削骨的危害:云南“吸毒州长”杨红卫的毁灭之路1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都市新闻网 时间:2020/01/19 21:54:35

云南楚雄吸毒州长有多名情人 其妻也多次换情人

2011年09月26日经济参考报  [导读]生活作风腐化是杨红卫的又一“表现”。他与多名女性保持不正当两性关系。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他妻子也多次换情人,办案人员在其家里的保险柜搜出了他妻子与情人的假结婚证。 

云南“吸毒州长”杨红卫的毁灭之路

州长也吸毒?云南省楚雄州原州长杨红卫的“事迹”令人咋舌。

.Video-Main-Article-QQ {POSITION: relative; BACKGROUND: none transparent scroll repeat 0% 0%}.Video-Main-Article-QQ A.pic:hover {TEXT-DECORATION: none}Video-Main-Article-QQ A.vtime:hover {TEXT-DECORATION: none}.Video-Main-Article-QQ .pic IMG {BORDER-BOTTOM: #c6c6c6 1px solid; BORDER-LEFT: #c6c6c6 1px solid; WIDTH: 160px; MARGIN-BOTTOM: 6px; HEIGHT: 120px; BORDER-TOP: #c6c6c6 1px solid; BORDER-RIGHT: #c6c6c6 1px solid}.Video-Main-Article-QQ .vbutton {POSITION: absolute; WIDTH: 25px; DISPLAY: block; BACKGROUND: url(http://mat1.gtimg.com/worldcup/video/qiudui/video.png) no-repeat; HEIGHT: 25px; TOP: 90px; CURSOR: pointer; LEFT: 15px; _background-image: none; _filter: progid:DXImageTransform.Microsoft.AlphaImageLoader(src='http://mat1.gtimg.com/worldcup/video/qiudui/video.png',sizingMethod='scale')}.Video-Main-Article-QQ .vtime {POSITION: absolute; TEXT-ALIGN: right; WIDTH: 120px; PADDING-RIGHT: 3px; DISPLAY: block; FONT-FAMILY: tahoma; BACKGROUND: url(http://mat1.gtimg.com/worldcup/2010/bdhui_pic_bg.png) repeat-y right top; HEIGHT: 18px; COLOR: #fff; FONT-SIZE: 14px; OVERFLOW: hidden; TOP: 105px; LEFT: 38px; _background-image: none; _filter: progid:DXImageTransform.Microsoft.AlphaImageLoader(src='http://mat1.gtimg.com/worldcup/2010/bdhui_pic_bg.png',sizingMethod='scale'); _height: 19px}.videoplayer_Aritcle_QQ {BORDER-BOTTOM: #d1e2f4 1px solid; POSITION: relative; BORDER-LEFT: #d1e2f4 1px solid; PADDING-BOTTOM: 2px; MARGIN: 10px 14px 6px 0px; PADDING-LEFT: 8px; WIDTH: 300px; PADDING-RIGHT: 8px; BACKGROUND: #f3f8fe; FLOAT: left; BORDER-TOP: #d1e2f4 1px solid; BORDER-RIGHT: #d1e2f4 1px solid; PADDING-TOP: 8px; _padding-bottom: 2px}.videoplayer_Aritcle_QQ A {COLOR: #0d3a8d; TEXT-DECORATION: none}.videoplayer_Aritcle_QQ A:hover {COLOR: #0d3a8d; TEXT-DECORATION: underline}.videoplayer_Aritcle_QQ .video_link {TEXT-ALIGN: left; MARGIN: 8px 0px 4px; FONT-SIZE: 14px}.videoplayer_Aritcle_QQ .video_source {TEXT-ALIGN: left; MARGIN: 8px 0px 4px; FONT-SIZE: 12px}.videoplayer_Aritcle_QQ .fl {FLOAT: left}.videoplayer_Aritcle_QQ .fr {FLOAT: right}

 

云南省专案人员向《经济参考报》记者透露,“吸毒州长”杨红卫的根本问题在于“三狂”:一是狂热,不顾实际招商引资上项目,狂热追求政绩工程;二是狂妄,视纪律、法律为“儿戏”,甚至威胁要给纪检监察部门“断炊”,全然没有“敬畏之心”;三是狂欢,极尽寻欢作乐之能事,吸食毒品,与数十名女性有不正当关系。

因为狂热,杨红卫已经不能有正常的分析判断能力;因为狂妄,他已经没有了正常的为人处世礼仪和基本的价值判断;因为狂欢,他摧残了自己的身心。“三狂”破坏了一个地方的科学发展、道德风尚、良好形象,最终也毁灭了他自己。

