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客信条黑旗作弊器:温州老板还不起债一天9人跑路 高利贷风险爆发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都市新闻网 时间:2019/09/23 21:29:46

温州老板还不起债一天9人跑路 高利贷风险爆发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9月27日 05:16  东方今报微博

  现在民间借贷的月息,不管是借给个人还是担保公司,都远远超过3%。一旦经济环境发生变化,房价、大宗商品价格下跌,民间高利贷极有可能爆发巨大风险。

  日前,银监会发布风险提示,人人贷中介服务存在七大问题和风险。不过这种提醒或许来得有点晚了,最近温州就屡次发生企业老板因为还不起民间借贷而跑路的事,其中还不乏当地的龙头企业。

  □东方今报首席记者 李凌

  风险 七大问题和风险

  实际上,民间借贷的风险不言而喻。

  目前国家相关部门对民间借贷利率的规定是,不超过同期银行贷款利率的4倍。最近一次加息后,银行一年期贷款利率为年息6.31%,其4倍就是年息25.24%,分摊到12个月,月息2.1%,即民间借贷公司的放款利率不应超过月息2.1%。

  目前多数正规的小额贷款公司、金融中介机构尽量将放款利率控制在月息2.1%以下,但借款人还须额外支付手续费、评估费等,总体算下来,月息3%至4%算正常。

  “在信贷紧缩、楼市调控背景下,民间资金缺乏投资渠道,同时,中小制造类企业、房地产、矿业等行业资金需求量大,民间借贷空间迅速扩大;甚至有银行资金也充当了民间拆借的‘二传手’。”省民营经济研究会常务副会长张立功说,“现在,不管是个人还是担保公司,月息都远远超过3%,这么高的利息,一旦发生纠纷的话,司法机关是不会支持债权人的,将来会引发很多社会问题。”

  “民间资金热衷高利贷反映出当前贷款结构不合理,中小企业融资困境,房地产行业死守挣扎和矿业追逐暴利。一旦经济环境发生变化,房价、大宗商品价格下跌,民间高利贷极有可能爆发巨大风险。” 河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李鸿昌说。

  显然,国家管理层面也已经意识到了这个问题的严重性。

  日前,银监会发布的《关于人人贷有关风险提示的通知》指出,人人贷中介服务存在七大问题和风险,包括:民间资金可能通过人人贷中介公司流入房地产及“两高一剩”等限制性行业;人人贷中介机构可能演变为非法集资等。

  爆发 温州企业老板出逃

  实际上,民间借贷危机已经在温州等地爆发。

  中秋前后,温州一批有信誉的甚至是龙头企业,陷入了“倒闭潮”。21日晚,网友在微博上发帖称,浙江信泰集团董事长胡福林“跑路”,欠款可能高达20多亿,目前供货商还在公司门口讨要货款。而他的“跑路”引发了一系列连环危机,目前整个温州眼镜行业哀鸿遍野,部分互保企业面临倒闭境地,如果危机进一步加重,温州眼镜行业将面临倒闭潮。

  胡福林只是最近的“跑路老板”之一,根据不完全数据显示,从中秋节开始,这幕逃跑大潮已经拉开:温州龙湾新耐宝鞋业老板“跑路”,温州唐风制鞋老板黄伯鹤“跑路”,温州金竹工业区星际鞋业老板“跑路”……

  浙江在线报道,据政府有关负责人透露,仅22日一天,温州就有9个老板“跑路”。

  据悉,这些老板都陷入了资金链断裂的“绝境”:还不起贷款,其中不乏高额利息的民间借贷,才不得不纷纷“跑路”。

  专家表示,银监会发布风险提示的主要目的是防范银行业风险:发生借贷的资金肯定有相当一部分是来自于银行的。不过,也有专家指出,银监会只是立足于防止民间借贷风险向银行体系蔓延,但对于人人贷中的非法行为主体,银监会并没有给出明确的处理办法。

  业内人士呼吁,有关部门应尽早加强相关立法和治理,改变民间借贷市场的监管缺位现状。

  银行“抢钱”抢不过民间借贷

  近日,有消息称,9月份前半个月,四大国有商业银行的存款比8月末减少了大约4200亿元,出现了罕见的天量负增长。有分析人士认为,目前愈演愈烈的民间融资,可能成为储蓄分流的主要领域。

  记者走访郑州市场,发现民间借贷渐渐成了居民新的“投资渠道”,为了获取高利率,不少人把存款,或者从银行套出的贷款,借给个人、公司或担保公司。

  银行:存款悄悄流失

  王先生是郑州某国有大型商业银行的客户经理。今年下半年开始,王经理发现,银行存款几乎每天都在减少,不少存款还没有到期就被提前支取走了。

  “存款任务拉不够,顶多是工资少一点,关键是季度末央行会考核我们的存款余额,而且今年是首次考核时间变长。如果存贷比达不到一定比例,明年发放给我们的贷款指标就会减少。”王经理说,以前考核都是在月末和季末进行,银行会临时拉些存款应付,“30日当天存进,次月1日就可以取走了,大家都是这么做的”。

  但这次,央行动了真格。央行日前发出通知要求,各银行要保持存贷比平稳,且9月30日存款余额与10月8日的存款余额不能相差超过5‰。

  “各家银行都愁死了。”他苦笑着说,“原先银行通过高息拉7天期、甚至1天期存款以熬过季末的手段,已经行不通了,大家都在想门路。”

