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餐饮服务托管公司:区别真假马克思主义的分水岭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都市新闻网 时间:2019/10/22 02:24:53

共产党不讲阶级斗争,一点马克思主义都没有!

迎 春

一、马克思主义就是关于阶级斗争的学说

有人多次说,“什么叫社会主义,什么叫马克思主义?我们过去对这个问题的认识不是完全清醒的。”“社会主义是什么,马克思主义是什么?过去我们并没有完全搞清楚”等等。(《邓小平选集》第三卷 第63、137、页)作为当时中国共产党的实际领导人,都说“没有完全搞清楚”什么是马克思主义,什么是社会主义,造成了我国社会意识领域的一片混乱。近三十年来,我国社会意识领域机械唯物主义、唯心主义盛行,形而上学猖獗,资产阶级经济学竟成了官方制定、解释政策的理论,成了大学的必修课,资产阶级的社会学成了占统治地位的社会学。而另一方面,我国却不断的宣扬什么这个是“发展了”的马克思主义;那个又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最新成果”等等,这些所谓的“马克思主义”,就是不讲阶级斗争!

马克思主义是唯一的科学社会学,在阶级社会,就是阶级斗争的学说。只讲发展生产力,不讲阶级斗争,一点马克思主义都没有!不要说是什么发展马克思主义,实际上是修正马克思主义。

有人说:“马克思主义最注重发展生产力。”(《邓选》第三卷 第63页)还说:“革命是搞阶级斗争,但革命不只是搞阶级斗争。生产力方面的革命,也是革命,而且是很重要的革命,从历史的发展来讲是最根本的革命。” (《邓选》第二卷第311页)生产力的革命与社会革命是不同性质的两回事,不能混同。而有的人公开抹煞社会革命与生产力革命、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的区别,资本与雇佣劳动关系与公有制的区别,说:“要害是姓‘资’姓‘社’的问题。判断的标准,应该主要看是否有利于发展社会主义社会的生产力,是否有利于增强社会主义国家的综合国力,是否有利于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邓选》第三卷 第377、137、372页)用发展生产力、增强国力和提高生活水平代替社会制度的区别,代替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本质区别。

实际上马克思主义者主要关注的是发展生产力的结果属于谁占有。马克思在给巴。瓦。安年柯夫的信中说:“我把共产主义者的宗旨规定如下:(1)维护同资产者利益相反的无产者的利益;(2)用消灭私有制而代之以财产公有的手段来实现这一点;(3)除了进行暴力的民主的革命以外,不承认有实现这些目的的其他手段。”(《马恩选集》第四卷 第319页)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指出:“共产党人可以用一句话把自己的理论概括起来:消灭私有制”。(《马恩选集》第一卷地265页)

有人反复强调“发展才是硬道理”,“社会主义的任务很多,但根本一条就是发展生产力”。这就抹杀了社会主义的真正任务。列宁说:“社会主义就是消灭阶级。”(《列宁选集》第四卷第89页)

有人否定阶级斗争,特别反对毛泽东关于社会主义社会的阶级斗争理论,指责“他(指毛泽东——引者注)-----------到一九六二年七、八月北戴河会议又转回去了,重提阶级斗争,提得更高了------十中全会以后,他自己又去抓阶级斗争,搞‘四清’了。”对于文化大革命这样一场伟大的社会革命,他认为:“‘文化大革命’同以前十七年中的错误相比,是严重的、全局性的错误,它的后果极其严重”等等。(《邓选》第二卷 第295、302页)而马克思、恩格斯则说:“将近40年来,我们都非常重视阶级斗争,认为它是历史的直接动力,特别是重视资产阶级与无产阶级之间的阶级斗争,认为它是现代社会变革的巨大杠杆;所以我们决不能和那些想把这个阶级斗争从运动中勾销的人们一道走。”(转引自《马克思恩格斯要论精选》第178页)列宁在论述社会主义的阶级斗争时,特别指出:“小资产阶级民主派根本就厌恶阶级斗争,幻想逃避这种斗争,力图缓和、调和和钝化这种斗争。所以这类民主派或者根本不承认从资本主义过渡到共产主义的整个历史阶段,或者认为自己的任务是设法把相互斗争的两种力量调和起来,而不是领导其中一种力量进行斗争。”(《列宁选集》第四卷第85页)。可见,这种否定阶级斗争的“发展了的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与马克思主义是根本对立的!

