剌怎么读:70年前本科论文:抗日越久对中共越有利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都市新闻网 时间:2020/01/21 00:59:08
2011年09月26日08:28南方报业网刘黎霞 何薇我要评论(16)
字号:T|T
[导读]历史政治学系余国瓒预言中国取得最终胜利,他分析:战争既发,实为中华民国生死关头,则国内各党派,应捐弃党之私利成见,而当以国家民族利益之前提;抗日持续时间越长,对中国共产党越有利。
转播到腾讯微博

 
转播到腾讯微博

 
论文摘录
男可弃妇可丢,西藏决不能丢。
———政治学系学生卢荣汉论文《西藏外交问题》
冰琪淋为物虽微,然苟能详细研究努力改良,亦一谋生致富之实业也。
———农学院畜牧学学生郑光裕论文《近代冰琪淋制造法编辑》
广东社会一般的观察是新的真新,旧的特别旧,还有许多人,西化其表,骨子里却守旧异常。
———政治历史学系凌有凤论文《广东几府文化研究》
“男可弃妇可丢,西藏决不能丢”、“让这些自甘堕落的人们被淘汰了去吧,时代的伟大思潮正推动着大众向前迈进!”70年后,重读这些文字,依然能感受那份热血沸腾和振聋发聩的呼喊。70年前在国难中颠沛流离的本科学生是如何写论文的?南方都市报9月22日刊发的独家报道《侵华所掠学生论文日本归还中大40册》引发读者热议。不少读者感叹“不曾想本科论文都能当情报,真是好震撼”,更有读者表示:“好想看,好奇70年前的本科论文都写些啥”。南都记者摘录这批论文中一些令人印象深刻的章节,以飨读者。
抗战热情燃烧论文也狂放
学术论文讲究的是理性,但民国28年到30年间(1939年-1941年),正好处于抗日战争进入相持阶段。国难当头,学生写的论文处处洋溢着高涨的抗日热情。
“正在这生死存亡的关头,全国的民众都要考虑自身的生存与略强的关系,大家都感觉到民族的唯一出路,是起来反抗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文学院社会学系学生张维持在1939年3月15日完成的本科论文《三十年来中国社会思潮之检讨》中,理性分析“中国当时没有一个党派可以单独抗日”。到了文章144页的结论一节中,激情难抑地感叹:“虽然其中有极少数的分子与汉奸的言论与行动,但这无损整个的抗战的目的与意志,让这些自甘堕落的人们被淘汰了去吧,时代的伟大思潮正推动着大众向前迈进!”
抗日中的重要力量中国共产党也被作为研究对象呈现。历史政治学系余国瓒论文《中国共产党之研究》预言中国一定取得最终胜利,他分析“战争既发,实为中华民国生死关头,则国内各党派,应捐弃党之私利成见,而当以国家民族利益之前提,‘皮之既亡,毛将焉附?’”这个学生还颇有远见地预言:“抗日持续时间越长,对中国共产党越有利。”
70年前学生提“西藏决不能丢”
西藏问题早在70年前已进入本科生视野。政治学系学生卢荣汉所作论文《西藏外交问题》中,作者从西藏重要战略地位、资源等角度论证“男可弃妇可丢,西藏决不能丢”。
论文记载,抗日战争时期,“西藏曾通电拥护领袖,抗战到底,并且在藏祈祷,希望我队抗战胜利。”作者在论文中提出建议,抗日时期,西藏与中央站立在统一战线,如果当时能够和西藏有更亲切的联络,“康藏路线一通,英现又与我为友,即英国与其它外国军火亦可由加尔各答经西藏而入内地。对抗战力量会加强许多。”
作者又说:“抗战至今已有两年,沿海地区几乎沦陷,西南各省成为建设新中国之所在地,西藏从政治经济军事看,已成为我国的军事重镇,抗战心脏。”
论文还认为“过去与西藏的纠纷,皆起源于隔膜误会。因此必先解决中藏之交通”应注意西藏民族之抚慰,使藏民戴国府之恩,心悦诚服。
新生物“冰琪淋”也入论文
并非所有学生的论文都是沉重的宏大命题,农学院畜牧学学生郑光裕论文《近代冰琪淋制造法编译》就颇为有趣,全文对这个西方新兴产物给予深入研究,并得出结论:“冰琪淋为物虽微,然苟能详细研究努力改良,亦一谋生致富之实业也。”
更有意思的是,这位学生论文中所提及的“冰琪淋之机械及各种应备之器具”的图示,均以手绘方式黏贴呈现,纸张上还依稀存留铅笔草稿的印迹。
类似有趣的理科论文还有《香港市上各种肥皂之分析》,可见当时新思想思潮对青年学子的影响。这类理科论文还有一个共同特点,都遵从现代书写阅读方式,从左到右、横向书写。
痛心疾首的社会批判与反思
上世纪三十年代,新旧风俗更替,记者留意到,社会学、政治、历史专业的论文选题、用词多比较犀利,带有比较强烈的感情色彩。
如文学院社会学系学生陈雪晶痛感香港妇孺贩卖的问题之严重,在战乱背景下,关注妇女的生存状态与权益保护。作者通过资料搜集和整理,统计出“1930-1938年间婢女到警民署注册的数目”、“各妓院妓女之数目”等表格,更从政府制度、经济改革、法律制定、文化风俗、思想观念等多方面,为解决香港妇孺贩卖问题提出了全面理智且极具建设意义的意见。
政治历史学系凌有凤论文《广东几府文化研究》则针对当时广东文化风俗,一针见血地批评“广东社会一般的观察是新的真新,旧的特别旧,还有许多人,西化其表,骨子里却守旧异常。”
记者手记
当年论文选题宏大不见“注水”
与如今被社会诟病的“注水”本科、硕士论文不同,在翻阅70年前的学士论文时,记者感受到的不仅是在国难之下学子的家国情怀,更感叹其时做学问之严谨态度。
40册论文选题都较为宏观,大多数把宏观经济、外交政策、工业发展等作为研究对象。中山大学图书馆馆长程焕文解释,日寇侵华轰炸前都会有一支战地调查团进行前期调研,这些论文可能就是被日寇精心挑选过,宏大的选题更适合作为情报分析。
不过选题宏大,却未见“注水”。论文基本以毛笔或钢笔手写,字迹清秀端正,少见有涂改的痕迹。每本论文字数约在4万-5万字。每篇论文引用的注释平均在20个左右,平均参考书目在10本左右,如《杜甫评传》这篇论文引文多达40多篇。但总体来说,论文的学术规范较为欠缺,引用的注释和参考书目的格式并没有形成统一的规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