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omg教练tt:当我学会了爱,你却消失在人海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都市新闻网 时间:2020/01/28 12:21:55
 【导读:蓝说:“去年我就到这里了,人生地不熟,找不到网络,心里好难受。这次,是很艰难才找到的。”我安慰蓝:“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网络不重要的。”蓝说:“是我想你了。”】
  
  (一)
  
  “后来,我总算学会了如何去爱。可惜你早已远去,消失在人海。后来,终于在眼泪中明白,有些人一旦错过就不再……”一首刘若英的《后来》从QQ音乐里缓缓流淌出来。那熟悉的吉他声,合着淡淡的怅然的歌词,掀起我的一段沉寂已久的往事在心底涌漾,我的心绪飘啊飘,飘到几年前。
  
  (二)
  
  2007年秋天。我拖着重重的旅行箱,登上了去上海的火车。当我面对高高的行李架发愁时,坐在下铺的一位青年立即起身来,利索的帮我放好了行李。这位青年便是后来在我记忆里擦不掉的蓝。我微笑着向蓝道谢,蓝用清晰的普通话回了一声:“不客气!”瘦瘦的,小眼明眸,举动利落,是我对蓝的初步印象。一路上,我们没有交谈,偶尔有目光交汇,我只礼貌的浅笑一下,随即闪开。但,蓝的明眸却让我过目难忘。
  
  到了上海,下火车时,也是蓝帮我取下的行李,他还递给我一张写了QQ号的便笺。我接过便笺看了一眼,以微笑示谢意,然后与蓝分道扬镳,去寻我的同学了。
  
  从上海回来,我直接加了蓝为好友,估计他是允许任何人列他为友。是巧合么?他叫“心坪泛蓝”,我叫“快乐天使”,一个忧郁,一个明媚。他的头像是灰色的,不过,他在或不在,于我来说,都一样。我在我的QQ空间里涂鸦了一些絮语,随便找来一曲伴有虫鸟鸣叫的轻音乐配上,休息,解乏。几天后,我惯例的打开空间,看见蓝在我的那篇日志下面写着:“一边读下面的意境,一边聆听班得瑞的《thesoundsofsilence》,感觉会更好。”我这才知道这首曲子的名字。那下面又是什么?一大段英文。虽然我读不懂,但我却很
  
  感谢蓝的好意,并开始对他刮目相看。蓝的空间头像是一位金发女郎怀抱一把吉他,我点击“她”,进入蓝的空间,礼貌性的在他的空间留下祝福的话语。
  
  那时,我上QQ从来不隐身。某天,蓝来了,招呼我。聊天中,我了解到,他喜欢班得瑞的钢琴曲,喜欢听吉他的弹奏,最喜欢歌手艾薇儿,他的空间头像就是艾薇儿。我就在心里嘀咕:干嘛不喜欢中国歌手?
  
  日复一日,我们在网上熟稔了。我的幽默经常把蓝逗得开怀大笑。蓝把他喜欢的一句:“你在时,你是一切,你不在时,一切是你。”发来与我共享。也就自那时起,我对文字产生了兴趣,但我仅限于读他发来的文字,那么的富有诗意,耐人寻味。我们还一起听艾薇儿的歌,一起作弊斗地主,斗得别人逃跑,然后我们发“偷笑”表情庆贺。但我们从不问及对方的真实。或许是对以往那些查户口式的盘问过于反感了吧,我们的聊天分外轻松,惬意。好感在彼此心间萌芽,生长。奇怪的是,有几次,我刚上线,一招呼他,他就命令我:“赶快下线!快!”我惑之不解,但还是下了。
  
  冬季了,我常常在蓝的空间留些温暖的祝福。一天,蓝问我要照片,我发了一张扎着两个辫子的照片给他。他看着我面含笑意的照片,赞道:“很媚!”看见蓝的称赞,我又笑了,但他不会看见,因为我们从来不视频聊天。
  
