刷新:03-赫鲁晓夫:在政变中下台的苏共总书记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都市新闻网 时间:2020/02/24 00:14:47

赫鲁晓夫:在政变中下台的苏共总书记

2011年09月25日 15:26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闻一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赫鲁晓夫的这个充满伤感色彩的独白否定了一些历史学家所说的一个论点,即他在中央主席团全会上没有进行过反抗。赫鲁晓夫至少在两个问题上进行了自我辩护,尽管方式是婉转的,无可奈何的。第一,他在身兼两职这个重大问题上不承认是自己的过错,相反,他指出恰恰是批评他的那些委员们使他处于这种地位的。他自己的过错就在于他没有和这种不正确现象作斗争,“没有把这个问题提交苏共二十二大”。第二,他语意双关地说:“我的主要错误就是我表现得软弱,没有注意行为不端现象”。实际上,这是他在讲述对自己落到这个一个处境得出的教训,也在间接地指责主席团的委员们迫使其“自动退休”的不端行为。

这是赫鲁晓夫和反对他的人们的最后一次较量。在13日的深夜和14的凌晨,苏共中央主席团又通过一份“绝密”决议——《在中央主席团中所出现的问题和在苏共中央活动中恢复列宁主义集体领导原则的措施》,标志着这次较量以赫鲁晓夫的彻底失败而告终。决议全文如下:

“鉴于因赫鲁晓夫同志破坏列宁主义的集体领导原则而出现的错误和不正确的行为,最近一个时期在中央主席团内形成了十分不正常的局面,妨碍了中央主席团的委员们去履行领导党和国家的职责。

赫鲁晓夫同志占据苏共中央第一书记和苏联部长会议主席的职位,把大权集中在自己的手上,在一系列情况下开始离开苏共中央的监督,不再考虑中央主席团委员和苏共中央委员的意见,在不经必要的集体讨论的情况下决定极其重大的问题。

赫鲁晓夫同志对主席团和中央的同志们表现得不容异见和粗暴,轻视他们的意见,在实际实现苏共二十、二十一和二十二大的决议所制定的路线中犯下了一系列重大错误。

苏共中央主席团认为,由于所形成的作为一名工作人员的不良的个人品质、年迈和健康状况恶化,赫鲁晓夫同志已不可能纠正所犯的错误和非党的工作方法。同时考虑到赫鲁晓夫同志所提交的声明,苏共中央主席团决定:

⒈满足赫鲁晓夫同志鉴于年迈和健康状况恶化解除他第一书记、中央主席团委员和苏联部长会议主席的请求。

⒉承认今后由一人身兼中央第一书记和苏联部长会议主席的职务是不合宜的。

⒊认为必须于1964年10月14日召开苏共中央全会。

责成列·伊·勃列日涅夫同志召开全会。

责成米·亚·苏斯洛夫同志以中央主席团和中央书记处的名义作报告。

苏共中央主席团”[①e]

从这份决议可以看出,对赫鲁晓夫的指责依然集中在他的个人不良品质和工作作风上。决议提到了苏共二十、二十一和二十二的路线和方针,但措辞是十分明确的,赫鲁晓夫的错误是其不容异见和粗暴的工作作风在实际贯彻这一路线和方针中的错误,而不是路线方针本身的错误。

一个时代的结束:苏斯洛夫的“末日审判”

正式的苏共中央全会是在10月14日下午开始的。在全会正式开始之前,勃列日涅夫作了简短发言,介绍了前两天主席团会议的情况。他的讲话与主席团的决议有了明显的差异,他不仅把中央主席团的不正常状况,而且把国民经济发展的严重混乱和失误主要归咎于赫鲁晓夫。他说:“…中央主席团中的局面是不正常的,其责任主要在赫鲁晓夫同志,他走上了破坏集体领导党和国家生活的列宁主义原则,突出对自己的个人崇拜。中央主席团一致得出结论,由于赫鲁晓夫同志的仓促的指示及其领导国民经济的考虑不周的唯意志论的行为,产生了严重混乱,出现了被没完没了的改革和改组所掩盖的严重失误。”[②e]

这次全会的主要内容是苏斯洛夫列数赫鲁晓夫过失的报告。他在全会上用一个半小时的时间读完了这篇报告。其主要内容大致可分为三部分。第一部分是对赫鲁晓夫工作作风和个人品质的抨击。苏斯洛夫的报告是十分零乱的,归纳起来大概有下述三点,⒈赫鲁晓夫以个人意志代替集体的意志,破坏了列宁主义的党的集体领导原则,渐渐地把这种原则“置诸脑后”。他独揽第一书记和部长会议主席的大权,但并不总是能正确的利用这些权力,“最近一个时期他甚至实质上个人来决定重大的问题,粗暴地将自己主观主义的,常常是完全错误的意见强加于人。他狂妄自大地认为自己永远正确,自以为自己对真理有垄断权。”他还“不断地搞阴谋活动,竭力离间主席团委员”。所有这一切造成了主席团工作中的不正常状态。⒉赫鲁晓夫在工作中不接受苏共中央和主席团的监督,自行其事。苏斯洛夫在这方面举的例子甚为零碎,有赫鲁晓夫在“七月全会”上未经主席团事先同意就发表讲话,有他随意要解散农科院的指示,有他“实际上剥夺了主席团委员到地方去的权力”的做法,有他在颁发苏联各种奖章上的随意行为,有他派自己的女婿阿朱别依充当私人代表出国访问的事。苏斯洛夫用词最严厉的是指责赫鲁晓夫实际上不召开主席团和中央全会。他说,赫鲁晓夫所召开的“全会”都是有五、六千人参加的大会,在这种会上,发言者都是对赫鲁晓夫歌功颂德。苏斯洛夫认为,赫鲁晓夫是“有意识这么做的,为的是避开中央委员们可能的批评”。苏斯洛夫认为,“赫鲁晓夫同志的这些不正确行为只能解释成是树立对自己的个人崇拜”,而且这些行为已具有了要予以坚决回击的危险性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