当前的主要问题是混淆社会现象与自然现象,混淆改变生产关系与发展生产力,抹煞两者的区别,因此,为了正本清源,有必要从最基本的道理讨论起。

1, 学科的分类

物质运动的形式,包括物理的,化学的、生物的和社会的等多种。按大类分,前几类属于自然现象,后一种则是社会现象。毛泽东从人类能动的角度概括为三大实践:科学实验、生产斗争和阶级斗争。前两项属于认识自然、改造自然,后一项则属于改造社会。与此相应,学科也分为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两大类。

人类社会建立在物质生产基础之上。而生产过程,既是人与人发生社会关系的过程,也是人与自然发生关系的过程,是物质财富的生产和社会关系的生产的统一。在人与自然关系中的人,是抽象了社会关系的人,是自然人。生产物质财富的运动,应属于自然现象的大范畴,不属于社会学的研究内容。马克思主义作为一种社会科学,不研究社会生产的自然方面,不研究生产力,只研究社会现象。混淆自然现象与社会现象,是资产阶级社会学的一贯手法。西方经济学就说它既研究生产力的发展,也研究生产关系;西方经济学者则说生产工具就是资本,任何生产都必须有资本,因此资本主义社会永存等等。马克思主义作为科学社会学,抽象了生产力,只研究生产关系,而把生产力发展作为社会变动的外部条件,目的就是要揭示资本主义的历史暂时性,揭示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关系替代资本主义的历史必然性。

2、社会学的研究内容

社会学是以社会现象为研究对象的学科。

社会现象是指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但是,不是人与人之间关系都是社会现象。人与人之间的血缘关系、婚姻关系等则是自然人与自然人之间的关系,与一般动物之间的血缘关系、婚姻关系属于同类性质。只有在生产基础之上建立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即生产关系以及在其基础上建立的人与人之间的政治、文化等关系,才是社会关系。在阶级社会,社会关系都具有阶级性,这种阶级性来源于经济利害的矛盾。奴隶社会的奴隶主与奴隶;封建社会的封建主与农奴;资本主义社会的资本家与雇佣工人等。作为社会科学的马克思主义,就是研究由经济利害关系及其所产生的各种社会关系的表现、本质及其发展趋势,就是研究阶级斗争的科学。一切剥削阶级的社会学,则千方百计地掩盖这种社会关系的对立性,否认社会现象的阶级本质,否认社会科学的阶级性。而马克思主义的科学性就在于它揭示了社会现象的本质——阶级性。所以,毛泽东特别指出马克思主义的特点,就是具有鲜明的阶级性。

当然,任何社会都不是单一的社会关系,如资本主义社会,也包含着小商品经济等经济关系,但是,这些经济关系都要受到主导的经济关系的影响和制约。如在资本主义社会,小生产不断分化,大多数沦为雇佣奴隶,少数小资产者则上升为资本家等。

马克思主义作为唯一的科学社会学,就是因为它公开宣扬它的阶级性,承认它是研究阶级斗争的科学。在阶级社会不研究阶级斗争的社会学,绝对不是马克思主义。

3、科学社会学本身就是阶级斗争的产物

人们在生产斗争和生活中逐步加深了对自然的认识,建立了物理、化学、生物等门类的科学。但是,人们的社会现象的认识则进展缓慢,原因是社会现象是一种更高级形式的物质运动。社会现象与自然现象不同之处,在于它包含着人们的意识,而且由于经济地位的对立,不同的人存在着不同的甚至对立的社会意识。在资本主义社会之前,“社会完全划分为各个不同的等级,看到由各种社会地位构成的多级的阶梯。”(《马恩选集》第一卷第251页)《“------资产阶级时代,却有一个特点:它使阶级对立简单化了。整个社会日益分裂为两大敌对的阵营,分裂两大互相对立的阶级: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马恩选集》第一卷 第261页)随着资本主义社会的发展,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的阶级关系、利润与工资的对立日益鲜明,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的矛盾尖锐到一定程度,无产阶级作为一种新的生产关系的体现,它的理论代表才有可能客观地反映历史发展的趋势;而资产阶级等没落的阶级,根本不可能反映本阶级灭亡的事实。只有公开承认阶级斗争、承认社会学的阶级性,才能成为科学的社会学,而只有无产阶级的理论——马克思主义才能做到这一点。所以说马克思主义本身就是阶级斗争的产物。

