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20的国潮品牌:我在你身边,你怎么都看不到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都市新闻网 时间:2020/01/22 01:01:57
 我为你执笔写诗,是想让你知道你在我心里的位置。
  
  我为你素描幅画,是想让你知道我的天空颜色如何。
  
  我为你唱一首哥,是想让你明白我对你的期望。
  
  【记忆是一朵浮云】
  
  “尘,你跑快点阿,要超过我就答应你”陌亦然气喘吁吁的扭过头来,带着得意的口吻,朝身后郁尘扬声道。
  
  “好…”郁尘轻轻的用手拨弄了头发,心想…这死丫头,居然这么阴狠,自己在隔我一百多米,让我在规定的时间内超过她,即然都说到这了,今天无论如何要带她去那里。
  
  “呜…好累阿,…尘,我跑不动了……”陌亦然一手按着那颗桃树,双腿慢慢的往地面垂去,直到坐在那草地上
  
  “颜儿…起来,快走,待会没时间了。”转眼,郁尘跑过来用手拽起颜儿。
  
  “尘,没看见此时的我犹如在悬崖上被老虎猛追的羊没两样,进退两难。”颜夸张的说着。
  
  “可笑,就你那死样,也不去买镜子照下,会是那乖乖的羊吗?谁和你扯上关系倒霉了十九辈子!”郁尘顺即丢了一个白眼过去,坐在旁边
  
  “去去去,乌鸦是你老爸阿,也好,披着羊皮的狼,我谁都不怕,你怎么还靠我这么近阿,小心我这只狼把你吃干抹净。”陌亦然双手作了一个狼凶狠的姿势。
  
  “切,尘老大不是盖出来的,”郁尘伸出右手,眼睛在手表上停留1.5秒,唇微微的向左上扬了扬!“快,跟我走……来不及了!”又一次来着她的手
  
  “不…我不要去,不去,打死我也不去”陌亦然大声的抗议着,但是看到尘的脸色立即雅雀无声了,干笑着讨好的说:“呵,好,兄弟,我为了你,连火炕里都照爬,谁叫我们这么要好呢……走”
  
  “你……你…”郁尘无语,“谁跟你说去爬火炕…真没常识…走、不然迟了,太阳快下山了”
  
  那一年,郁尘和陌亦然就是这样过的,不知是谁追随着谁?是尘还是颜,我已记不清了…只记得那年尘十一岁,颜比他小一岁
  
  【到底是谁离开了谁】
  
  “尘,我长大了,我也成年了…”陌亦然在她生日的那天对尘说的。
  
  “蒽,长大了就该聪明点。”
  
  “尘,我告诉你,我喜欢上一个人了”陌亦然小声的告诉尘,因为尘水成年就可以恋爱的了。
  
  “喜欢…你喜欢谁??”郁尘激动的大声质问,脸上闪过一丝难过,谁也没有发现。
  
  “嘿嘿…我不告诉你…”陌亦然神秘的说,不能说,不然又会被他这样笑“别开美国玩笑了,你会喜欢我?不可能!你那么讨厌我!”
  
  “拉倒,谁被你喜欢上了就世界末日了,走回家去…”郁尘无奈的抖了抖肩,大步的向公交车站前去。
  
  11路公车上
  
  “切,你这个暴力女,干嘛又打我,痛死了”郁尘一只手拉着车上的吊环,另一只手则捂住刚被陌亦然袭击过的后颈部,俊嚣的脸还作着痛苦的表情,口里大声的喊叫。
  
  不满地声音从高而下,陌亦然抬起头,突然发现尘比自己高了一个头,他已不再是以前那个弱小的男孩。蓝色的刘海斜斜的诱发着耀眼的光芒,紫褐色的瞳孔,专注的向下看着的腿,似乎没有焦距,懒散的目光。突然散散的变成了焦点,一种不解的眼神,带着怀疑,陌亦然怔怔的看着那,猛的向尘的脚狠狠的踩了一脚,怕他会发现自己正盯着他而发呆。
  
  “暴力女,这么暴力,谁会喜欢你阿?”郁尘狠狠的瞪了她一眼,然后全身扫描了下,“你看你的头发,黄的枯燥,营养不良似的,像顶着一堆稻草满街炫耀。哈哈,那双手打人的力气真大阿,…还有………”他还没说完就被陌亦然的话截然住。“是又怎样,我就是那样,你也管不着,八婆死了,反正又不是要你喜欢,你管那么多干嘛?那是我的事,和你无关!”公车的门开了,陌亦然一说完就急冲冲的跑下车。心里想:“是的,反正他又不喜欢我,这是一直以来的事,这一次我不会和他明说的,本来今天跟他好好道别的,我要走了,我想知道他的想法,可是,这一切都不重要了,还有几天就离开了。
  
  留下郁尘一人在车上,还没有反应过来,她已经走了,是被我气走的。我怎么会说这么冲的话?看来气得不清阿,这次肯定不会原谅我的!算了,还是不惹她先,等气消了再说。
  
  第二天,在楼梯口,郁尘感觉没有那丫头在旁边吵,觉得很不习惯,所以就站在楼梯那里等她上来。郁尘就这样看着她和自己最讨厌的那个男生,有说有笑的,一点点的消失。是的,她说过她有喜欢的人了,那人是刚才的那个?我还在欺骗自己,其实她一直都很讨厌我的,要不然打我的时候就不会那么重了。
  