“豆腐渣”工程引出腐败窝案

目前,云南纪检专案组已经初步查实了杨红卫的违纪违法事实:近五年来,杨红卫先后收受贿赂1000余万元;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杨红卫与妻子余赛英在昆明、个旧、弥勒等地有房产17套,在澳大利亚墨尔本有房产6套;对项目违规、土地违法以及灾后重建房质量问题负有主要领导责任;吸食毒品,与多名女性有不正当两性关系。

从地震灾区的民房恢复重建工程,杨红卫腐败案逐渐浮出了水面。

2009年7月9日,楚雄彝族自治州姚安县发生6级地震,造成6个县31个乡六十余万人受灾,一万余间房屋倒塌。震后,国家财政拨款扶持灾民房屋重建。按照规划,姚安县整合财政资金和村民自筹资金为村民统一建设部分民房,计350户。然而村民在入住后发现,政府建设的新居普遍墙面开裂、楼顶塌陷,存在严重质量问题。

村民屡次上访,领导多次批示要求整改,但当地政府敷衍应付。直到2010年12月,记者深入调查并通过内部渠道反映了相关情况,这引起了中央领导的高度关注,批示要求彻查。2011年1月,云南省组成联合调查组进驻楚雄。

据联合调查组的调查,“统建房”从招投标环节就开始出现违规。质量问题最严重的官屯大村二标段,承建公司是通过“围标”才中标的,这家公司预收了2万元管理费后,把工程转包给挂靠其名下的施工队,施工队又把50栋工程转包给一个包工头,这是典型的层层转包行为。

据调查,在施工过程中,官屯大村二标段使用了不合格水泥,还有偷工减料行为,对这些问题监理单位都没有及时纠正。在资金管理上,按有关规定,工程款只能付给承建公司,但姚安县把资金直接打进了包工头的私人账户。在调查中,还发现了违规挪用抗震资金采购办公设备的问题。

从参与建设的几家公司调查入手,楚雄州建设局局长王斌、副州长吕琳麟和州长杨红卫的贪腐“盖子”逐步揭开。

正是吕琳麟、王斌等人的安排,几家公司通过“围标”、“串标”取得了民房重建工程。手握城建大权的吕琳麟、王斌与杨红卫大肆插手工程、大搞权钱交易的行径终被查出。

面对步步紧逼的侦查,杨红卫急了。在纪检部门已经控制了参与恢复重建工程的3家开发商负责人后,杨红卫竟在联合调查组负责人离开楚雄期间自作主张放人,并振振有词说是让他们“戴罪立功”。

在纪检部门已经核实相关违纪事实准备对他实施“双规”当晚,杨红卫还不厌其烦地让州委书记出面要求放出吕琳麟,说:“纪检部门不能这样搞,把干活的人都抓了。”杨红卫的“反常”举动引起了纪检人员的关注。

“没有什么办不到的事”

灾后重建房质量问题引发出贪腐窝案,偶然吗?办案人员和熟悉杨红卫的许多干部群众认为,偶然中蕴含着必然,狂热、狂妄、狂欢的杨红卫“犯事”是必然的。

首先是追求政绩狂热。投资150亿元建设“万国总统府”,投资120亿元建设云南旅游产业城,投资上百亿元建设葡萄酒城……这几年来到楚雄,杨红卫津津乐道的是这些“大手笔”,感兴趣的谋划“大思路”,“全力招商引资”。熟悉内情的当地干部都知道,这些“看上去很美”的大项目是些脱离实际、劳民伤财的政绩工程。

“万国总统府”项目是其中荒唐的一例。2008年,杨红卫代表楚雄州政府与开发商签署合作框架协议,协议占地50平方公里,雄心勃勃地仿建各国总统府和皇宫,并想吸引各国总统元首前来参观。在楚雄州一些干部看来,这个项目完全是“天方夜谭”:那个树都不长的不毛之地,盖总统府的钱谁来出?盖好后哪个总统会来?

