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堰晚报华晨宇:永不放手的李香君 - 贺静 - 敏思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都市新闻网 时间:2020/01/21 02:41:31

永不放手的李香君

作者:贺静   出自:静心随语 浏览/评论:535/1   日期:2010年1月28日 19:08

       如若说这个世界上真有哪些不可理喻的爱情,让安静的香烟爱上喜欢燃烧的火柴,那么就注定了在这个童话里,一个要被伤害,另一个要被纠缠。如若万物真的有灵犀,让可恶的老鼠爱上可爱的猫眯,那么就注定了爱情要成为一个凄迷的话题,一个要被淘汰,另一个要永恒等待。那么,李香君对侯方域的爱又是什么呢?

         自古以来,诗词的发展都离开不了妓女和多情的文人雅士的情感纠缠,而故事也多多就发生在他们之间。比如李香君和侯方域之间的爱情,就和文化脱不了干系。才子和佳人,自古以来都是绝配,但是也是悲剧的产生。这个李香君和侯方域也是其中一例。李香君,这个秣陵教坊名妓,容颜清秀俊美,琴棋书画虽然不是很精通,但是也懂一二。为此,成为秦淮河青楼里的名妓。侯方域,这个明崇桢户部尚书侯恂之子,出身富贵之家,因为才华了得,故此招惹一身的绯闻。这个桃花运也是因为他自身的才华,与方以智、陈贞慧、冒辟疆合称明复社四公子,同时又与魏禧、汪琬合称清初文章三大家,还留有文学著作《壮悔堂文集》和《四忆堂诗集》。 

           李香君,1624年出生苏州,江南的女子,原姓吴,因为家庭受政治牵连,飘泊异乡。生活贫困,最基本的吃住都成问题,八岁时,父母不得不把她寄卖给妓院,希望她能活下去。从现在看来,这也是不得已的办法,为了生计,也为了让她活下去。有时候也被逼无奈。她被卖给了当时青楼女主人李氏,做了她的养女,改姓为李香君。这个李氏不是一般女人,她年轻时是轰动京城的妓女,随着年老色衰,为了生存,自己就开了一所青楼,专门依靠收养无家可归和流落人间的女子为主,然后培养她们的兴趣爱好,让她们个个才情横溢,貌美如花,吸引过往的男人。于是,八岁的李香君跟随者青楼里的师傅们学习歌舞和琴棋书画。因为她容貌清秀,而且绘画技能在其他姐妹之上,被当时的风流嫖客称赞为“秦淮八艳之一”。就从遗留下的画像看,容颜不是特别出众,她能进入这“秦淮八艳”,多半原因是她的绘画才能。

         受封建科举制度的影响,不能考取功名的书生们,就注定了要在烟花小巷里借助他们给予自己才情的发泄,故此当时的宴会都是所谓的风流文人做主流,常常去青楼和美艳的妓女们打情骂俏,寻欢作乐,换来一袭温存。而侯方域作为其中一份子,也不例外,虽然在十五岁即应童子试中第一名。但是那只是辉煌的过去,不能掩盖现在的落魄。于是,和柳永一样的他,带着一身的牢骚和不满,开始穿梭在香艳脂粉堆里说诗论词,取得美丽女子对自己的钦佩。他这一呆,就是三年。当时的李香君正好十六岁,如花似玉的时候。在一次青楼宴会上,和侯方域一见钟情,从此,红尘里也就多了一个痴情的女子。就事实来说,中国古典诗词的产生与美貌的妓女、才华横溢的书生。缠缠绵绵的爱情,是不可分割的三个焦点。特别是后来兴起的宋词,原本就是落榜文人为自己红颜知己所创,当然始终离不开儿女情肠,浓情蜜意不需说,都在诗词里写着彼此的瓜葛。

