剌客联盟2 迅雷下载:你是我心上的一句惊叹(完)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都市新闻网 时间:2020/01/18 23:21:57
女生宿舍楼下,蔡晨兴高采烈的,背光站着,一霎那,洛依仿佛看见白杨的影子,浅浅的印在蔡晨的光晕里。抬手,拂开递到面前的鸡翅。蔡晨,对不起。
  
  那年,2007。
  
  蔡晨在楼下,阳光男孩标准的笑。
  
  手机里,中年女子,轻声说:你来看看他吧,他快不行了。
  
  那年,20。
  
  站在市医院感染科病房外的洛依,喘着粗气,看着白色床单,盖住了白杨的脸。白杨,走了。悄悄的,走了。洛依冲上去,拉住了护士的手,等一下!
  
  护士停下来,看着眼前脸色苍白,目光呆滞的女子,轻声说:节哀。
  
  眼泪落下的前一刻,一个中年女子走到洛依身后,拥住了她,孩子,让他安心的走吧。
  
  那年,时光如毒。
  
  洛依躲在宿舍里,不眠不休,一页一页翻着白杨留下的笔记本,满满的,都是他们的故事。
  
  宁梦心疼的看着洛依,不知道要说什么。一开口,怕眼泪比洛依还快。作为一个亲眼见证了洛依和白杨点点滴滴的旁观者,宁梦的痛不亚于洛依。当蔡晨出现的时候,宁梦还想着,终于又出现了这样的一个温暖的男子,让她阳光起来。一切都太突然,措手不及。
  
  “一开始,他是不太理睬她的,嫌她太聒噪,叽叽喳喳停不下来。”
  
  “她每天都在他回家的路上,偷偷看他骑单车的背影。”
  
  “后来,她就坐上他的后座。”
  
  “他说,洛依是这个世界的一朵奇葩,再也寻不到她那般的女子,安之若素,动如猛虎。”
  
  “她说,他的眼,是她一辈子的沦陷。”
  
  “他说,其实都是骗她的,只不过是玩玩而已。”
  
  “她说,相信这些都是假象,他是爱她的,她会一直等他来跟她解释。”
  
  ……
  
  咖啡馆里寂寂的午后时光,宁梦讲述了一个蔡晨从来没有触碰的故事。关于,白杨和洛依。
  
  宁梦浅笑,蔡晨,对不起,可能这对你不公平,可是,洛依,需要时间。
  
  蔡晨低着头,拳头捏得咔咔作响,我等,多久我都等,请你告诉洛依,这个肩膀,非她莫属!
  
  宁梦鼻子一酸,使劲眨了眨眼,拍拍他的肩,转身离开。
  
  回到宿舍的时候,班导正在说双选会的事。那些积极找工作的女生都疯了一般打探下午招聘会的内幕。
  
  洛依在一边安静的收拾东西。
  
  一件一件,大包小包,整齐的排列着。
  
  洛依,你要去哪?
  
  云南。
  
  找到工作了?
  
  不是。
  
  那带我去吧。
  
  ……
  
  洛依停下来,看着宁梦,这次,让我一个人去吧。
  
  是关于白杨的吗?
  
  话一出口,哽住咽喉。
  
  没有回答,不用回答。阳光湮没这座城市,列车,带走了洛依。躲在候车室的蔡晨,心碎一地。洛依,是不是我只能在你看不见的地方偷偷的看着你离开?手里,是宁梦退回给他的,本是想送洛依的项链。
  
  洛依说,这一去,便不回了。他的情,也收不得了。
  
  蔡晨很想无所谓的笑一笑,然后说,没关系,我等她。
  
  话没出口,散在了喉咙里。
  
  洛依去了云南,彩云之南,四季春光。因为白杨说过,他的亲身父亲当年丢下了糟糠之妻和襁褓中的他,去了那个小时候只能望天想象的城市,再也没有回来。日记里,小小的白杨,一笔一划的写着:我最大的心愿,就是找到爸爸,给他看我得了100分的考卷,或许爸爸就不会不要我了。
  
