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100名当代佛教界高僧:女儿小白爸爸老白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都市新闻网 时间:2020/01/19 21:00:59

女儿小白爸爸老白

2011/09/27 00:00:00    来源:YNET.com 北青网       

  ◎于飞

  女儿大学毕业后,到了一家外企,凭着较好的英语基础和专业能力,拿着每月几千元的薪水,成了小“白领”。

  女儿本事长了,薪水也有了,穿着打扮乱花钱等跟着也来了。最让我看不惯的是冬天穿短裤、夏天穿长裤,里面毛衣长外面棉袄短,什么百丽、接吻猫、圣琪儿各式女鞋女靴,什么仿鳄鱼皮、蟒蛇皮、蜥蜴皮的各种手包、挎包和肩包,换个不停。女儿上大学时她妈妈就因病去世,爱俏爱打扮是女孩的天性,我也不好批评她,但心里还是不太高兴。几次陪着她去挑选服装,我都是似懂非懂地胡乱评价着,“太土了”、“太俗了”、“太乱了”,让女儿常常乘兴而去,空手而归。后来的结局,就是女儿总是约着信奉“快乐就要快点乐”的几个女同事——越来越不和我一起去逛街了。女儿的花销越来越大,难免拮据,每到月底就唉声叹气:“这个月公司发的薪水又白领了。”看女儿发愁的样子,我半开玩笑地给女儿起了个绰号叫“小白”。而每当叫这个绰号时,我又当爹又当娘的哪能让女儿犯愁啊,只好找各种借口给女儿贴补点儿。

  “小白”有一段时期有些反常,回到家除了吃饭时间能和我说上几句话,经常自己一人紧关着房门,不是在上网就是悄声打电话。女儿在学生时代就给全家人定下了“三不”家规:吃饭时不能批评;睡觉前不能谈学习;挂上“请勿打扰”牌子后未经允许不能进她房门。理由是吃饭时批评怕影响食欲,睡觉前谈学习怕影响睡眠,未经允许擅闯她房间是侵犯个人隐私。纯粹是霸王条款,但女儿身体弱、学习紧张,心疼女儿也只能忍了,习惯成了自然。憋了好多天,趁着周五吃晚饭的空儿,我坐在饭桌边东拉西扯地问了两句。女儿这才羞涩地告诉我:最近她是有了男朋友,是同事介绍的,还给我看手机上男朋友的照片。我说眼花了看不清楚,女儿又拿出放在她钱夹子里的照片。听我说小伙子长得还行后,女儿高兴地打开了话匣,介绍男朋友的工作、学历、家庭……说到了很晚。第二天周末一大早,女儿就站在门边急匆匆地换鞋,招呼我说,男朋友约她出去玩,下午回来,拜拜!从此,我家规矩又多添了两项内容,周五晚饭和周六,都是女儿规定的约会谈恋爱时间,雷打不动。女儿有了男朋友,她的婚姻大事和一生幸福就有了依靠,做爸爸的心中特别高兴。但每听到女儿“拜拜”两个字,就像是“白”的谐音,我脑海里就会浮现出女儿白养了的概念——女儿早晚都会走的,每个做父亲的都会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失落感。

  自从女儿讲究起穿着打扮,自从钱夹子里照片换上她男朋友,女儿在工作和学习上下的工夫可是越来越少。我想,我虽然不能像居里夫人将自己的女儿培养成诺贝尔化学奖得主,可女儿的男朋友马上硕士毕业论文答辩,女儿也要把精力放在学习和工作上,千万不能浪费青春和宝贵时间啊!而每次我一说,女儿总是一副爱搭不理的态度:“问什么问,都挺好的,不用担心!”我刚想给女儿讲点道理,话刚一开头,女儿就有些不耐烦地回答:“跟你说不太清楚,别啰唆了,以后再说吧!”说完起身走了,砰的一声,回自己房间关上门。这样的次数多了,我是一脸不满,女儿是一脸不理解。我自己心里也一个劲地直犯嘀咕:我这好心都让女儿这个“白眼狼”给吃了。

  一个休息日,我拌了一个白菜心凉菜,在饭桌上主动夹到女儿的碗中,有意用开玩笑的口气说:“这是我拌的白菜心凉菜,也叫心凉菜,小白,吃吧。”女儿略有所思,停顿了一下,不动声色地吃完这顿饭。饭后,我总觉得很懊悔。后来,我歉意地重提这段往事,女儿乐得一笑。

  虽然是话不投机,女儿终究是爸爸的小棉袄。每到过年和我的生日,女儿都要记着给我送一件礼物。小时候可能是女儿画的一张画,或者是自己做的一个小手工,后来女儿有了物质基础,慢慢变成了我喜爱的各种生活用品。今年我的生日,女儿给我买了一件暇步士棉夹克衫,很好看很适用,我过去在商店看见过但一直没舍得买。女儿一边给我试穿着,嘴上还夸奖着:“小伙,真帅!”

  等我穿好衣服,女儿又神秘地对我说,还有一个礼物呢,说着递过来一个大信封。我带着疑问接过来打开一看,一行让我立刻血脉贲张的印刷体,像闪电那样跳进了我的眼帘:研究生录取通知书!录取姓名上就是我女儿的名字!我一阵激动,那种震惊、欣喜、不知激动后该笑还是该哭的错愕感觉,就像刚刚坐过一次过山车。粗心糊涂的父亲,怎么这么长时间没发觉呢?!后来一问,原来,女儿把她和男朋友约会的时间用在了复习考研上。

  晚饭照例是一次庆功宴,自然还是我请客。女儿就要上学去了,而且是去了外地。不知道今后我一个人起早做饭为了谁,不知下雨了雨伞该往哪里去送、交给谁?心里那一种酸楚和歉疚的滋味,真是难受。每人头上一方天,能不能出人头地,那都是女儿自己的事,我这不是瞎折腾白折腾吗!干脆,我的绰号叫“老白”,是白折腾白费力白搭工夫的“白”。

  女儿“小白”,爸爸“老白”还能为女儿做些什么——饭店餐桌上,高兴地看着女儿“白吃白喝”,我的思绪和唠叨又乱了……

  ■插图/陈兴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