         来青楼常驻的,不是富商,就是公子哥儿和当时高官,他们也是那些美丽的女子日夜等待着人。所以青楼也就是为这些人存在,李香君的养母也就交往这些人。因为她知道,她们一群柔弱女人的生存,也需要依靠这些男人作为来源。“秦淮八艳”的命运,也就只发生在青楼,只发生在妓女身上。当然,这个炫耀的头衔,也只有青楼才有。那个时候,不曾去过青楼的人不会不知道,在这个“秦淮八艳”之外,还有一些因为美貌和才情覆盖的官家之女的存在。如明末文官,著名阉党分子崔呈秀的女儿崔容、明思宗朱由检恭淑贵妃田秀英的妹妹田梅英,而她们就因为很少抛头露面,不为人所熟知,所以也就没有出现在历史史册里,让人们津津乐道。

          都说妓女无情,但是对于历史里那些歌姬们来说,却是相反的。只能说,所谓婊子无情是现代男人的说法而已。翻阅历史里的那些红颜,我们会发现,痴情的,恰恰就是那人们所说的婊子。这样的转移,不知是女性地位的提高,还是自我意识的侮辱。李香君的痴情,成就了孔尚任的《桃花扇》。不过,后来有人查阅《侯朝宗公子传》、《侯氏家谱》和商丘方志等资料,说李香君和董小宛的命运一样,从1645年到1652年这八年时间里,都是做了自己心爱男人的小妾,并跟随他过上了几年幸福的生活。当然,这个说法里面也无法避免人们美好的渴望。
       对于李香君的传言很多,但是人们更多的相信李香君经历种种磨难,终于和侯方域相逢。为了彼此不再分离,她特意隐瞒歌伎身份,想换来安静的生活。跟随侯方域回到夫家,以吴氏女子、侯方域妾的身份住进西园翡翠楼。在婆家,她是一个贤良的媳妇,与公婆和睦相处;与侯方域元配夫人常氏以姐妹相称,相安无事。在个人情感上,也与侯方域鱼水情深,相敬如宾。这琴瑟和谐的说法,似乎这样我们的心理才感觉平衡一点,一个美貌的女子,对待一个软弱的男人如此深情大意,理应生活得平安、舒适一点。让她一生里还有一个八年的光阴成为她一生中最为幸福美满的时期。不管这个李香君结果如何,我都在想,为什么痴情的女子爱上的怎么就是一些懦弱的男人呢?是她们自身对命运看不透,还是命运要故意捉弄她们呢?难道她们看到的故事,还不够透彻吗?真不知道,在这一场凄凉的爱情故事里,是李香君的痴情洗白了侯方域软弱,还是侯方域的风流衬托了李香君的尊贵。事实就是这样,一个柔美的妓女心甘情愿经受种种磨难,也要等待那个时刻都会选择转身的男人来临,和他走过风风雨雨。
        说老鼠爱上大米属于正常思绪,说老鼠爱上猫咪,就有点奇怪了。但是,不是有一首歌叫《披着羊皮的狼》曾经红极一时吗?特别是歌词里那深情的呐喊,让多少人感觉到生活的沧桑和无奈。爱情有时候就是这样捉弄人,让人哭笑不得,无法选择。“也许我这一生都无法走进你的生命,我却有为你守候一生的勇气,一直到沙漠日落大海干涸,始终为爱执着,也许我这一生都无法改变你的决定,我却有为你祝福一生的柔情,只要你能够坚信我的真心,至死不渝”。
       

     说道“秦淮八艳”,我就想起了朋友说的总结:“青楼的女人也想有自己的老公过正常日子,那么要想从良就只有从嫖客中间选择,因为这是唯一的机会与途径。然而,能去青楼的男子有能有几个是坚强刚强的男人,所以李香君和杜十娘们才只有从“希望”到“失望”最后“绝望”。对于青楼女子来说,说不起“爱”,因为位置就不平衡不平等,充其量是依赖,所以受伤的总是她们。”

     是的,她李香君如果只是侯方域眼中的一滴泪,如若当年的侯方域多一点冷漠,那么,她还会不会不顾体面,这样疯狂的追求着爱情,等待着他给予自己幸福?或许,童话王国里的爱情不是传言,红尘里,真有一种爱,叫死也不悔改吧。如若是现在,只要李香君依然生活在青楼里,每天对着匆匆而过的男人们弹琴唱歌,她就改变不了她的命运。即使跨越千年,依然会爱着这个柔弱的书生,再次血溅绢扇,染成了桃花。