剌青海娘1 39全集:落雪残阳 千年泪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都市新闻网 时间:2020/01/28 12:13:32
为谁风露立中宵。
  
  每一次倾心,最初总是不经意的邂逅。电光石火,摩擦心痛。眼神交汇,深深浅浅,刹那心动,成永劫。蒲公英恋上树的落寞,树恋上浮云的自在,也许初相遇,已是场注定了的安排。
  
  如果有来世,就让我们淡淡地相逢,不再有前世今生的烦恼情债,就像飞花遭遇丝雨,莲蕊偶逢荷露,溪边石安静地躺在河床里,天边云与蓝天紧紧相拥……只是不想,再有一次错过与心伤。题记/落雪残阳.夜影
  
  他不懂得什么是寂寞,只是日日夜夜独自仰望星空。
  
  他曾在永远相对的山水之间,双手合十,期盼真爱的降临。
  
  而他从来不知道什么是理所当然,而什么又是违背天理。他只是被感觉指引着,一直走到生命那短暂的尽头。
  
  此刻,他被囚禁在一个深谙的地牢里,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他是一个王子,除了深知自己所肩负的国家使命之外,便只懂得用一双清澈的眸子迷惘的张望。直到有一天,他的视线中出现了那个一身盔甲的男人。
  
  “王子,臣来迟了,臣来带您回家……”烛火中那闪烁的面容刚毅而慈祥,他的微笑似火,一点一点的温暖着王子,也不经意的灼烧着他。他是将军,授命远征而来,营救他的王子。
  
  回家,他想了太久太久。
  
  将军是一个上了年纪的人,在王子的印象中上了年纪的人应该是像他的父王那样,雍容的躺雪貂毛皮铺成的宫殿地毯中央没日没夜的看着一群女子起舞。而此刻他坐在马背上,靠在那位沧桑绵绵老将军坚实的胸怀之中,他觉得自己开始无法理解年纪的含义。将军策马飞奔在那浩瀚的雪源上,他紧紧的抱着王子。而身后数里,敌军的大部队正飞驰着追赶而来。
  
  “您冷吗,我的王子?”他的微笑依旧刚毅而慈祥。而王子平静的摇头,他觉得从来没有人给过他这样的温暖。
  
  飞来的利箭射中了将军的手臂,鲜血喷洒在王子雪白的貂皮长袍上,显得格外刺眼。他们一同坠马,滚落在深邃的山崖之下。
  
  将军紧紧的将王子拥在怀中,他们摇摇晃晃的坠入了一个山洞。
  
  将军拔出箭头用身上的布片缠缚着伤口,他观察地势,然后站起来找了些干柴生火,一言不发。
  
  “你还在流血……”王子望着他。
  
  “来营救的军队遭到伏击,全军覆没只剩下臣一人了。”将军在火光中坐了下来,“就算是死,臣也会带您回家。”
  
  “你不会死的。”王子望着将军说,“因为我不希望你死。”
  
  将军爽朗的笑起来,那声音浑厚而低沉。王子觉得这样的笑声很悦耳,仿佛让这个冰冷的环境充满了安心和温暖。
  
  到了晚上,将军的情况开始变得不妙,他躺在火堆旁脸色发紫,呼吸急促。
  
  “过了这座山就是望乡河,对面,就是您的家了。您一定要平安回去。”将军的声音愈见微弱,脸上的汗珠滚滚而下。
  
  “你怎么了。”王子走到将军身边,“你看起来并不好。”
  
  “呵呵,箭矢上有毒,我恐怕活不了多久了。答应我,王子,一定要……要平安回去……”
  
  王子扶起将军的手臂,鲜血已经变成了乌黑的颜色。
  
  “我说过,不希望你死。”
  
  “哈哈……老臣这把老骨头能救出王子已经是公德圆满了,你以后一定要做一个明君,爱护你的子民……保卫你的山河……”
  
  “我说了,不要你死!”
  
  王子撕开将军手臂上的布片,用他的嘴凑了上去……他一点一点的着,一边吐出那乌黑的血浆。
  
  “不要这样,臣不敢当!”将军急了,但此刻的他没有一点力气。“不要啊,王子!”
  
  寒冷的夜里,风雪飘摇,似一首挽歌,又如同一幅安然的画卷。王子趴在将军胸前,他们紧紧相拥着,用身体互相温暖着彼此,火光变得微弱,当一切陷入黑暗之前,王子感到有一双坚实的大手紧紧的搂在了他的背上……
  
  当他醒来的时候,他已经躺在华丽的天鹅绒大床上。而此刻,全国上下正在举国同欢王子的回归。他穿过宫殿的走廊,奔跑着,张望着,再也没有见到那张脸。
  
  他将接受典礼,册封为太子,继而成为国君。而这一切似乎从来都不是他真正想要的,他想看到那张脸,在人群中,在欢闹中,他总是张望,总是失神。
  
  只是已经被命运牵连在一起的两个人,即便是有再多的阻碍,也终会重逢。在册封大典上,那位老将军出现在了殿堂之上,王子一眼便望见了他,他落泪了,他不知道为什么会落泪,只是就那么哭了。
  
  然后老国王为他带上了太子之冠,宣布他成为太子,国王的继承人。
  
  大典之上歌舞升平,人们狂欢着,兴奋地欢呼着。而王子奔向宫殿门外,来到正望着星空发呆的老将军身边,默默的注视了他良久良久。
  
  “太子?”将军很久过后才发现了他,准备行礼。而王子拉住了他的肩臂,“将军。”
  
  “有什么话要说吗?”将军依旧慈祥的笑着。王子等这一笑似乎等了太久太久。
  
  “我……我是想说,谢谢您,谢谢您救了我。”
  
  “这是为人臣子的职责而已,王子不必太过放在心上。”
  
  “您会一直陪着我吗?”
  
  “什么?我当然会一直陪着王子,直到我这把老骨头不再能上的了战场。”
  
  “我不要您为我出征,永远也不会了。”
  
  “为……为什么?”
  
  “我……我不知道,我想和您在一起,只是,在一起,再没有苦难,没有险阻。”
  
  将军看见王子的眼神起伏,泛着泪光。而他的脸,更是突然之间一片煞红。
  
  将军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沉默。
  
  “我能再和您一起骑上您的马,一起奔驰吗?”王子渴望的望着将军。将军的神情有些闪烁,但最后他依旧微笑,慈祥的微笑。“臣李光将永远追随王子!”
  
  他们这一奔,奔向了世俗最美好的尽头,王子淋漓的欢笑着,他伸手摸着将军刚毅的脸庞,向他诉说着:“我,很喜欢你!”
  
  而将军微笑着,一直都微笑着……
  
  那个时候的爱,似乎永远也不能彻头彻尾的表达出来,即便是已经发生了,也会隐晦的如同谈虎色变。更何况是将军和王子,男人和男人。
  
  在那夜之后将军真的再也没有出现过,王子总是奔跑在那望乡河岸之间徘徊,呼喊,还有祈祷。但将军始终没有再出现过。
  
  ……
  
  世事更替轮回,永无休止。在现代化文明飞速发展的今天,所谓的爱情也在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它可以用来交易,甚至可以和身体上的接触分离,因为现在的人,他们大多只当那是一种需求,而早已遗忘内心在呼喊和孤独的时候,是什么样的微笑才是可以永远被铭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