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今生 白蛇传:中国援欧很务实很市场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都市新闻网 时间:2020/01/28 12:37:43
       在中国政府对欧元区表现出善意之后,中国的金融技术官员们表现出市场化的务实态度。

  9月20日,中国外交部和商务部表明了中国支持深陷最严重危机中的欧元区,但是没有对具体国家做出承诺。外交部发言人洪磊在记者会上表示,中国将继续把欧洲作为主要投资市场之一。他说:“中方对欧洲经济和欧元区始终抱有信心,支持欧元区、欧盟国家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采取的一系列应对措施。”而商务部新闻发言人沈丹阳则撇清了市场经济地位与援欧之间的关系,表示“承认中国完全市场经济地位和支持欧洲应对债务危机是两个不同性质的问题,我不认为两者之间一定有什么必然的联系。中国在帮助别人的时候,往往都是不设定前提的,我们只是希望在以诚待人的同时能够得到对方的尊重”。

  以诚相待是前提,而后是以能够沟通的语言说话,在商言商,没有什么见不得人。

  在9月23日到25日在华盛顿召开的世界银行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秋季会议上,几位中国金融官员明确提出了救援欧元的条件。

  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9月24日在世行和IMF2011秋季年会期间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首先要看欧元区国家能否落实7月21日欧盟峰会的决议,现在部分国家还在讨论,在此之前,中国可以研究。其次,要看IMF是否利用资源拯救欧元。

  副行长易纲的态度更加明确,中国官方外汇储备的投资,将从三个层面考虑:首先,要考虑具体国家需求是什么,优先事项是什么;其次,什么在欧盟和欧洲央行的议事日程上,因为欧盟和欧洲央行有一手信息,知道怎么做是最好的;再次,是IMF的决策,因为IMF与欧债危机整个过程有密切关系。在官方外汇储备投资之外,易纲强调,最好的投资是私人投资,首先支持私人去欧洲投资。

  作为中投公司的总经理,高西庆在参加国际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秋季年会欧债问题相关研讨会时表示,“我们有我们的政策,我们有我们自己的问题。中投要对国家负责,需要考虑各种风险系数,保证盈利。”

  中国的金融技术官员们表现出了一致的务实态度,这是中国三十年市场经济成果的最好表现。在任何时候,专业人士必须以国际能够理解的市场的语言勾通,当中国人在任何领域都以共同的价值观与专业语言与国际勾通的时候,就是中国市场化与价值观走向统一的时候。

  综观金融官员提出的上述条件,非常清楚,中国不会为了任何其它目的轻易出手拯救欧元。

  中国拯救欧元的前提条件是,欧元区国家先要自己拯救自己,自己少承担救援成本而以恐慌之术压迫中国等外部国家出手救援,这条路走不通;在中国等国家救援之前,国际组织必须表现出足够的诚意,利用资源与规则制订的优势,建立健康、公平的全球金融市场;最后,无论是中投还是外管局,投资的目标是赢利,其它任何战略目标必须围绕长期或者短期赢利这一核心目标。

  易纲的话更具备市场观点,其重点提及私人投资,私人投资者的决断应该是自由、不受限制的,无论中国的私人投资者是否愿意去欧洲投资,都不应该受到约束,市场与资金天性逐利流动。当然,考虑到国内的外汇资本管制限制,易纲的话只可视为放松资本管制的呼吁。

  战略成功通常是中国对外经济关系中的传统思维。

  计划经济时代,中国勒紧裤腰带对亚非拉实行战略援助,是为了打破封锁。当时的中国视市场为仇敌,毫无投资、赢利概念。到现在为止,无视当时发生的社会和经济惨剧,还是有很多人为当时的战略决策叫好。这是战争与冷战思维综合作用的结果,为了战略成功,可以牺牲某个群体的利益甚至生命。

  2001年中国加入WTO以后,中美之间形成了货币印刷、产品制造、购买美债之间的共生关系,这是中国资本管制时代发展外向型经济的必然结果,是中国为了原始积累不得不付出的代价。真正的错误不在于加入WTO,不在于购入美债,而是在发展外向型经济发展的过程中,没有及时建立全民社会保障体制,没有疏通资源配置的市场化通道,导致内部矛盾积压,危机四伏。

  很多时候,战略成功被当成投资失败的遮羞布。

  2007年,今天发出市场化宣言的中投公司以每股29.61美元购入无投票权的黑石公司101334234股股票,出资30亿美元,锁定期长达4年,截止今年9月23号,黑石股票市场价为每股12.07美元。面对汹汹舆情,作为补救,中投在2008年10月以每股不足10美元的价格在公开市场增持,持股比例由9.99%增至12.5%,享有和其他同类型股份一样的投票权。中投的第一次投资显然是一次极其失败的投资,辩解者却将此美化为中国向全球金融市场突破的辉煌成功;当中国金融企业成为欧美金融机构的套现工具时,辩解者认为是中国金融市场化必须支付的代价,充分认可外资银行带来的国际化视野与风险管理机制。

  但金融公司在大幅赢利的同时不断再融资的事实,却显示这些公司廉价圈占了大量国内资源。

  回到欧元,中国的金融官员学会就事论事。

  目前欧元明显丧失了与美元的抗衡能力,国际资源的定价权取决于美元之手。无论哪一个国家施以援手,都改变不了欧元与美元之间的强弱对比,而欧元区内部的高福利、财政统一等难题,非欧元区国家痛下决心刮骨疗毒不能解决。就算中国在欧元区投入2万亿美元都是杯水车薪,既无法改革欧元区的财税体制,也无法让欧洲劳动者与中国劳工一样勤勉。

  中国不是救世主,不存在援助欧元的问题,确切表述是,中国是否需要购买欧元资产。要回答这个问题,非常简单,取决于中国能否以合理的价格获得欧元资产;更取决于中国与欧盟之间未来能否形成互惠互利的合作关系。

  在短期的赢亏之外,中国与欧元区合作的另一重考量,是对于中欧长期发展是否有利。如果中国不想放弃成为全球主要货币的机会,那么,此时应该释放出货币,向欧元区提供人民币版的马歇尔计划,使人民币与欧洲经济更紧密地结合在一起,也使人民币的使用范围更加广泛。

  很可惜,目前这个方案只能是幻想,因为人民币还在实行资本管制,因为人民币无法在全球范围内真正流通,也就是说,中国内部没有为马歇尔计划做好准备。

  与日本等国家不同的是,中国没有放松资本管制,同时力顶人民币汇率升值的压力,人民币汇率必然成为众矢之的。要缓解压力,最重要的办法是向日本等国家学习,藏汇于民,由民间私人向海外投资。外管局也好,中投也好,集中占据财富而后力量膨胀,不是市场化。

  国家外汇储备的使用要走市场化之路,放松私人管制,才是真正的市场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