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首科花园小学:《红楼梦》中的文化修养与“酒令”文化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都市新闻网 时间:2019/10/14 23:33:35
《红楼梦》中的文化修养与“酒令”文化 花随月转阴晴收录于人民网强国博客- 作者:张子秋           

    宝玉应邀至冯紫英家吃酒,行酒令:“如今要说悲、愁、喜、乐四字,却要说出女儿来,还要注明这四字原故。说完了,饮门杯。酒面要唱一个新鲜时样曲子,酒底要席上生风一样东西,或古诗、旧对,《四书》《五经》成语。”这个酒令的文化含量之高,吓得薛蟠差点儿望风而逃。旁人说的都甚雅致,轮到薛蟠时,抓心挠肝的为难劲儿,来了一出“哼哼韵”:“一个蚊子哼哼哼,两个苍蝇嗡嗡嗡。”众人笑得弯腰。你看,一个酒令足能验出人的文化水平。

    宝玉过生日,吃酒自然要行令。因众人对行何令莫衷一是,于是拈阄。先拈出来个“射覆”,探春出了两个字的一“覆”:“人、窗”,宝钗便知她因席上有鸡,所以用的是“鸡窗”、“鸡人”之典,于是就射了一个“埘”,用“鸡栖于埘”的典,二人相视一笑,各饮门杯。古代仕女这份文化修养的功夫,着实无人能及。

    晚上一帮丫环又替宝玉过生日,也行酒令,因丫环们不识字,不要文的,弄了一个“占花名”。所谓“占花名”,就是一个签筒,里面盛着签子,每个签子上都有一种花的名字,下面配着有关这种花的小诗,诗下又有小注,言明饮酒方式。众人掷骰子论点数,轮到谁就在签筒里抓一个出来。一干奶奶小姐也都被请来玩,宝钗抓了一个“艳冠群芳”的牡丹,下面小诗是“任是无情也动人”,小注是:“在席共贺一杯,此为群芳之冠,随意命人,不拘诗词雅谑,道一则以侑酒。”于是大家共贺她一杯,她命芳官唱一支曲……这种酒令方式文雅,是闺阁女子爱玩的东西,若是大汉来玩,那就扭扭捏捏不成样子了。所以宝玉在这里面基本就是个起哄的,这个酒令和他没什么关系,他也不会下手去抓个什么出来。

    刘姥姥到荣国府,贾母兴致高,带她游大观园,席间吃饭,也提议行酒令。贾母平时消遣就是抹骨牌,所以酒令也和这个有关,算是比较俗的一种酒令。

    鸳鸯代贾母行的酒令是:“如今我说骨牌副儿,从老太太起,顺领说下去,至刘姥姥止。比如我说一副,将这三张牌拆开,先说头一张,次说第二张,再说第三张,说完了,合成这一副儿的名字。无论诗词歌赋,成语俗话,比上一句都要叶韵。错了的罚一杯。”这个非得熟悉骨牌的人不能办。

    鸳鸯手头有了一副牌,左边是张“天”,贾母道:“头上有青天。”当中是个“五与六”,贾母道:“六桥梅花香彻骨。”右边一张是:“六与幺”,贾母道:“一轮红日出云霄。”这副牌的名字就是个“蓬头鬼”,于是贾母说了句叶韵的俗话:“这鬼抱住钟馗腿。”到了刘姥姥这里,左边“四四”是个人,结果刘姥姥说:“是个庄家人罢。”中间的牌是“三四”绿配红,刘姥姥又说:“大火烧了毛毛虫。”右边“幺四”真好看,刘姥姥说:“一个萝卜一头蒜”。这副牌的名字凑在一起便是“一枝花”,于是刘姥姥两手比着说:“花儿落了结个大倭瓜。”

    贾母和老刘都不识字,不过贾母生长在高门大户,就俗也是有限,刘姥姥的俗是带着土腥味的“土俗”。

    总的说来,贾府行酒令,年轻一代主子们博学多才,走的是雅致路线;年轻融丫头们不识字,不过未出闺门,行酒令虽然略俗,终不脱雅气;贾母等人地位高而文化水平不高,所行酒令以俗为主,但是俗中也透着雅秀。至于薛蟠,不可说也不可不说,他就是伧夫俗子一个!

    《红楼梦》里面各色人等在不同场合行不同的酒令,而所行酒令又与其身份、学养等紧密贴合,显示出作者对于中国博大精深的酒文化有着深切的了解和见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