葡萄酒城也是杨红卫“强力推进”另一个大项目。2008年杨与外商达成所谓的合作协议,计划在楚雄种植70万亩,并引进一批国际知名葡萄酒企业。实际上,楚雄州的土壤、气候及技术条件不太适宜酿酒葡萄的种植,楚雄州也根本拿不出那么多的种植基地。几年折腾下来,投资上千万,现在只在一个苗圃里种下几十棵供参观的葡萄。

好大喜功、急功近利是杨红卫行为方式的特点。云南省纪委的通报说,“杨红卫任州长期间盲目上项目、铺摊子、搞政绩工程”,“致使国家和人民利益受到严重伤害”。一位在楚雄任职过的领导干部痛心地说:“多少年积累的底子都给杨红卫糟蹋了。”楚雄州一度在全国30个民族自治州里综合实力位居第二,但现在已经被远远甩在后面。目前楚雄全州政府负债高达140多亿元,其中州本级财政负债接近50亿元,凡是能够抵押的都被杨红卫抵押了,甚至包括州委州政府的办公大楼。

其次是为人做事狂妄。在与别人谈话中,喜欢以“我”代表“州委州政府”,喜欢自己一个人是主角,滔滔不绝,全然不管别人的感受,这是与杨红卫比较熟悉人士的感受。在与云南省一位厅长座谈时,在工作讨论中发生分歧,他竟然拂袖而去。他躺在沙发上就给班子成员安排工作。他28岁任县长,42岁任州长,“仕途”上一路顺风顺水,尤其两年前原楚雄州委书记因病不能正常视事后,他成了事实上的“一把手”,使他狂妄的特点更加暴露无遗。

狂妄使他淡漠、淡忘了组织纪律要求。有两个云南政界传为笑谈的故事:一个是,虽然组织并没有考虑过让他当州委书记,但他见到省委领导就会迫不及待地报告:“领导,我已经给你选好州长了”;另一个是今年年初新州委书记到任,在他代表州领导作表态发言时,他脱稿而讲:“我也想当州委书记,组织让谁当谁就能当”。众皆愕然。

这种淡漠和淡忘使他对纪检部门很反感。有一年云南省委巡视组到县区巡视,他就很不高兴地说:“这些巡视组人员是不是没事做,怎么又来了。”几年前楚雄州纪委在连续查了几个案后他认为影响了楚雄经济发展和楚雄形象,很不高兴,公开说:“再查,我断了你们的财政供应。”在这次查办牵涉他本人的腐败窝案时,他甚至要求公安局长去查办案人员,“怎么他们来了这里,我们盗窃案这么多。”

他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没有什么办不到的事”。为了办事,他甚至把法律视同儿戏,公然践踏法律的底线。楚雄州禄丰县德钢技改项目是杨红卫力主推进的一个政绩工程项目,也是一个项目违规、土地违法的项目,但在国土资源部通过卫星监测发现并明令停工后,他一意孤行要求“一分钟也不能停”。据统计,杨红卫违法违规签批的土地有135宗,总面积高达127平方公里,大约相当于楚雄州10个县市城区的总和。在班子成员不同意违规批土地时,他豪气冲天:“这有什么大不了的,我来批。”

虽然杨红卫经常高调声明自己“行得端正,廉洁方面没有问题”,但查处结果表明,狂妄和无畏惧之心使他在贪腐之途也走得很远。因为权钱交易关系,他甚至不找依据就大笔一挥来个“借改拨”,免除了一家私营企业6000万元的债务。云南省纪委查明,杨红卫担任楚雄州委副书记、州长期间,在楚雄州工程建设招投标、房地产项目开发、矿场资源开发、企业融资借款,企业股权收购等过程中,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先后收受贿赂人民币1011.09万元、美元13.8万元、港币3万元、澳元1万元、贵重物品折合人民币95.98万元,其中单笔最高受贿就达330万元人民币。

三是穷尽能事狂欢。在杨红卫的主要违纪事实中,“吸食毒品”尤其引人关注,他因此又被称为“吸毒州长”。据了解,杨红卫吸食的毒品名叫“卡苦”,是由鸦片里面提取的汁液混合多种植物制成,外形与烟丝相似,通常放在水烟筒上抽。杨红卫吸食毒品一年多时间,有固定的吸毒地点和供货人,同他一块吸毒的还有今年落马的楚雄州原副州长吕琳麟。为他们提供毒品和吸毒场所的老板均已抓获。

生活作风腐化是杨红卫的又一“表现”。他与党政机关、企事业单位和社会上多名女性保持不正当两性关系,办公室、宿舍均成为他淫乱的场所。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他妻子也多次换情人,办案人员在他家里的保险柜里还搜出了他妻子与情人的假结婚证。

杨红卫还有一个“习惯”是经常纵情饮酒,喝得酩酊大醉。他喝酒有不小的知名度,倒不是他酒量如何了得,更主要爱喝,高兴了要喝,生气了也要喝,有客人要喝,没客人也要喝,往往还要把自己喝多,借着酒兴发号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