  哈,我知道了原因了”郁尘一手拿着那瓶酒猛的灌了起来,身子突然一歪歪的向一旁倒去,“你给我起来,平时不是很威风的吗?这段时间居然买醉,要是被传出去,你这个老大的位置恐怕不保”黄艺多用力的甩了郁尘一拳,冷冷的哼笑着
  
  郁尘这时才回过神来,缓缓的抬起头,看清楚了那人,“告诉我阿,亦然去哪了?她喜欢你,怎么可能离开有你的地方?…你说阿…?”一只手反勾过去用尽全身力气给了黄艺多一拳,眼睛猛恨恨的发出至人而地的光芒。
  
  黄艺多用手擦了擦嘴角的液体,鄙视的看着他,“她喜欢我!那不可能,整个学校的人都知道她喜欢的是你,这是每个人都知道的,只有你这个蠢得要死的人不知道,至少她为什么离开,一半的原因是因为你,你知道吗?她那晚哭着对我,尘他一点都不喜欢我,他那么讨厌我,他说我的头发像稻草,你说我是不是很不要脸阿,天天粘着他。是他亲口说的,他不喜欢我!怎么办阿?可是,我喜欢他,从十岁那年,他说过要成年才可以谈恋爱的!可是我还没有开始就被踢出局了,我是不是真的这么让人讨厌阿!”黄艺多复杂的看向他。
  
  “什么?你说她喜欢的是我?快,你快点告诉我她去哪里?我要亲口告诉她我喜欢她而不是讨厌她。”郁尘激动的说着,刚被揍的脸上带着欣慰的笑容。
  
  “我不知道她去哪…我不知道…”
  
  二年后,陌亦然跨着背包准备进检票处去。“亦然…”声音从背后缓缓而来。
  
  “艺多?是你”
  
  “然,这两年你跑去了哪里?为什么没和我联系?你可知道发生什么事了”黄艺多责备的口气中透着关心,发生什么事?
  
  陌亦然隐隐约约的感觉事有蹊翘,心里越来越不安…“他怎么了?
  
  “从你离开那以后,他天天喝酒麻醉自己,一个月后我告诉了他原因。他发疯的满世界找你,可是每一次都没有你的消息,但是他没有放弃,直到一个月前他听说你在西安出现过,他一边打电话定飞机票一边开车,情绪不稳定,所以车祸去了天国……!”
  
  “不…他不会死的,你骗我,他都还没找到我,怎么可以死……!陌亦然双脚突的坐在地上,眼泪已止不住的流了下来,嘴里昵喃着,眼神唤发着忧忧的气郁。
  
  “亦然…你要坚强,”
  
  “蒽…带我回去…”亦然抬起头,因为泪水模糊了视线,没有发现黄艺多闪过一丝愧疚的神色。
  
  “暴力女,今天才发现原来你喜欢黄艺多”
  
  “暴力女,为什么我找不到你,你到底去哪了?
  
  “然儿…我好想你,一年了,难道真的不能亲口告诉你,我喜欢你,从前都是,现在也是,一直都是…”
  
  “然…想你…”
  
  陌亦然坐着台桌前,一只手颤抖的翻着尘的日记本,呆呆的看着那本日记发呆,灯光一直照耀着,她维持这个姿势好久了,没有变过。没有流泪,只是发呆!
  
  一天过去了,又一天,她还是维持着这个姿势,滴水未进,黄艺多想过任何办法可是都唤不回她的思绪,不忍心再骗她,只好将实情告诉她!
  
  白色的房门被推开了,白色床单上躺着一个人,陌亦然轻轻的捉住那人的手,声音颤抖的呢喃着:“尘…你不可以丢下我的,你知道吗?我以为你讨厌我,所以我就离开这里,自己一个人带着以前我们说过的地方去旅行,我一个地方一个的踏过,这两年来,我才发现少了什么,就算那些地方再美丽,少了你,始终缺少那份快乐,所以你要快点好起来,然后我们一起去。我们说好的,要玩到老的,呜呜……”晶莹剔透的泪珠划过脸颊,眼看就要流入嘴角。
  
  “暴力女…再哭就更难看了…”微弱的声音传入耳际…床上的人本来昏睡着的突然说话了…
  
  “尘…你醒了…医生…我去叫医生”陌亦然欲要转身去喊医生,“然…我……我…咳咳…”尘本想说不用了…刚跨步的人儿听到咳嗽声有迅速折了回来“你不要吓我…尘…”“不用去…”郁尘一口气说完。“然…我想看看你、我怕这是幻觉…真的是你!”尘伸了伸手半途有缩了回去,然轻轻的拉着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脸上,“不是幻觉…是我…我回来找你你……”
  
  原来尘车祸并没有死亡,而是脊椎严重受到伤,可能导致瘫痪。结局,我相信尘在亦然的陪伴下会一点一滴的康复起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