  残余的信息,茫茫人海,洛依从白杨同乡的叔叔口中得知,那个男人,一直住在某小区。
  
  于是披星戴月,风仆尘尘。
  
  洛依想过千万种找到这个男人后要说什么,可是走到门口,胆怯了。
  
  手抬起,又放下。突然,白色的墙面上,一行小小的字,烙进了洛依的眼里。
  
  “亲爱的,你幸福吗?我想,我还是该安静的走开。”
  
  洛依一眼就认出了那字迹,那个在印满了日记本的字,那个写过对洛依的亏欠,对父亲的思念,对母亲的留恋,干净利落的笔记,此刻,烙在了这房门前。
  
  洛依想象不出来,白杨是什么时候找到了这里,看到了墙里面的天伦之乐,然后写下这行字,偷偷离去的。直到嘴角划过一丝腥甜,洛依才回过神来。拉起行李箱,敲敲门,躲到了楼梯拐角。
  
  门打开了。一个温良的女子从里面探出头来,谁吖?然后一个浑厚的男人好奇的问道:怎么了?女人惊道,没人,就一个箱包。然后拿起箱包上的信封,递给了身侧的男人,男人奇怪的看着信封上,自己的名字,拆开,好奇,顿悟,愤怒,震惊,动容,泪流满面。
  
  洛依看着外面朦胧的夜色,马路上,人来人往,灯红酒绿。
  
  走出小区,一个黑影,矗立在路灯下,头发挡住了灯光,看不到他的脸,手里是一条熟悉的项链。洛依走过他身边,突然,他抓住了她的手。来不及惊叫,熟悉的味道包围了她。
  
  蔡晨?
  
  蔡晨笑笑。跑这么远就是为了实现他的愿望?
  
  洛依擦了擦脸颊的泪痕。关你屁事。
  
  蔡晨憨笑,是啊,本来是不关我的事了,可是,谁让我领导非插手呢。我只好跟着党走了。
  
  洛依吸吸鼻子,不是已经解放你了吗。还不赶紧翻身农奴把歌唱!
  
  蔡晨拂开洛依衣领里的头发,强硬的把项链戴到洛依的脖子上。地主婆,你还是一辈子欺压我吧,我命里就是个小贫农,没你欺负,皮痒。
  
  抬头,迎上了蔡晨坚定的目光,可我想留在这城市。
  
  蔡晨痞痞的说,跟着党,跟着组织走呗,党说去哪,我就去哪,坚决拥护党的方针政策,一辈子不动摇。
  
  漫天的星光,白杨,你也在看着,对么?如果你在,是不是也希望我好好过,就像当初你写下那行字的时候,也希望那个男人不知道你的存在,继续现在的生活?白杨,两年时光,你是怎么独自面对的?若有来生,请你一定要告诉我,让我陪你走那些日子。
  
  蔡晨拥住洛依,在她耳边呢喃,让我替他爱你吧,随便什么替身都好,我都接收,只要别再推开我,让我牵着你,和你走以后的路。
  
  洛依伸手抱住了蔡晨。其实,我不爱他了。现在,也释怀了。你,还愿意接收我吗?
  
  蔡晨紧紧的仿佛把洛依揉进身体,洛依,你就是我生命里最震撼的惊叹,此生不换!
  
  望着天,蔡晨轻轻闭上眼,哥,安心的去吧。洛依,也是我发誓要珍惜的人呢。
  
  那年,2008。
  
  那年,21。
  
  那年,时光安然,岁月静好。
  
  题外:
  
  洛依从来没有问过蔡晨,为什么他的空间之前都是一片空白,其实,是因为,那里写满了白杨的留言,恶毒的,宽容的…洛依单纯的以为,蔡晨是老天补偿给她的白杨,因为他们如此相像。
  
  白杨说,他再也不能在洛依身边照顾她了,而蔡晨,刚好和她同校。或许是注定,总之,蔡晨和洛依相遇了,电光火石,蔡晨对洛依一见钟情了。
  
  有些事,一开始没有说,那就永远保持沉默吧。
  
  淡淡时光,有她,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