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饭店排名:与人类不同,黑猩猩不喜欢合作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都市新闻网 时间:2019/10/22 01:42:26

当合作对它们有益时,黑猩猩也会很乐意一起工作。否则,它们是不愿被打扰的。

对人类而言,合作是为了其自身的利益,这一行为差异或许构成了人类和黑猩猩社会间的重大差异。 

灵长类动物的研究人员,对在乌干达一保护区内半自由放养的黑猩猩研究发现只有当一个合作伙伴能帮其获得远多于它们自己所能得到的食物时,黑猩猩才会招该伙伴入伙。如九月七日“动物行为”中所述,对“动机和精神状态是如何影响动物互动的”的研究是当前灵长类动物学趋向的一部分。

第一作者,安科·布林格说“似乎动机在我们如何行事上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这给我们一启发:物种即使认知到有做某些事的能力也不一定会表现出该行为,是因为它们只是不想去做。”

人类的合作程度,而非合作本身,是独一无二的。黑猩猩,矮黑猩猩,大象和许多鸟类都会为合作的回报而共事。

布林格说:“对此的动机方面并无做太多研究。我猜想动机在认知能力的多个方面都发挥了一定的作用,不仅仅是合作行为,也包括社会学习和信息交流。”

在这项研究中,布林格和她的同事们把食物放在黑猩猩能直接够到的范围之外。为能把放香蕉的平板拉近,黑猩猩会不停地拉动扔在地上的绳子。黑猩猩有两种选择。 一块板是它们可以独自拉近,在另一块板上,由松散的绳子穿过板上的环结。为得到这些木板,需要两端同时拉,因此黑猩猩不得不向呆在临间的伙伴求救。

当布林格在单板上放两个香蕉片,在合作板上放四个香蕉片,以使每个黑猩猩都有相同的好处时,它们绝大部分时候会选择独自工作。如果在合作板上为每个黑猩猩再各加一个香蕉片,它们则绝大多数选择合作。

布林格说:“我们有点意外,只是多了一片便有这么大的差异。” 

该研究表明黑猩猩只是将他人视为社会工具,一个可以使自己利益最大化的工具。

大卫·瓦茨,一位并未参加该研究的灵长类动物研究者和耶鲁大学人类学家,说:“看起来它们关心的是它们所想要的,它们不找一个同伴加入因为他们喜欢那样,或者因为它们担心同伴所想要的。但是,对人类来说,我们总是找他人加入的动机只是为了有他们参与的好处” 

如果这表现了人类和其他动物间的一个根本差异,它或许有助于解释为什么人类进化成更好的问题解决者,并占居更广的栖息地。

瓦茨说:“如果你有一个物种,它们心理上倾向于和他人共事,让他人参与,开辟各种可能性,那么它们能完成更多的目标。那个种群在生态问题和进化上也会做的更好。

人类和其他灵长类间的这一社会差异有多大目前还不确定。例如,灵长类动物学家不确定黑猩猩在野外是否合作,如果合作,合作的程度怎样。

瓦茨认为对于狩猎是否是一项合作性活动仍不可知。瓦茨与他的同事—一位密歇根大学的灵长类动物学家—约翰·三谷一起在对乌干达努迦地区的黑猩猩进行研究

“很明显,要跟踪所发生的一切是不可能的,” 瓦茨说,“或许它们很有效地协调着自己的行为,但是我们只是看不出那是否是它们正在做的。” 

黑猩猩经常以30到50的大群体打猎,在森林里移动非常快。瓦茨确信黑猩猩留心并预测别人的举动,它们交相辉映,似乎在配合彼此的行动。他说:“但它或许只是响应他人的一个产物,而非合作。”

很多研究者对黑猩猩如何捕猎的研究感兴趣,因为对于人类来说,随着我们由个人密室到合作觅食,群体狩猎很有可能促进了早期社会的形成。

作者们写道,虽然在布林格的实验中黑猩猩清楚地明白如何合作,但它们更倾向于将自己的伙伴视为社会工具,能达到其目标的工具。相反地,对游戏中的儿童研究标明,他们更喜欢有他人参与,即使游戏并不需要伙伴参与。似乎社会化便是它本身的奖赏。布林格和她的合著者认为这点是黑猩猩合作与人类相比潜在的心理学上的一大不同。

对一些研究者来说,这一飞跃太大。现在艾莫利大学的灵长类动物学家维多利亚霍纳, 曾对Ngamba岛上保护区里的同一批黑猩猩做过研究。在绘制人类和黑猩猩间的动机差异前,她更想看到完全可比的研究,这需要人类在食物上的合作,而非游戏中。

“这的确是一项很好的黑猩猩研究,”霍纳说,“但是我不确定我们应如何将其应用到我们对人类的所知中去。”

图片来源: 安科·布林格/马克斯·普朗克人类学进化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