正如恩格斯所指出:“现代社会主义,就其内容来说,首先是对统治于现代社会中的有产者与无产者之间、资本家和雇佣工人之间的阶级对立和统治于生产中的无政府状态这两方面进行考察的结果。”(《马恩选集》第三卷 第404页)

二、社会主义社会仍是阶级社会

《共产党宣言》指出:“到目前为止的一切社会的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马恩选集》第一卷第250页)当然,恩格斯后来加了注,说明“这是指有文字记载的历史。”有人会说,马克思、恩格斯生活在资本主义社会,生活在阶级社会,他们的理论是针对阶级社会说的。现在是社会主义社会,马克思主义也要“发展”,要“与时俱进”等等。

社会主义社会是不是阶级社会呢?

马克思没有亲身经历,他也不描绘未来的新社会的细节,只是在揭示资本主义必然灭亡时,预示了新社会的主要特征。他指出:“在资本主义社会和共产主义社会之间,有一个从前者变为后者的革命转变时期。同这个时期相适应的也有一个政治上的过渡时期,这个时期的国家只能是无产阶级的革命专政。”(《马恩选集》第三卷第21页)不仅如此,他对新社会的经济特征也作了分析,预见的社会主义社会,仍然存在着资产阶级法权等等。

列宁领导的十月革命取得了胜利,建立了第一个社会主义社会。他在苏维埃政权成立两周年时,写了《无产阶级专政时代的经济和政治》,对社会主义社会进行了科学地分析。他指出:“在资本主义和共产主义中间隔着一个过渡时期,这在理论上是毫无疑义的。这个过渡时期不能不兼有这两种社会经济结构的特点或特征。这个过渡时期不能不是衰亡着的资本主义与生长着的共产主义彼此斗争的时期,换句话说,就是已被打败但还未被消灭的资本主义和已经诞生但还非常脆弱的共产主义彼此斗争的时期。”“社会主义就是消灭阶级”等等。(《列宁选集》第四卷第84、89页)

斯大林在列宁逝世以后,领导苏联人民实现了国家工业化和农业集体化,打败了法西斯的入侵,是一个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但是,他对社会主义社会的认识与实践,都存在着错误。他认为实现农业集体化以后,社会主义社会就不存在阶级、阶级斗争,不存在资本主义复辟的危险性。他在《论苏联宪法草案》的报告中说:“苏联新宪法与资本主义各国的宪法相反,而以资本主义制度在苏联内已被消灭的事实,以社会主义制度在苏联内已获胜利的事实为出发点。”“在社会中已经没有了彼此对抗的阶级;社会是由两个互相友爱阶级,即工人和农民所组成”。(《列宁主义问题》)由于他认定社会主义社会不存在阶级斗争,不存在资本主义复辟的危险性,因此,把生产与需要这种生产一般(或者说任何生产)的矛盾,作为社会主义社会经济发展的基本规律,从经济基础方面进一步否定了社会主义社会存在着阶级、阶级斗争,存在着资本主义复辟的危险性。斯大林关于社会主义社会的基本经济规律的理论,至今还被修正主义者奉为至宝。

毛泽东不断总结无产阶级专政的历史经验,认为社会主义时期始终存在着阶级斗争。他在1962年中央工作会议的小组会上说:“阶级、阶级斗争问题,有的同志讲,是马克思主义的精髓--------总之,离开阶级就不能谈问题,不能说明问题。”“对讲阶级、阶级斗争,我有兴趣。不讲阶级斗争,就没有劲了。”他在北戴河中央工作会议上又说:“关于阶级-------在社会主义国家还有没有阶级?有没有阶级斗争?应该肯定还是有的,还是存在的--------我们从现在就讲起,年年讲,月月讲,开一次中央全会就讲,开一次党大会就讲,使得我们有一条比较清醒的马克思主义路线。”(《毛泽东传》1949——1976下册 第1249—1250、1251页)他还说:“搞社会主义革命,不知道资产阶级在哪里,就在共产党内,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等等。(《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13卷 第487页)他概括出了“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的概念,最后形成了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成为社会主义阶段的马克思主义,是马克思主义第三个里程碑。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无产阶级专政的历史表明,马克思、列宁、毛泽东关于社会主义存在阶级斗争的理论是科学的,符合实际。1991年苏联的解体与复辟,证明社会主义社会确实存在着阶级斗争,存在着资本主义复辟的危险性。如果连这样重大的历史事件都不予承认,那就不是什么认识问题,而是根本的立场问题了。对于这样的人,要让他们承认社会主义社会存在阶级斗争,就像要让资本家承认资本主义一定灭亡一样,是不可能实现的。

