪明其实很蠢的做法,因为天下皆知这种愚蠢的做法没有好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