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客信条3秘籍:柏林西洋景:腰缠快餐摊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都市新闻网 时间:2019/09/24 02:39:31

   一个人把快餐摊缠在腰间,气罐是伞的支架,人是烤炉的托架。

 柏林墙:记忆·心墙  

    乘坐欧铁的豪华列车在上午10:00离开布拉格,没有多久就进入德国,然后明显看出了东欧、西欧的区别。德国富有,基础设施现代。中午,列车通过一个风景区,山石叠嶂,河水清澈,游艇在水中,别墅在河畔,度假的人很多,后来才知道这里是大名鼎鼎的的易水河谷,可惜当时由于在火车上用午餐、喝啤酒,没有拍下照片,边吃、 边喝、边欣赏风景,留下的只是美好的记忆。

 

    在柏林的第二天,买了公交日票,在阴雨霏霏中游荡一天,看到的是与想象不一样的柏林。

 

    我百思不解,这负重不是在肩上,而是在腰上,小伙子看似还那样轻松,动作娴熟、全神贯注的工作。

    腰缠快餐摊的小伙生意红火,必将会腰缠万贯。 



    施普雷河的一座桥上,一位野性的德国女郎一件件的换衣服拍照,衣服好像并不值钱。
 

    这座连接前柏林和波恩的大桥1989年之前不可逾越,现在可以这样骑着自行车、带着小狗,轻易通过。

 

     雨天,游客排成长长的队伍,只为免费进入国会大厦看玻璃屋顶。

     国会大厦的正面,屋顶是玻璃的。
 
    勃兰登堡门,柏林的象征,德国国家的标志,高大、单调。


    勃兰登堡门门顶中央最高处是一尊高约5米的胜利女神铜制雕塑,女神张开身后的翅膀,驾着一辆四马两轮战车面向东侧的柏林城内,右手手持带有橡树花环的权杖,花环内有一枚铁十字勋章,花环上站着一只展翅的鹰鹫,鹰鹫戴着普鲁士的皇冠。雕塑象征着战争胜利,雕塑是普鲁士雕塑家沙多夫的作品。
    1806年,拿破仑率领法军打败普鲁士军队,同年10月23日法国军队穿过勃兰登堡门进入柏林,后拿破仑下令拆卸门顶上的女神及驷马战车作为战利品拉回巴黎。1814年欧洲同盟军在滑铁卢大败拿破仑后,普鲁士将其索回,重新安放在此门顶上,柏林人将这座失而复得的雕像称为“归来的马车”。

    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战在德国最后的柏林战役中,当苏联士兵在勃兰登堡门上撑起红色旗帜的时候,德国士兵用大炮轰击,雕像受到严重损毁,残存的一只马头如今保存在柏林市博物馆的展览厅内,而现今勃兰登堡门上的马车是重新铸造的。

 

    这就是失而复得,毁了又重建的四马两轮车。  
  
     今天的勃兰登堡门,人们轻松自由通行,20年前是绝对不可能这样的。
 

    勃兰登堡门下,一个小火装扮成前苏联军官,发放西德签证,收取欧元作为费用。

 

     今天,勃兰登堡门见证的是伊朗人组织的与伊拉克有关的游行队伍。

 

     这个组织是一个国际组织,我在欧洲的许多国家都看到了他们的集会。
 
     两个女孩模仿宇航员。

 

     与宇航员一齐腾飞。
 

    一个建筑的内部是这样的眼花缭乱。

     沙石的路面,奥林匹克的记忆。

     街头的雕塑。
  
      皮诺曹,我童年时的偶像。
 

     市中心,有轨电车行进在荒草之中。

     古教堂与现代楼房混搭。

     古教堂内的壁画。
 
     古教堂墙上的抽象雕塑。
  
    亚历山大广场的展览,1989年的记忆。

 

     展览的图片很多,让我时光倒流,回到了20年前的风云变幻之中。
  
     第三天是一个大晴天,可惜我们要去阿姆斯特丹了。

 

     早晨的亚历山大广场。
 
      亚历山大广场后面的教堂。

 

    我看到的柏林好像一个大杂烩,荒芜、土气、陈旧,就是现代的东西也是纷纷乱乱的实用,很少见到豪华、浮躁的建筑。柏林中央火车站居然有5、6层,而且每层都有列车,看似混乱,实际有序,服务井井有条,而且现代,在问询处,服务人员用计算机给我打印出答案。

    一个人的快餐摊,哪来的那么大的力量?

    柏林有它自己的内在的东西,令我刮目相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