我国改革开放以来的事实,进一步证明了这一理论的科学性。

近三十年来,我国的经济是有了很大的发展。但是,我国现在只公布国内生产总值年平均增长多少,就是不讲在什么经济关系中增长的?是在公有制经济关系中增长的?还是在资本与雇佣劳动的关系中发展的?经济发展的成果归谁所有?是归资本家所有?还是归劳动人民所有?更不公布整个国民经济的构成。我国有一个庞大的统计系统,发表了社会生产力的各种结构:产业结构、产品结构、企业组织结构等等,对社会生产力的分析很具体,就是不揭示所有制关系。原国家统计局长李成瑞依靠各方面的资料,拼凑出我国的所有制结构:“据测算(国家统计局未提供全面准确资料),1995年,在全国企业注册资本中,公有制经济与私有制经济(包括内资与外资)的比重,分别为73%与27%。经过近十来年的剧烈变化,2006年,全国企业实收资本(二、三产业)中,公有制经济与私有制经济的比重,分别为48%与52%;全国就业人员(二、三产业)中,公有制经济与私有制经济的比重分别为32%与68%;全国GDP中,公有制经济与私有制经济比重分别为37%与63%”“私营经济的发展意味着新资产阶级(或是为私营企业主阶层)的形成。这一阶级,从1995年到2005年这十年间,户数从66万户增至430万户,增长5。5倍;雇工从822万人增至4715万人,增长4。7倍,资本从2262亿元,增至61331亿元,增长26倍。”“2005年的私营企业主群体与1956年社会主义改造前的私营企业主群体相比,户主数相当于16万人的26。8倍,雇工数相当那时250万人的18。8倍,资本额相当那时24亿元的639倍(扣除价格变动因素)。如果说那时存在一个资产阶级,为什么不承认现在存在一个新资产阶级呢?”(《大变动》第1—2、3页)其实,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经济发展主要是雇佣劳动与资本关系的发展,公有制经济的急剧衰退、萎缩,仅从上亿流动的农民工就可以看出,我国的资本主义经济已经发展到何等兴旺的程度了!

面对这种阶级结构的实际情况,还不承认我国存在着阶级、阶级斗争,不承认存在着资本主义的复辟,那还有什么马克思主义可言。连客观存在着的资产阶级(包括买办资产阶级、官僚资产阶级等)与无产阶级的尖锐对立,竟视而不见;对煤矿不断传来的爆炸声充耳不闻,还能谈什么主义吗?还可能有什么“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最新成果”吗?

三、不讲阶级斗争,不是真共产党

最后说一说,马克思主义从来认为,政党本身就是阶级斗争的产物,不过其他的政党都掩盖它们的阶级性;只有共产党公开承认自己是无产阶级的政党,是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斗争的工具;公开承认进入无阶级的社会,共产党将随之消亡。这些都是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作为执政的共产党,居然不承认社会上存在着阶级,不讲阶级斗争,那绝不是真的共产党!那么共产党为什么还要存在呢?这哪里还有一点马克思主义呢?共产党的存在,属于社会现象,而且是政治领域的社会现象,与人与自然关系根本就不是一回事,共产党怎么能代表生产力呢?更不能代表什么先进的生产力了!当然,进入无产阶级专政的历史时期,共产党作为执政党,是要促进社会生产的发展,这是毫无疑问的。但是,作为共产党,它只能、也必须从经济发展的方向:促进资本主义经济消亡和发展社会主义经济的角度来促进经济发展,用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继续革命的理论,指导经济的发展,而不能用直接管理社会生产,代替经济发展方向上的两条道路的斗争。总之,共产党不管是在野还是执政,不讲阶级斗争、两条道路的斗争,就没有一点马克思主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