  之后,十多天不见蓝出现,也不见他的留言,我心里有些许失落感。同事们打趣我:“你最近怎么了?工作没精打采的,是不是心被谁偷走了呀?”我反驳道:“乱说!没有的事!”工作之余,我也不想和别人聊天,话不投机半句多,越聊越无聊。
  
  万物复苏,春暖花开的季节。蓝终于出现了,他发来一条信息:“花蕊里,藏着我对你满心的喜欢,花香里,飘着我对你昼夜的思念。”我问蓝:“你上哪去了?”蓝回答:“流浪,混饭吃。”我悄悄的查蓝的IP地址,竟然是澳大利亚,我
  
  打趣道:“去澳大利亚混饭吃,那饭一定很香,我也要来喔。”蓝当然知道我在开玩笑。蓝惊叹我的聪明,却不知那时有可以侦察IP地址的QQ版本。蓝说:“去年我就到这里了,人生地不熟,找不到网络,心里好难受。这次,是很艰难才找到的。”我安慰蓝:“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网络不重要的。”蓝说:“是我想你了。”我说:“你不是有我的照片么?”蓝说:“我喜欢有你在的欢快,我喜欢感觉你的笑。可每当看见你微笑的照片,却不能和你聊聊天,这对我来说,是一种折磨。”蓝还说,工作环境不固定,对于回归,是遥遥无期。我坚定的说:“我会等你!”我已不敢言说我的失落。
  
  (三)
  
  我想以后给蓝一个惊喜,让他听见我亲手为他弹奏演唱的歌曲。于是,我去十多公里外的琴行报名学吉他了。我请老师帮忙挑选了一把黑色的木吉他。老师为我调了弱于标准音的弦,我剪去左手的指甲,在老师的指导下,我对着六线谱练习单音,练习《小星星》和《小草》。
  
  提着吉他坐上公交车回家,车上的人都用奇异的目光看着我,我心里却是愉悦的。于是,周末的公交车上,经常有一个身背黑色长背包的女子往返,那就是我。
  
  每天傍晚,断断续续的吉他声就会从我家的窗户飘出去,为摇曳的白杨树叶伴奏。暮色四合,吉他又为静寂的街道制造一分活跃。看着窗外绿意盎然的树叶,听着日渐流畅的弹奏,我的心,越来越欢喜。偶尔,见到蓝上来,我便只是寒暄,不告诉他我在忙什么。
  
  老师教我把吉他调到标准音。弦紧了,要求的力度加大,我的左手指,除了拇指,其余按品弦的指头全都透出细微的血点,右手拨弦的指甲也疼。但我依然坚持着,因为,蓝就是我的力量。每每浮想蓝惊喜的聆听我弹奏吉他的场景,我就会受到莫大的鼓舞。
  
  血印消散了,指头长了茧。从理论知识到亲手练习,从单弦到和弦,从四指的单按到食指的大横按,我苦练着。几个月下来,左手指曾经的长椭形指甲变平了,指头也平了,老茧如木质一般坚硬。可我没有怨言,为了蓝,我认为是值得的。
  
  (四)
  
  时光在指尖上悄然滑落。秋天,蓝从澳大利亚回国,只在南京停留了两天,又向美国西雅图飞去。他,就是一个满世界流浪的浪子。某日,我看见蓝写在空间里的日志,他与在国外的女同学相聚了,他们尽情唱歌,跳舞,依依惜别,她含泪拥他。我的心像一个被打破的醋坛,疼痛泛滥,酸味四溢。我开始躲避蓝。一次,我忘了隐身,被蓝发现,他问候我过得怎样?我则告诉他:“我很好,一位多才多艺的男老师很照顾我。”还将老师的成功演出描述了一番。
  
  蓝以后的日志,描写很忧郁,配上雷诺尔演唱的《别在我离开之前离开》。
  
  原来蓝早已想离开了,心里的猜疑又一次将我打击。我不再幽默,像换了一个人似的。我们惬意的聊天也少了。我的空间渐渐多了异性访客,他的空间也添了好几个美女。两个好强的完美主义者把QQ变成了明争暗斗的工具。其实,除了他,我不和别人聊天的。
  
  08年的最后一天,蓝终于向我道别,他说:“就这样俯首道别吧!祝福你!”
  