  郑州另一家商业银行中小企业处负责人夏经理介绍,他们行的人都在行动,联系亲戚、朋友、公司、个人、担保公司等拉存款,“期限较长,一般公司都不愿意这样做了”。

  央行为何痛下杀手遏止银行揽储大战?河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李鸿昌教授表示,民间高息借贷发生了不少问题,国家已经高度重视,央行此时出手遏止银行揽储大战,可能是整顿金融市场秩序的第一步。

  王经理也表示,他们的不少大客户把钱用作了民间借贷,一般是借给熟人,风险低、收益高,或者借给一些房产开发公司,时间短,利率高。

  李鸿昌分析,目前愈演愈烈的民间融资甚至高利贷市场,可能成为储蓄分流的主要领域。

  居民:放贷挣钱真轻松

  在郑州市科技市场上班的刘女士就是民间借贷大军中的一员。今年6月,她卖了一套正在出租的三居室老房子。拿到60万元房款后,通过朋友介绍,将钱投给担保公司,担保公司开出一年25%的利率。“我算过账,如果房子继续出租的话,一年的租金也不过2万元。现在,将这些钱拿去放贷,一年就能拿到15万元,啥投资能有这么高的收益啊”。

  当然,刘女士也表示,自己找的担保公司是熟人做的,银行的人士也在里边投有股份,实力雄厚、信誉好,选择投资的项目都是房产开发、买卖矿山等资源,风险很小,利润大,自己不是很担心。

  “我把房子抵押给银行贷款,然后借给典当行,利息差相当可观。”郑州市民李女士的借贷方式更加“激进”:抵押房产,贷款,放贷,赚利差。

  之所以这样做,李女士说是受到了她原来的同事的影响。“我的一个同事,很有经济头脑,从去年开始,就把自己家里两套房子,抵押给银行,贷出100万元,借给担保公司,一年净赚利息20多万元。”

  “刚开始时我们还提醒他有风险,后来看到,他每个月准时拿到利息,想啥时要回本钱都可以,我也学着这样做了。”李女士介绍,房产市场价值较高,从银行贷出50万元贷款不难,现在一年期的贷款利率仅8%,在拿到贷款后,她迅速将钱投进房产公司,房产公司开出一年30%的利率。“一转手,一年就能坐享22%的利差,50万元资金一年就能净赚11万元,多划算啊?”

  李女士表示,身边有越来越多的朋友把从银行获得的贷款转投到民间借贷中去,轻轻松松获得巨大利差,“原来我在一家公司上班,忙死忙活一个月才挣1000多,现在,每个月的收入就有9000多元。我也不上班了,每天在家做做家务,到健身房健身”。

  统计:银行“入不敷出”

  刘女士和李女士们不论是把存款取出,还是到银行贷款,这些钱均来自银行。银行资金面面临前所未有的考验。

  省统计局提供的数据表明,在国家层面,8月新增人民币贷款5485亿元,广义货币供应量(M2)同比增长13.5%,货币供应量M2和M1增速仍继续走低,显示政策紧缩效应仍在持续。但8月新增人民币贷款远高于此前机构普遍预测的5000亿元。

  8月份,河南金融运行指数在黄绿交界区边缘出现小幅反弹,金融机构新增人民币贷款余额较7月份增加177.79亿元,与7月份增幅相比呈现扩大趋势。

  据有关部门统计,9月以来,存款流出银行体系呈现加速态势。但前15日,工行、农行、中行、建行四大国有商业银行存款较8月末减少4200亿元左右,出现罕见天量负增长。

  存款缺口严重影响贷款,根据四大行9月前15天的存贷数据,同期四大银行贷款增量仅870亿元左右,中国银行(2.85,-0.04,-1.38%)新增贷款不到10亿元,农业银行(2.48,-0.03,-1.20%)新增贷款在100亿元之内。工行和建行贷款相对较多,分别为约500亿元和300亿元。

  而据报道,温州、东莞、福州等地民间借贷火爆导致当地银行存款频亮红灯。银行人士透露,现在银行内部人都已经将存款从银行取出,交给比较放心的担保公司去放高利贷了。现在民间融资月息达2~3分,几乎是同期一年期存款利率的10倍以上。由于存款显著减少,部分中小银行日均存贷比已接近或超过75%的监管红线。

  民间借贷高额利息背后隐藏巨大风险

  在“负利率”时代,国内投资渠道单调狭小,温州人觉得放贷成了最适合的资产保值增值手段。

  民间借贷的兴起,从深层次说明了居民创新理财意识的增强与提高。此外,民间借贷也是对当前我国金融体系不健全的一种有益补充,让中小企业能够得到有效融资继续发展下去。

  对于温州的民间借贷警示潜在风险是必要的,但若把民间借贷一棒子打死,既不合情也不合法。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印发的《关于人民法院审理借贷案件的若干意见》规定,民间高息借贷在特定范围内是有法律保障的。虽然高利贷具有一定程度的非理性,但民间高息借贷的风险也并非完全不可控。《新京报》

  ■ 评论

  民间借贷不能一棒子打死

  9月21日晚,温州最大的眼镜企业浙江信泰集团董事长胡福林因欠款出逃,据不完全统计,本月12日~21日10天内就有多个老板跑路。

  这种状况的出现体现出民间借贷的风险所在,但是,也不能过度夸大民间借贷的危害性。其实,温州民间资本从过去的“炒房”到现在的直接“炒钱”,这绝不是一种短视行为,更是一种理性选择。

  目前银行信贷结构分配不合理,中小企业无法通过正常的银行融资渠道获得足额的贷款,最终求助于民间借贷方式,形成了需求的源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