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为婢 问镯下部:北京有了“租车牌”服务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都市新闻网 时间:2020/01/28 11:06:00
2011年09月20日 06:19 AM

北京有了“租车牌”服务

作者: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特约撰稿人 高斌评论[27条]  

不久前新《水浒传》电视剧正在热播。如今中国虽然失去了当年梁山好汉占山为王的土壤,但在商业领域,政府诸多遭诟病的政策却逼出了具有“中国特色”的各项业务,当下北京汽车“4S”店流行的出租车牌业务就是其中之一。

自从去年底,“北京市小客车数量调控暂行规定实施细则”出台以后,普通市民获得小汽车牌照的方式就成为“博彩”的一种,需要像买彩票一样通过摇号获得资格,而且摇中的机率越来越小。

北京市政府规定每月发放个人车牌额度为1.76万辆,没有摇中车牌的申请者自动转入下一期继续摇号,今年1月是这项政策实施的第一个月,有21万北京市民申请购车。7月份北京有近62万人申请摇号购车,个人指标中签率为35︰1。

如果急于买车,又一时不能通过摇号获得汽车牌照也没问题。时下北京许多汽车“4S”店都推出了在全世界可能都是最为独特的服务——出租车牌:消费者每年支付数千元、购买商家指定车型,并承诺摇中车牌后将原车牌还给“4S”店,就可以使用“4S”店的汽车牌照。从而将全球汽车业通用的“汽车销售、售后服务、配件和信息服务”这“4S”模式率先延伸至“5S”模式。

当然,这项新业务诞生不久,又没有行业标准,因此每家“4S”店出租车牌的收费标准也并不相同,这给需要这项业务的消费者带来了一定困扰。但不管怎么说,北京“4S”店的出租车牌能够解决急于买车者的燃眉之急。

在北京这座有“首堵”之称的城市,无论是无车者还是有车族都是痛苦不堪。在交通早晚高峰期间,驾车者经常要在路上花更多的时间,频繁地在油门与刹车之间转换,让神经和大腿经常处于高度紧张状态。油费与停车费更是高得惊人。

即使这样,无车者仍然渴望成为有车一族,因为公交车和地铁里的情形比影视作品中将华工当作“猪仔”贩运的景象还恐怖,不知要等多少辆车才勉强能挤上去,男士笔挺的西裤经常被迫当成擦鞋布,而女生刚刚精心化好的妆用不了几分钟就和汗水混搭成大花脸,人的尊严受到严重伤害。

事实正如许多人预料的那样,据一些官方媒体调查,限制发放汽车牌照、提高停车费等措施,并没有有效缓解北京的交通拥堵问题。原因在于,造成北京、上海等国内大中城市拥堵的根本原因不在于汽车保有量大,而是越来越强大的行政垄断和低水平的城市管理者。

北京是中国的政治中心,垄断了大量行政资源,因而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人生活或往返于这个城市。北京道路最堵的时候是每年春节前,外地进京“办事”车辆造成的拥堵加剧,足以说明这种行政垄断的势力之强和对交通造成的影响之大。

除行政垄断因素外,城市的管理者也就是政府官员水平低也是造成交通拥堵的重要原因。

由于主要办公区域集中在城市中心区,北京的公共交通系统满足不了市民的出行需求,迫使许多人宁可多花数十倍甚至上百倍的钱开车,也不愿意乘坐既不便利又伤害尊严的公交车和地铁。

而混乱的城市规划则是造成交通拥堵的罪魁祸首之一,北京的国贸地区就是明显的例子。这个被称为中国CBD的中央商务区,是中国许多城市模仿的榜样,但实际上却是城市规划的一大败笔,是北京最拥堵的地区之一。

政府通过制造CBD这样一个概念,在该区域集中规划大量高档写字楼、五星级酒店等,引入国内外知名企业入驻获得大量土地出让收益,但几十万、上百万人从四面八方同一时间在这里进出,再强大的道路交通系统也无法负荷。国贸区域重要的交通干线东三环,很多年前就被北京人戏称为“北京最大的停车场”。

面对这样一个显而易见的规划问题,北京市政府不是研究拆分CBD,而是继续强化这一概念,今年7月北京市出让国贸九块土地,挂牌价高达令人乍舌的246.55亿元,未来这一区域的堵车情况可能会更严重,进而影响全市的交通状况。

另一个例子可能会说明城市管理者水平对交通拥堵的影响有多大,北京汽车保有量仅是日本首都东京的一半多,同时市区面积远大于东京,但拥堵情况却比东京严重得多。东京的交通出行总量中,地铁系统占据86%,小轿车出行仅占交通总量的11%,而北京小轿车出行占交通总量的比例则是东京的3倍以上。

中国社会科学院一项调查显示,北京是中国上班用时最长的城市,平均为52分钟,其次是广州和上海,用时分别为48分钟和47分钟。

由于中国的政府官员不是民主选出,因此各级政府官员不是通过改革和提高管理水平来解决交通拥堵问题,而是使用行政暴力,通过政府机构限制私人购车来转移社会矛盾。

虽然国务院2009年颁发、在2009年至2011年实施的《汽车产业调整和振兴规划》中明确要求各地区、各部门清理取消包括牌照注册数量等在内的限购汽车的不合理规定,但“北京市小客车数量调控暂行规定实施细则”的出台,不仅让中央政府的红头文件变成废纸、威信大失,还在出台前的征求意见稿中隐瞒了即将实施的限购措施。

在北京限购政策实施前,北京大约有500家左右经销商,2010年共销售新车89.2万辆,加上相关服务行业,从业人员多达几十万人。

但政府在没有相关配套措施来保障这几十万人的生存问题下,毅然决然地将2011年的新车牌照发放数量确定为24万辆,被“逼上梁山”的北京汽车“4S”店终于创造出“出租车牌”这项举世罕见的汽车销售新模式。

按照北京市的规定,每家“4S”店今年最多可摇中8张车牌,至于其余那些可用于出租的车牌来自何处,恐怕是永远不可能彻底调查清楚的商业秘密。

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这些能够提供出租车牌业务的汽车“4S”店不仅像《水浒传》中的梁山好汉们一样血管里流淌着道德的血液,而且似乎还有着比梁山军师“智多星”吴用更聪颖的头脑。唯一需要担忧的是,随着可用于出租的汽车牌照数量减少,这项被逼出来的创新业务的价格可能越来越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