  当我收到祝福,心里犹如万蚁噬咬,却故作洒脱的祝福他:“也祝福你们!”
  
  “‘你们’?我和谁?”蓝诧异。
  
  “和你日志里的女同学啊!”我答到。
  
  蓝大笑:“那是我很要好的大学同学,是像哥们儿一样的好。”
  
  我沉默了,心海五味翻滚。我告诉蓝,因为我在他的日志里读到了她,心情很糟,所以后来才用教我弹吉他的老师来刺激他。
  
  蓝也沉默良久。他说:“忧郁的我,所以取名叫‘心坪泛蓝’,是你粲然的笑,点亮了我的世界。谢谢你!”
  
  “那我做你的专属天使,好么?”
  
  “谢谢了!在得知你有老师照顾时,我疼痛的心就在泪光中决定离去。”
  
  我解释道:“我说过了,他只是我的老师!”
  
  “你不会知道,去年深秋我对你的迷恋,那种想见又怕见的折磨,让我快要疯掉。这一年里,受你冷落,我疼,被你关爱,我也疼。怕你总是为我等待,又怕你离去。我累了,真的想解脱。就算一个人一直漂泊……”蓝心声里吐露的,分明是痛并快乐着的混合液。
  
  是啊,他注定是个漂泊者,没有固定的居所。爱,何处归宿?人世间的爱,除去父母对孩子的爱是以分离的目的,其余的爱都是以聚合为目的,心随爱而走,若相爱的人不能相聚,他们注定要受心身分离的痛苦,且痛与爱的程度成正比。
  
  “那我们做普通朋友好么?”我很诚意的问他。
  
  “我相信你能。可我做不到!天蝎座的我,极端的我,”蓝停顿许久,又说:“我要停网留号了,这QQ就留给你了。请你记住,曾经有一个人不露声色的爱过你……”蓝把他所有的日志删除了。
  
  “感谢你让我懂得了很多,很多。”可叹,这感谢的话语换不回任何。我们,回不到最初的美好了
  
  彼此深深祝福!我没有接受蓝的QQ。
  
  我的吉他已经学到五级。下线之前,我为蓝弹奏《后来》,但只开启了音频。清淡的吉他音载着我沉甸甸的心情,嗓音有些哽咽。蓝在另一端,静静的。等我弹奏完,发现他早已变成了灰色。我把吉他装进背包,放入壁柜。除了蓝,我拉黑了所有网友,关闭了QQ空间。我把QQ密码修改为复杂的16位,先把密码写在纸上,待修改好之后,再把纸点燃。看着火光在泪眼中跳动,我的心,除了疼,还是疼。默默的看着蓝的头像很久很久,我才下了线。
  
  (五)
  
  一别经年。《后来》依旧,我们却人离情散。蓝,你还好么?只是这句问候已经无处可寄。如果,我们还能回到07年,我一定不再猜疑你,更会收敛自己,淡淡的关爱你,让你浅浅的快乐着,即使,做个普通的网友也甘愿。
  
  我从壁柜里拿出吉他,找出《后来》的歌谱。逝去的情感还能拨动现在的弦么?我断断续续的弹,啜泣般的吟唱:“……你都如何回忆我,带著笑或是很沉默。这些年来有没有人能让你不寂寞。后来,我总算学会了如何去爱。可惜你早已远去,消失在人海……”
  
  很久不弹吉他,手指笨拙了,指尖的老茧早已退去,按压品弦的指头生生的疼,拨弦的指尖也疼,十指的疼连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